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最长之夜 06章

LZ126邮箱被盗找不回来,LOFTER惨遭牵连,流金和后续文章都将换到目前这个号上面来发布,请小伙伴们奔走转告一下

新号求关注求找回粉丝,求抚摸受伤的心灵QAQ

不用等小医生了,非常遗憾他没有捞到出场的空间QAQ

第六章

 

剧烈的枪响撕碎了夜幕的宁静。瞬间,四周枪声大作,子弹飓风一样向车队席卷过来。

 

梅赛德斯立刻停下,所有人从车上跳下来。艾瑞克立刻撒开磁力网,为队员们寻找掩体争取时机。

 

抄起乌齐微型冲锋枪,乔在爱玛远程搭建的精神交流平台大“喊”【一切按计划行动!我带队负责压制停机坪,西奥拉的队伍包抄,航站楼就交给上校和贝策!GO!】

 

汉斯·佐波格紧贴着窗格向外张望,汗水将手中的枪把浸得湿滑,总攥不住,往下落。停机坪枪口喷射的火舌四处闪现,但没法通过那些一闪而过火光判断战况。

 

发生了什么?难道以色列人真的来了?怎么办?!

 

一连串的念头,闪过脑海。

 

“开枪!”尖锐的女性声音用德语高喊,那是他们中唯一的女性,头目伯尼的女友碧姬。

 

汉斯下意识举起枪,下一刻,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金属窗棂突然活了过来!

 

是的,它们变活了,汉斯混乱的脑袋只能用这样的词汇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窗框上的金属窗棂突然无声无息地蹿起,套上他的颈项,就好像它其实是一条蛇,一直伪装在那里,等待机会!

 

在压迫颈项带来的窒息感中,汉斯本能地丢下手中武器,拼命抠着勒住他脖子的物体。指尖触觉告诉他,就算那真的是一条蛇,也是条金属外壳的怪物!

 

金蛇越勒越紧,汉斯不但无法挣脱,甚至无法出声。在窒息的模糊感观和昏暗的视野中,他看到地狱般的场景!

 

数不清的细蛇从天花板上,屋梁上,窗口边垂落、攀爬、蠕动,他的同伴一个又一个被缠住。仅仅它们在黑暗中隐约蠕动的身影,就足以令人头皮发麻,成为一辈子的梦魇!

 

恐怖的蛇影里,立着一个人影,蛇群敬畏地绕过他,匍匐在他脚下。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随即有人用英语和另外一种古怪的语言高喊——汉斯已经没机会知道那是希伯来语,但他至少能听懂英语:“Get Down!”紧接着,至少两位数以上的枪口喷出火舌!

 

被金属蛇勒得几乎吊起来的汉斯,没法做出那样的动作。他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火光闪现中,他看见站在枪口前方的身影,居然毫发无损。他就那么站立在枪林弹雨,硝烟和鲜血中,纹丝不动,仿佛子弹和那些诡异的蛇影一样,都敬畏地绕开了那名男子。

 

他明白了——那是萨麦尔!

 

来自地狱的七大魔君之一!撒旦的盟友!身负六翼的众蛇魔王,散布暴虐、愤怒、奸淫和虚伪,手持尖端涂以有毒胆汁的长枪,毒蛇绕在他的枪头,地狱犬立于他的身旁!

 

这是子弹贯穿心脏之前,德国赤军成员汉斯·佐波格最后的念头。

 

在他的眼睛失去光明之后,摩萨德行动队员们打开了手电筒,探查情况,救援人质,清扫战场。不久之后,其中一人来到“魔王”身边低声说:“上校,恐怖分子已经被全部击毙。人质中有三人死亡,其中两人应该是在我们行动前被看守射杀。还有一个孩子……可能是太激动或者被惊吓,他身上的伤口是我们的武器造成的。”

 

艾瑞克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贝策肩上备用的无线电对讲器响起。他疑惑地抓起来放在耳边,很快递给艾瑞克:“上校,找您的!”

 

难以察觉地挑起眉梢,不祥的预感浮上脑海:“这里是兰谢尔!”

 

哽咽而紧绷声音透过对讲器嘈杂传来:“上校,请您立刻到停机坪来!”

 

乔躺自己的鲜血所织就的“地毯”上,高射机枪的弹片砸断了他的锁骨和肩胛骨,几乎将左肩从身体劈开。他的呼吸已经停止,眼睛还半睁开。对讲器浸泡在血泊中,还有声音不断传出:

 

“五号楼包抄成功,任务成功了,没有伤亡,乔!”

 

艾瑞克闭上眼睛,喉结上下滚动,深深地吸了一口饱含血腥的空气。他从血堆里捡起对讲器:

 

“乔中枪了,现在由兰谢尔接手指挥!贝策组织人质撤退,西奥拉清场,乔的小队扫荡外围,快!”

 

特拉维夫,军官宿舍区,几乎与此同时

 

“乔!乔纳森——”本突然跳起来,挥动的手臂将水杯扫到地板上摔得粉碎。他的眼睛瞪大到极限,眼球拼命上翻,盯着空中的一点。

 

下一秒,他爆发惨叫,猛的摔倒。途中狠狠撞上桌角,发出巨大的声响。青年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头颈近乎挑战人体极限地向后折,活像要把自己的颈项掰断。

 

“本!”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查尔斯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

 

死连!

 

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是精神高度契合的结果,结合对象的消逝将会给另一方带来巨大的精神伤害。特别在绝对适配,或者结合对象为血亲的情况下,这一伤害有一定概率——虽然这个概率相当小——被急剧放大。

 

可乔和本非常不幸地撞上了这个概率,他们有可能如共感一样,在死亡来临的时候,接受对方的生理痛苦,心理绝望,还有灵魂熄灭所造成的严重精神创伤,有可能透过精神,重创生理,甚至……可能造成脑死亡!

 

立刻推动轮椅来到本身边,查尔斯俯下身体,用指尖触摸青年混导的额角,试图隔断连结,减少伤害。

 

坐在轮椅上,伸手触摸倒地的额头太过吃力。查尔斯干脆用尽全身力气和体重压向右侧扶手,轮椅向右大幅度倾斜,随即侧面翻倒。

 

轮胎朝着天花板打转,撞击地板的手肘和腹部传来钝痛。顾不得这些,查尔斯用手臂支撑着爬过去,按住不断痉挛的身体,手指紧紧抵上太阳穴。

 

杂乱的脚步和思维传来,撞击的声响传到楼下,另外两人都已赶到,伊多不知所措地张大嘴巴,马特震惊地站在书房门口。

 

查尔斯抬头冲他们喊道:“快!伊多,快去通知医院和特拉维夫塔!马特,马上出门找到附近的精神干扰装置,立刻打开!快!越快越好!”

 

现在自己能力有限,进行远程联络和建立精神屏障,打开干扰装置无法共同进行。查尔斯只得选择让伊多外出求援。

 

撒开精神波,他尽可能地构筑严密的精神屏障,尽量减少死连带来的伤害。很快他感到了吃力,精神能力还远没有恢复,血亲死连的巨大冲击波撞击着他的屏障,就好像一辆汽车撞击一扇屏风。颅内剧烈胀痛,太阳穴旁的血管像被灌进了岩浆,查尔斯几乎能听到他的精神屏障发出碎裂的声响。

 

但是这种时候,他没法放手!

 

一面勉强支撑屏障,一面让灰羽的小天鹅沿着思维飞翔,去到本的脑海引导那只沙鼠:“【本!支撑住!活下去!想想伊多,想想你的父母!你不能让他们在一个晚上失去两个哥哥,两个儿子!你不能这么做!】”

 

汗水沿着下巴滴落,在木质地板上汇聚成水洼。大脑越来越疼痛,视野越来越模糊,双手越来越虚软,查尔斯咬紧嘴唇,超负荷输出着不多的精神能力。在精神干扰机器启动,厚重的壁障落下之前,他始终没有松开抵在本额头上的手指。

 

听从查尔斯的指示,马特·埃克霍夫迅速下楼,冲出房门。谢天谢地,这一区域的防御用精神干扰装置,控制闸就在兰谢尔上校房间的门口。

 

来不及寻找钥匙,马特直接用铁钳般的手腕,扯开百叶门,拉下启动闸。

 

指示灯闪动,即使马特这种精神能力极度匮乏,接近纯哨的混哨,也感受到精神壁障的加强而带来的潜意识中的安定感。

 

伊多一边抹泪,一边越过他身旁,青年士兵的身影向着街角的公用电话奔去。可怜的孩子,马特叹息着,看本那情况,多半是乔……

 

不知什么力量促使他低头,凝视刚刚拉下启动闸的手。有一个念头,绕着脊柱,蛇一样攀爬上来,马特听见禁果从知善恶树上摘下的脆响。

 

本倒下了,教授正全神贯注于救援,精神干扰装置已经开启。伊多正在全无防备地背对着他准备拨打101(以色列的医疗救护电话),而最近的医院,深夜出动急救车到达的时间往往超过20分钟。附近区域很多是单身军官宿舍,今夜以色列国防军的精英倾巢出动,它们的主人很多不在家中。

 

这是天赐的良机,永远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文后小贴士:

1、本章主要参考资料为维基百科词条:恩德培行动,和纪录片《人质生死劫-恩德培行动》,《奔袭恩德培》,《凤凰大视野·恐怖世纪之突袭恩德培》,《军事纪实· 回望恩德培救援行动》,《恩德培劫机事件》(以上基本是由CCTV和凤凰卫视翻译的BBC和CBC纪录片,本两章追求做到情节需要和加入老万以外,无一人不是真人,无一句无出处的效果)

番外篇B·O·S·S登场,估计会有不少小伙伴要摔碎眼镜了。于是,现在有奖竞猜又出现了,如果有谁能想出马特的动机和意图——他准备干啥,为神马,有甜饼奖励哦~~(他出场的前文,有线索有伏笔)

顺便为领走便当的乔纳森·内塔尼亚胡发张照片送行少年时期的三兄弟

评论(4)
热度(100)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