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最长之夜 01章

流金的本子开始二刷了,有兴趣的请进


本章涉及到的设定:

1、九塔联盟:设定中瑞士的觉醒者管理机构,瑞士由9个自由州组成,瑞士的觉醒者组织也由这九个州的塔联合管理,简称“九塔联盟”。历史上以骁勇且忠诚的瑞士高地哨兵闻名于世,现在与该国一样为永久中立组织,世界哨兵向导联合会便设在该国。

 

第一章

 

“嘭——嘭——”                                                       

 

接二连三,香槟瓶塞开启的爆响,将舞会气氛引向高潮。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液体,毫不吝啬地四处喷洒,点缀在人们鬓角襟袖,散落在会场葱郁的草叶之间。

 

婚礼花束来不及抛出,就被姑娘们抢了过去。纯白的玫瑰、乳黄的郁金香、淡橙的花毛莨、浅蓝的洋桔梗、黛紫的鼠尾草、薰衣草色的尼罗莲、洁雪小巧的铃兰、纤细修长的玉簪、馥郁芬芳的橙花……

 

淡雅娟秀的花朵,没人能够独占。女宾们把它们一一拆开,交给忙碌的罗伯特小哥,一朵朵封存在薄薄冰层下留作纪念。包裹着花朵的晶体,折射着炽烈火光,宛如被涂上一抹流动的浓烈华彩。

 

篝火在苏黎世湖畔,阿尔卑斯山南麓,绿草铺垫的平缓坡地上熊熊燃烧。跃动的火焰宛如延伸的金红手臂,拼尽全力,想要拥抱燃烧于阿尔卑斯群山之巅,那灿烂而耀眼的晚霞,仿佛一对难舍难离的恋人,被命运分隔了太久。

 

围绕着篝火,不同肤色,眸发迥异的人们伴着“Hava Nagilah”的音乐疯狂起舞。他们仰起上半身,双手双脚同方向协调摆动,于此同时几乎一刻不停地绕着火堆转圈。放眼望去,可见其中不少人穿着以色列国防军服装。只是舞会开场时笔挺整齐的礼服,早已被节奏极快,动作夸张的犹太传统舞蹈揉得无法收拾,活像披在身上的抹布。

 

只是坐在轮椅上远远旁观,那阵势也足以让查尔斯回忆起那些关于犹太婚礼的夸张传闻——比如彻夜舞会,可以让新郎跳进医院之类。幸好他体质特殊,只在舞会开始的时候,被艾瑞克带着转了一曲慢舞作为开场,就可以交差。当然,另一位新郎就必然没那么幸运……

 

暂时收回纷扰的思绪,查尔斯冲着朝他走来的瑞士混哨,举起杯子,遥遥致意:

 

“Hi,迪尔!万分感谢,这次真让你们受累了!原谅我只能用果汁致敬,医生和丈夫都是很难应付的。”

 

瑞士觉醒者组织“九塔联盟”的代表迪尔·海尔德摇晃着酒杯,表示毫不在意。他自然明白,全美哨兵向导协会首席的言下之意。

 

这场盛大婚礼的两位主角身份过于特殊。来自8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代理人在婚礼上为他们授勋,证婚人分别是美国和以色列的元老级人物。出席的宾客足以召开好几次非正式部长级或者参谋长级联席会议——事实上,仅美国、埃及和以色列就已经借着参加婚礼的名义谈判两轮了。

 

东道主“九塔联盟”为此承受的莫大压力,当事人各方自然都心知肚明。坦然接受查尔斯的好意,海尔德引出自己身后之人:“有位老朋友希望向你们表达祝贺。”

 

查尔斯有些头疼地望着海尔德身后那张大名鼎鼎的面孔。标志性的黑色眼罩和婚庆场面有些格格不入,岁月在饱经沧桑的眼角刻下深深的印痕。

 

等海尔德知趣退开,他端起香槟,向查尔斯致意:“泽维尔教授,艾瑞克呢?向新婚伴侣表达祝福,只有一位可不行!”

 

查尔斯失声笑出来,迎着男子独眼不解的目光,他指向篝火外围的人堆:“被他国防大学的同期拖过去摁着灌酒去了,我刚刚让学生过去叫人,被他们嚷着‘以色列国防军内部事务,滚!’给赶回来了。没办法,只能让本和伊多两兄弟再去试试。”

 

“那帮混蛋小兔崽子!”独眼男子的嘴角弯起弧度:“胡闹!太胡闹了!”

 

正好这个时候,内塔尼亚胡三兄弟里面的老幺伊多,哭丧着脸,一个人赶过来。当他看见查尔斯身边的独眼男子,刚刚入伍的新兵更是几乎吓得真的哭起来:“达、达扬阁下!!!”

 

历任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和国防部长长达20年的独眼中将(以色列最高军衔只到中将)绷起脸孔,做出一副很严肃的模样:“士兵,你的上司呢?泽维尔教授交给你的命令呢?!”

 

还不满20岁的混导敬了一个军礼,手臂哆嗦得像是雏鸟在初春风中抖动稚嫩的羽翼,他看上去活像下一秒马上就要哭出来:“报告……报告长官!军官们说,‘军衔不到校级,没资格插嘴,滚!’”

 

达扬也绷不住了,独眼将军前仰后合地大笑起来。他边笑边取下军礼服上的将星,塞到伊多手里:“拿我的肩章过去,让那群混小子把新郎还回来,就说这是摩西·达扬的命令!”

 

目送伊多的背影连爬带滚地没入疯狂起舞的人群,达扬与查尔斯相对而笑。扬名中东的独眼战神,表情似乎也柔和了很多:“泽维尔教授,别笑话那帮混小子玩得太过。他们都是40岁左右的犹太人,都在童年经历了那场浩劫,对于我们而言,只要活着,就是胜利!”

 

说着,他意有所指地拍了拍查尔斯的轮椅。

 

“艾瑞克那小子,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才13岁。硬说自己满16了,要求加入‘哈加纳’,居然还把我瞒过去了!那个小混球!”

 

“幸好没多久,他的哨兵天赋就展现出来。那不止是一个小混球啊,那是一把还没开刃的刀,那是自参孙以来犹太人从未见过的强大哨兵!我们的民族是向导优势民族,高级哨兵,而且是拥有变种能力的高级哨兵,几乎千年难见——我得承认,我将一线军官退役年龄提升到40岁,部分原因便是为了留住万磁王。”

 

“于是艾瑞克几乎是从集中营出来,就进了军队,之后就再没脱下过军装。从小在犹太隔离区和集中营长大,没经历过什么正常的家庭生活,后来又习惯了当兵的臭脾气,对家人就像对待下级,玛格达刚结婚不到2个月就吵着要和他离婚。

 

对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也相当缺乏认知。16岁第一次谈恋爱被人甩了,原因居然是忘记了与姑娘的约会,还不明白姑娘为什么生气。再加上……我一直担心那小子会孤单一辈子。”

 

“所以,”独目的名将,将唯一的眼睛降到与查尔斯平视的位置,他的目光无比诚挚:“我从未想过,他还能遇到你这样好的人。”

 

“欢迎来以色列游玩,耶路撒冷是一块富有魅力的土地。对了,万一那臭小子哪天脾气上头,千万别跟他认真,也别和他一般见识!冷他几天,自然知道追着你道歉。”

 

“……”查尔斯努力维持着平和的微笑。OK,就这么一个晚上,从扎米尔到霍菲,再到沙龙和佩雷斯,现在达扬也来了……

 

艾瑞克你平时的性格和为人处事,得有多糟糕!能让以色列的将军们千方百计找门路都来讲述你从小缺爱,生活脱节,古板无趣的黑历史,再三“委婉”暗示遇事您多担待,千万别跟他计较。好吧,最关键的是,你们能商量好一起过来吗?《时代》封面人物一个又一个来你谈心,这可不是什么让人享受的经历。

 

他甚至有些委屈:我看上去有那么娇生惯养,不好相处吗?



文后小贴士:
1、摩西•达扬(1915-1981)以色列名将,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参加英军对德作战,失去了一只左眼著称。以色列第一任耶路撒冷战区司令,53年开始历任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和国防部长近20年,沙龙的老上司。35章中,沙龙说“我给达扬打了几十个电话”,指的就是他。  

图为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的达扬,头包绷带者为沙龙

2、哈加纳(Hagana,1920-1948)一次世界大战后,由聚居在巴勒斯坦的早期犹太移民组织的军事组织。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时期,与另外4支犹太武装力量,合并组成以色列国防军。 
3、参孙:圣经中记载的犹太勇士,传说具有上帝所赐极大的力气,以徒手击杀雄狮并只身与以色列的外敌非利士人争战周旋而著名。 


评论(11)
热度(159)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