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最长之夜 03章

 LZ126邮箱被盗找不回来,LOFTER惨遭牵连,流金和后续文章都将换到目前这个号上面来发布,请小伙伴们奔走转告一下

新号求关注求找回粉丝,求抚摸受伤的心灵QAQ

本章涉及到的设定:

1、半醒者:具有觉醒者血脉的人群中可能出现,能力达不到觉醒者标准,却具有少部分超越常人能力的人类。该人群数量极少,仅为觉醒者的10分之一,往往也被各国塔与协会纳入监管范围。部分觉醒者蔑称他们为“残缺者”。

 

第三章

 

1976年6月30日

 

碧绿的草地和深绿的树林,宛如一块花色交织的庞大地毯,沿着阿尔卑斯山脉南麓平缓起伏的坡地和狭长蜿蜒的苏黎世湖缓缓展开。

 

绿毯之下,镜子般明净的黛青色湖水边散布着密密麻麻,远望有如骰子的村舍和房屋;绿毯之上,生命的色彩慢慢减少,铁灰色岩壁逐渐裸露,最终成为积雪与灰岩斑驳交错,终年不融的巍峨峰冠。在其之上,是比峰峦更为威严而宏大的层云和长空。

 

与它们相比,山脚繁华的市镇,渺小得有如蝼蚁。

 

乔纳森·内塔尼亚胡正站在林地与草场交接的开阔地带,此处已经进入兰谢尔上校与泽维尔教授隐居的维根别墅范围。这座可以眺望苏黎世湖的庄园,占地面积接近25公顷,附带有大片山林和两个湖泊。空气清朗,环境幽静,距离山下市集也只有几分钟车程,在湖中还有私人码头和配套游艇。

 

不久之前,乔曾接受邀请,来到这里出席前任上司的婚礼。他还清晰地记得婚礼上发生的一切:

 

上校运用能力,自行搭建的高耸金属“彩棚”——至于造型,请跳过这个问题;被分别包裹在深绿军礼服和纯白婚礼服中的手臂一起握住军刀,从顶部开始切开装饰着玫瑰、莓果和奶油裱花的高耸蛋糕;扛着硕大粉色蝴蝶结,捧着戒指懵懂入场,几乎走错了道的花童;用脚步和轮椅,分别围绕彼此转上三圈的新人;套上右手食指的婚戒,以及那一刻新郎们之间可以将空气黏住的深情对视,还有接下来的深吻……

 

之后,由于上校情绪太过激动。 “彩棚”在新人的深吻中疯长,本就高挑的金属架子一下子快塌了。宾客们一边躲避,一边大嚷大叫提醒沉溺在幸福中的情侣……

 

一切还鲜明得如在眼前,不到三个月,他就来打扰新婚的上校和教授,乔不禁感到有些愧疚。

 

在纷乱的念头里,他和他的精神向导马里努阿犬,以及随行的马特,渐渐接近庄园主宅。

 

紧接着见到的场景,让乔怀疑自己眼睛的健康程度——他居然看到教授站立着!他摇摇晃晃地,缓慢地勉强挪动了两步。随即失去平衡,猛地侧向倒下,被上校一把接住,却在上校怀里大笑起来。

 

“Hi,乔,还有马特!”艾瑞克和趴在他臂弯里的查尔斯都注意到了摩萨德士兵的出现。查尔斯冲他们扬声挥手,艾瑞克一边向他们点头示意,一边将向导搀扶到一旁的轮椅上坐下。

 

“这是斯塔克工业研发中的产品,”指着脚上形状奇特的类似鞋套的东西,查尔斯向来客解释:“利用一种可以通过精神波动控制的金属,或许可以试制出新型助步器,托尼让我帮忙试用。不过,说真的,这玩意实在太‘费劲’了,实用价值可能有限。”

 

指着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查尔斯向乔和马特证明他说的都是实话。

 

“你们来得可真是时候!如果昨天这个时候到,我和艾瑞克正好不在——前几天,我们去试着挑战了一下普凡嫩施蒂尔山(Pfannenstiel,意为平底锅把手,苏黎世湖北面一处相对平缓低矮的山脉),成功登顶!艾瑞克招呼一下客人,我去和玛姬准备午饭,就试试Shakshuka和Hummus吧!”

 

目送向导推着轮椅的背影远去,艾瑞克回过头来迎接前部下震惊目光的洗礼。

 

“……上校,您真是太大胆了!”

 

摩萨德哨兵沉默了一下。

 

“查尔斯的生活,早在73年就已经被毁掉了,我只是不希望它被毁得那么彻底。何况他那样的身体,不可能活得太长——不必忌讳,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事实。查尔斯喜欢做什么,我就陪着他。如果有什么意外,我来承担。”

 

那一刻,阿尔卑斯夏日午时的阳光过于刺眼,乔没能看清前任上司的表情。

 

“你们是为乌干达的事情而来吧?最新进展如何?”侧过脸去,艾瑞克很快转移话题,切入了正题。

 

6月27日,一架法国航空班机被10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德国赤军旅的恐怖分子劫持。机上共有248名乘客,其中105名是犹太人。飞机最终降落在乌干达的恩德培国际机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震惊了世界:

 

乌干达执政总统伊迪·阿明声称将为双方实施调解,宣称会“保障所有人质的安全” ,实质上却公然支持劫机事件,并为恐怖分子提供保护,乌干达出动军队团团包围机场。

 

劫机者释放了部分的人质,只留下以色列人和犹太人。他们要求释放关押在以色列的40名巴勒斯坦人和其他13名分别被肯尼亚、法国、瑞士和德国拘留的从事恐怖活动的嫌犯。并且威胁,如果以色列当局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他们将杀死所有人质。

 

“乌干达方面做出了让步,将最后通牒时间延迟到7月5日。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布,军部、政府和特拉维夫塔已经达成一致:不接受谈判,将采用武力手段解决问题。”跟在前上司身旁,乔和艾瑞克绕着主宅旁不大的湖泊漫步。

 

“这次行动非常特殊而且危险,PLO得到了官方坚持,距离本土4000公里,途中至少要经过5个处于交战状态的国家。以色列哨兵可能会大举出动。特拉维夫塔和摩萨德都希望您可以出手相助。”低声说着,乔紧张地观察前上司的神态。哨兵不比向导,只能用和常人一样的手段来侦测心理。

 

没有花上太多时间,他的目标给出了答案。

 

“好,我答应。但是,有一个条件。”他看着乔,突然抬手搭上他的肩膀,“这次行动的地面指挥仍由你负责,我会作为你的一名部下出动。”

 

“但是,上校——”这答案完全超出了乔的预料,他吃惊地瞪大了灰色的眼睛。

 

“没有‘但是’,现在你才是摩萨德行动队的队长!接受这个条件,否则你自己去向特拉维夫塔和霍菲(当时的摩萨德局长)解释!”

 

乔只得低头让步。加重手上的力道捏着肩膀,艾瑞克在心里勾起嘴角。学着查尔斯当年的做法,为后继者增加点自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抬手招呼远远警戒的马特,以色列的军人们一起向主宅走去。

 

刚刚推开房门,熟悉的香气便刺激着鼻孔和味蕾。查尔斯一手托着仍在“滋滋”地冒着热气的平底锅,一手有些困难地转动轮椅。一位面色红润的妇人跟在他身后,双手令人敬畏地端着6、7个大盘子,乔能分辨出她是一个半醒者。

 

乔和马特连忙上前,帮忙接过餐具,布置餐桌。

 

赤红的Shakshuka在平底锅里滋滋作响,西红柿切丁与辣椒、大蒜等味道浓郁的作料在橄榄油中彻底翻炒,然后加入高汤炖煮,出锅前几分钟再加上几枚鸡蛋,煎至糖心,撒上些奶酪与胡椒。蛋白、金黄和深红的色块交错,仅凭视觉就能让人食指大动。嫩黄的Hummus酱(鹰嘴豆酱)与橄榄油调和,中间再放上一些煮熟的鹰嘴豆,就是一道清爽而又营养丰富的佐餐小菜。

 

再加上清爽的开味前菜酸橄榄和腌黄瓜,配上柠檬和香芹的圣彼得鱼,裹上迷迭香和黑胡椒烤制,再搭配薄荷酱享用的烤肉拼盘,加入了金枪鱼肉,香气更加诱人的Falafel素炸丸子,色彩鲜艳、配料丰富的阿拉伯式色拉,油炸和蒸制双拼的茄子泥。还有佐餐的口袋状面包Pita饼,大瓶的薄荷茶和金星啤酒,一顿丰盛的以色列风味午餐摆上了餐桌。

 

“Shakshuka和Hummus是我做的,不久之前刚从你们上校那儿学来。今天特别加重了胡椒和辣椒粉的分量,听艾瑞克说,军人的习惯一般喜欢较重的口味。你们试试合不合胃口?”

 

查尔斯笑着热情地招待客人。艾瑞克也转过头来,后脑勺对着丈夫,冲着两个部下咧开一个笑容——其中的意味,瞎子都能闻出来。

 

乔埋头大嚼夹了素丸子和Shakshuka的Pita饼,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其实教授的水平,以初学者来讲算不错了,上校完全没必要那么紧张。无意间,视线余光扫到教授用肘部撑着桌沿,单手托起下巴盯着他。

 

视线相交,查尔斯笑了笑,解释道:“我只是好奇这道Shakshuka,我做出来的味道到底好不好。”

 

乔顿了一下,继续埋头大嚼,只是脑袋埋得更低了。Shakshuka是典型的中东菜式,重油重盐多香辛料,而这些都是教授现在的身体难以承受的。这道菜在他的食谱禁区范围,不管做过几次,他自己都无法品尝。

 

他深埋着头,原本香气浓郁的大餐,不知不觉中变得索然无味。

 

饭后,艾瑞克和两位部下漫无边际地交谈了一会,把午睡醒来的肯特挖出来待客,自己回到了位于一楼的卧室。

 

阳光透过弧形凸窗的落地玻璃照射进来,鲨鱼圈着还没换毛的灰色小天鹅,懒洋洋地趴在浅赭色的土耳其手工地毯上晒太阳。衣橱间的百叶门打开着,查尔斯正在整理出行的衣物——包括了他们两人各自的分量。

 

放轻脚步走过去,俯身环住伴侣的肩膀:“你怎么猜到的,我的魔法师。我好像还没有告诉你决定。”

 

查尔斯仰着头,有些好笑地瞅着他:“还需要猜测吗?艾瑞克你从骨子里面是一名军人,一柄战刀,你一直怀念着战场。”

 

灰蓝与明蓝的目光交接,有些事情,彼此都心知肚明。在那些不眠的夜晚,摩萨德哨兵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擦拭、保养他最称手的“兵器”,再将它们放回看不到的角落。还有,那些会因为某些新闻报道和画面,不为人知地,反射性绷紧的肌肉和神经。

 

罕见地有些犹豫,艾瑞克贴着耳边的短鬓说:“查尔斯,你或许不必……而且,还有肯特在这里……”

 

“肯特有玛姬在,迈克今天也会从苏黎世回来。瑞雯把他们夫妻俩从伊利诺伊州老宅调来,不就是为了照看孩子。”

 

转过轮椅,查尔斯双手交扣,搂着哨兵的后颈,顶着宽大的额头,正视灰蓝眸子里自己的倒影。

 

“艾瑞克,这次的局面太特殊了,我一定得去!是的,我的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不可能再恢复到巅峰状态。但是,如果——仅仅是如果,出现万一,我别的能力,或许比精神能力本身,更符合这次行动的需要。”

 

“我不会要求一同出击,我就呆在特拉维夫,以防‘万一’,等着你回来。”

 

初夏午后,阿尔卑斯山区日光充沛朗照。

 

仍然混身灰羽的小天鹅,窝在巨颌鲨身上,扭过修长的颈项,梳理它刚刚开始抽条的飞羽。

 

新婚的伴侣,额头抵着额头,手臂彼此环绕,享受着难得的静谧时刻。

 

文后小贴士:

1、本章主要参考资料为维基百科词条:恩德培行动

2、Shakshuka
和Hummus



评论(28)
热度(147)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