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最长之夜 05章

LZ126邮箱被盗找不回来,LOFTER惨遭牵连,流金和后续文章都将换到目前这个号上面来发布,请小伙伴们奔走转告一下

新号求关注求找回粉丝,求抚摸受伤的心灵QAQ

祝大家春节快乐!为了庆祝新春佳节,今明两天连更两章,之后隔日更新!

第五章

 

1976年7月4日  19:40

 

4架大力神运输机在赤色夕阳下,沿着红海上空航行。

 

它们保持着能看到前一架飞机的距离,在红海上空不超过30米的低空,关闭一切无线电,静默飞行。

 

领航员空军少校约书亚·沙尼带领整个编队,保持这样的飞行状态,已经超过5个小时,经历了2500公里的行程和4个敌对国家的雷达警戒范围。

 

他的手心里满是汗水,虽然以色列空军最精锐的F-4E鬼怪式战斗机编队,在云层之上的高空为他们护航。但是一旦出现任何闪失,行动在开始之前,就将宣告失败。

 

整个机舱笼罩在紧张的情绪和颠簸的气流之中,来自以色列各支特种部队和特拉维夫塔的精锐哨兵小伙们显得有些躁动不安,有的人甚至开始呕吐。沙尼注意到有两个人与众不同。

 

多年之后,他在接受NBC采访的时候,回忆道:“我发现有两个人不同寻常的冷静——摩萨德的兰谢尔上校和内塔尼亚胡中校。在飞机上,我吃惊地发现他们居然在睡觉,睡得像婴儿一样。我心里说:见鬼,这么紧张他们还能睡觉!”

 

其实沙尼弄错了,那个时候艾瑞克和乔并没有入睡,他们正在爱玛的搭建的精神交流频道“对话”。

 

【乔,我问过阿扎赛尔和贝策。这次向参谋部和特拉维夫塔竭力争取,提议请我回来参与行动的人,就是你!】

 

【……是的】

 

【你坚持邀请我来参与这次行动,不止是为了提高行动的成功概率,还有别的考量。】

 

【…………】

 

【你担心这样的境外行动,如果出现意外,可能由于政治上的原因,整支队伍——觉醒者不论,普通队员很可能被放弃,甚至被故意牺牲出去。】

 

【所以,有我参加不但可以增加胜算和安全系数。如有万一,还可以借用查尔斯在政治上的人脉和力量,对吗!】

 

【……对不起,上校……】马里努阿犬埋着头垂下耳朵。

 

【乔,没什么可道歉的。这样就对了!你能为整个队伍考虑到这一步,我才能放心把大家交给你了!】

 

加重语气压在乔肩章的两枚无花果叶片上【我只能走到这里了,这也是我的选择。你还年轻,日后一定可以超越我!】

 

当地时间,午夜降临前一个小时,四架大力神运输机悄无声息降落在恩培德机场。后座货舱门无声开启,一辆黑色梅赛德斯轿车和数辆吉普车,载着行动队成员,驶出运输机,向着一公里外拘押人质的航站楼前进。

 

这是潜伏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特工传回的建议:乌干达总统伊迪·阿明喜欢乘坐一辆黑色梅赛德斯高级轿车,在数辆吉普车护卫下四处巡视。这让乌干达的士兵们普遍养成了,看到这种在乌干达极为罕见的高级轿车即刻行礼放行的习惯。

 

由于时间紧迫,摩萨德只来得及在特拉维夫找到一辆同款的白色梅赛德斯。大家连夜将它喷上黑漆,在夜色掩护下应该足够蒙混过关。如果一切顺利,行动队甚至可以乘坐这些车辆一直到达航站楼门前。

 

这栋大楼,当年正好是由一家以色列建筑商中标修建。更为幸运的是,这家以色列公司还保存有这座建筑的设计图,并在劫机事件发生以后,很快提供给以色列政府。于是在计划准备期间,以色列国防军在训练基地部分复原了恩德培机场航站楼的建筑。这几天,行动队员在复制建筑中反复演练,熟悉地形,确保万无一失,甚至已经将停车、突破、射击的位置精确到了米为单位。

 

停机坪上的乌干达卫队,甚至外围守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能在不惊动恐怖分子的情况下,突入集中扣押人质的航站楼大厅,计划就成功了一多半。

 

800米、600米、500米、400米、300米、200米……

 

艾瑞克和乔坐在梅赛德斯轿车内,沉默地目测着距离。漆黑的车队光明正大地驶入机场,路边士兵纷纷放下枪,起立注目行礼,一切顺利得就像梦一样。

 

进入最后100米,航站楼大门已经近在眼前,哨兵的视线甚至可以在黑夜里看清门栏上不大的字母。

 

“看!”突然有人压低声音吼道,“两点钟方向!”

 

一个持枪对准汽车的身影闯入所有哨兵的视野!

 

特拉维夫,22:08

 

“所以,教授您在63年为马丁·路德·金的演讲召集了全美一半的黑人哨兵?”

 

军官宿舍区一栋双层楼房的书房内,伊多捧着速记本盯着查尔斯,两眼像是闪着光。

 

“没那么夸张,顶多四成吧,帮金博士维持会场秩序基本够了。”

 

“哦,四成。”伊多立刻埋头速写,黑色的笔杆晃动起来。

 

“伊多,你的志愿是纪实文学吗?”查尔斯单手支着额头,身旁的书桌上摆着几乎一页没翻过去的书和几乎一直没离开过视线的台钟。

 

“不,我更想当一名医生,服完军役,我会去报考医科大学,但我喜欢写作,特别是记录文学!总之我不是觉醒者,不会和哥哥们一样成为职业军人,应该不会吧!”

 

“那么,我的传记交给你负责可以吗,未来的记录作家伊多·内塔尼亚胡?”

 

伊多高兴得几乎跳起来,却随机遭遇了兄长的喝止。

 

“教授,您应该休息了。”本端着托盘走进来,托盘内盛着水杯和药粒。他又用希伯来语对弟弟说了句什么,伊多红着脸离开了——自己的希伯来语水平还不足听懂他们的对话,回头得让艾瑞克再给补补课。

 

“现在还不到晚上10点10分,太早了吧。”

 

“教授您还是别等了。”摩萨德的战术混导利落地强行转移话题,“虽然特拉维夫时间比乌干达时间晚一个小时,出消息怎么也得到零点之后。如果让您熬到那个时候,我肯定要被上校训斥。”

 

“没关系,前几天搭乘红眼航班过来的时候,到机场就快半夜3点了。”

 

“……好吧,我陪着您。”把手中托盘放到书桌上,本顺势靠上桌沿。放弃得太轻易了,不像他一贯的风格。查尔斯斜瞥着本,心中叹息,本今天有些失态,连他的沙鼠也没什么精神。

 

示意本靠近,俯身,查尔斯抬手贴上他的太阳穴:“在一位纯导面前掩饰情绪,是一种愚蠢的做法,特别是在我面前。认输吧,本杰明。”

 

本用了比预料中更长的时间收起呆滞的表情,他深深地呼吸着。

 

“这次行动特拉维夫塔和摩萨德都没有批准我参加。理由是过于危险,计划不直接使用向导,只带上能力较高的混导,在后方提供支援。我这样的战术混导,完全没有用武之处。”

 

“但是……自从参军以来,我就是乔纳森的向导。我从没试过,让乔一个人奔赴战场,而我只能站在一旁,等待结果!教授,你能理解吗!”

 

安抚地拍了拍攥得青筋暴起的拳头,一根根掰开僵硬的手指。相同的思绪和眼神,在处境相似的两人眼眸里回荡。

 

乌干达,恩德培机场,23:09

 

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到了极限。有人下意识举枪,却被摩萨德行动队的穆基·贝策上尉阻拦:“别乱来!那可能是阿明贴身卫队的成员。他们有特殊的军礼,举枪对准,高喊‘前进’,然后放行。”

 

贝策曾在东非做过情报工作,他的经验拥有相当的说服力。但是立刻有人反驳:“如果他是起了疑心,正准备射击或者警告怎么办?这次没带向导,最近的混导也在一公里外的飞机上待命,现在没法确定那人是什么想法!”

 

轿车仍在缓缓前行,此时距离航站楼只剩下不到80米。

 

下意思地用眼角余光扫向身旁的前任上司,兰谢尔上校闭着眼睛,沉默不语。停顿片刻,乔下了决断:“以防万一,解决掉他。装上消声器再开枪!”

 

数只装上消声筒的手枪,随即伸出车窗。几声类似吹筒的轻微声响后,身影应声倒下,枪筒又如鬼魅一般缩回。

 

车队一刻不停地前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50米

 

此时,后车的一名队员发现,倒在地上的身影,正在挣扎着摸向枪支。情急之下,他本能地端起武器,开枪射击。但是他忘了,他的冲锋枪上并没有装上消音器。

 

剧烈的枪响撕碎了夜幕的宁静!


文后小贴士:

1、本章主要参考资料为维基百科词条:恩德培行动,和纪录片《人质生死劫-恩德培行动》,《奔袭恩德培》,《凤凰大视野·恐怖世纪之突袭恩德培》,《军事纪实· 回望恩德培救援行动》,《恩德培劫机事件》(以上基本是由CCTV和凤凰卫视翻译的BBC和CBC纪录片,本两章追求做到情节需要和加入老万以外,无一人不是真人,无一句无出处的效果)

评论(19)
热度(115)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