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最长之夜 序章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发完之后发现顺序不对的LZ真是蠢得飞起!没办法对不起之前回复,点赞的小伙伴了啊,删了重发一次QAQ

本章涉及到的设定:
觉醒者纹章:与一般人类社会的纹章传承不同,觉醒者普遍习惯用自己精神向导的形象做个人纹章的图案。

序章

1975年12月中旬,国际哨兵向导联合大会一年一度的盛大年会在瑞士苏黎世举行。

“泽维尔教授请做好准备,5分钟后到您出场。”悦耳的女声用带着德语口音的英语向后台传送通知。

“艾瑞克,快帮忙看看,还有没有不妥当的地方?”查尔斯罕见地流露出一丝慌乱。

摩萨德哨兵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他:“查尔斯,一般人进教堂当新郎也不会有你现在一半的郑重其事。”

“既然答应了凯蒂他们,要重启纯导一线从业资格考试,自然要尽量做到最好,何况这事也没那么简单呢!”

好吧,艾瑞克双手抱胸,仔细端详着他的向导。

带点金色调的棕色头发打上发蜡,一丝不苟地往后梳,显得越发光亮可鉴。脸庞虽然仍让艾瑞克觉得瘦得碍眼,但比起当初虚弱不堪,让凯蒂看着都害怕的状态已经好了太多——这半年来恢复情况的确不错。再加上刚才姑娘们用化妆品着意修饰,整体状态看上去与普遍人区别已不太明显。

宝蓝色西装内衬着同色马甲和西裤,月白色衬衫呼应着胸前同色调的装饰手绢,最后用一条暗银领带收尾,压住深浅不一的明艳蓝色。完美地烘托出海波一样明蓝的眼眸和色彩丰润的唇。

艾瑞克心里不情愿地为姑娘们的审美喝彩——是的,不情愿。摩萨德哨兵极为委屈地抱怨:上帝啊,他真不愿意让那么多人看到这样的查尔斯。

双臂支撑在轮椅扶手上,他甚至真的有那么一点委屈:“哦,查尔斯,我可真不想让你出去……”

但是……艾瑞克扯着嘴角笑了笑,还是果断放开了手:“去吧,查尔斯。回到你的舞台!”

然后摩萨德哨兵站在一旁,看着他的向导有些吃力地推动轮椅,其他人也和他一样“袖手旁观”。

这是他的舞台,是他重返觉醒者社会的宣言,没有人会愚蠢到以“帮助”或“仁慈”为借口去侮辱那样一个坚强的人。

略为吃力地推动轮椅的身影一出现,宏大的会场内便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都知道这其中经历了什么样的悲壮与奇迹,所有人都知道传说中的美国纯导能再度出现在这个讲台上,本身就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在被细心调整到合适高度的讲台和话筒前停下,查尔斯耐心等待那澎湃的声浪退去。

“我的朋友们。上帝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们,多么想念这个讲台!”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一丝迫不及待。

“但是,阔别多年也不全是坏事儿——能一口气拆三年份的圣诞礼物,实在是太赞了!”

笑声在会场里漫延,特别是那些有份参与“三年份圣诞礼物”的面孔,查尔斯清晰地看到他们脸上绽放着笑容。他也随之微笑,似乎可以将伤痕舒展成笑纹。

“三年前,有人曾劝告我:‘查尔斯,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别的向导想想。餐叉原则已经走出了美国,如果你再出意外,它肯定会被国际哨兵向导联合会升级为泽维尔法案!’”

眼角余光瞥见“有人”在台下挤眉弄眼,比手画脚。

“非常遗憾,我没能听从这一劝告。但今天,我仍能回到这里。不是因为我天赋异禀,能力高超,也不是因为上帝眷顾,运道非凡。而是因为我幸运地拥有一位极负责任感的,伟大的哨兵!”

他极为自然地伸出包裹在宝蓝色西装下的手臂,将轰鸣的掌声引向他的哨兵。

“是的,我认为哨兵与向导之间无关于,或者说超越了血缘、欲望、利益而建立起来的可以托付生死的关系,才是觉醒者真正超越常人的存在。这才是我们向天地,向命运,向一切阻碍挑战的最大倚仗。”

有人抬头四望,去追寻那道必然也在寻找自己的目光;有人肩膀耸动,可以想见座位下彼此的双手已经紧紧交握。

“因此,我在此呼吁:请为了您的搭档,您的后代,您自己的可能性,支持对纯粹型向导重启向导一线从业资格考试!”

望着满载掌声归来的向导,摩萨德哨兵心里却不那么欣喜:想想今天之后会增加多少情敌吧,艾瑞克你不能再这样缺乏危机感。

如此告诫自己,他终于决定不再拖延,趁着这个时机和这个人数相对稀少的后台,解决掉那件事情!

他扶着轮椅单膝跪下,迎着查尔斯和旁人惊诧的眼光,掏出那只已经被他反复摩挲得无比光滑,被体温熨得有些发烫的盒子。

打开盒盖,里面是一对铁制纹章戒指。展翅的白鸟与遨游的鲨鱼,彼此的精神向导作为次徽镂在戒托上,一左一右簇拥着椭圆形戒面。戒面采用二分法构图,以浮雕的手法,栩栩如生,毫厘毕现地塑造出蔷薇花藤缠绕的骑士剑与树叶繁茂的无花果枝条——那是查尔斯与艾瑞克各自认同的纹章主徽。两只戒指图案相同,只是放置象限正好相反。

这是觉醒者世界流行的做法,将彼此的纹章主徽结合在一起,组成新的联合纹章,作为在精神与人生上双重结合的哨兵与向导的标志。布莱迪雅事件之后,那把宿命的鲁格P08辗转回到艾瑞克手上,他将其拆卸熔解。其中一小部分被做成一枚极细的指环,套在左手尾指上以为警醒。

剩下的,艾瑞克在等待查尔斯醒来的漫长时间里,精心细琢,最终成就了这一对纹章戒指。他将这对戒指带在身旁,发誓终有一天要用它们正式向查尔斯求婚,之后时光飞逝,直到今日。

“查尔斯,在你处于昏迷状态的时候,为了方便看护,我经过瑞雯同意,和你举行了婚礼。但那只是我自作主张的行为,只是不得己情况下的权宜之计,没有询问过你本人的意见。那么现在,查尔斯,你还愿意和我缔结婚姻吗?”

忐忑不安地举起戒指,等待着答案的艾瑞克,此时有一种不祥的错觉。

这一幕仿佛历史重演,他好像回到了三年前,新天鹅堡对面那座飞架在巴伐利亚群山中的木桥。他又成了那个祈求上帝垂怜的赌徒,那个等待命运判决的囚犯。

不幸的是,和三年前一样,摩萨德哨兵久久没有等到回答。

四周突然安静得古怪,艾瑞克忍不住抬头,看见他的法官脸上正呈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

哈,果然如此。精神结合是一回事,人生结合是另一回事,亲近与爱重是一回事,性爱是一回事,婚姻是另一回事。他早该知道答案,谁会爱上他这样一个冷漠的,无趣的,古板的,怯懦的,外强中干的,会带来一堆麻烦,却无法将伴侣放在第一位,生死关头还会扔下伴侣回国参战的大兵呢?

但是,他仍无法控制住满怀的失落,只得垂着头对他的向导说:“对不起,查尔斯,是我的错,我太自以为是了。不用担心,民事婚姻关系不同于绝对适配,很容易解除。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完全可以离……唔!”

垂头丧气的话语戛然而止,身体猛地前倾,查尔斯拽着的领带,把他拖到面前,用一个深吻堵住了他的嘴。

那像黏稠得几乎化不开的蜂蜜一样甜蜜的气息包裹着他,灰蓝的眼睛渐渐睁大,源源不断的满足与幸福从心脏冒出来,充溢着整个胸腔。

现在,所有会唱的歌一起在艾瑞克的大脑中回响!他想攀上七大洲的巅峰,去唱响这些歌!他想走遍五大洋的海岸,去唱响这些歌!他还想抓住每一个经过身边的人,用八种语言给每个人唱一首歌!

他感到必须这样做,必须立刻这样做!否则,那些不断增加的幸福气息一定会炸裂他的心脏!

令人沮丧的是,那幸福的源头挽救了他,查尔斯主动中断了持续长久的深吻。

他抬手理了一下刘海,顺便瞟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然后将左手送到摩萨德哨兵面前:“艾瑞克•兰谢尔上校,我给你一分钟时间,为我戴上那枚戒指。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艾瑞克立刻以平生最快的,可以让阿扎赛尔佩服的速度取出属于查尔斯的戒指,虔诚地抬起向导和伴侣的手,将戒指套入长的手指根部。他非常惊讶,自己的手在脑子还乱得像一锅意大利式蔬菜汤的时候,居然能如此地平稳,一点也没误事。艾瑞克是如此的惊讶,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他把戒指戴在了查尔斯的左手食指上。

还好他的伴侣全不在意。竖起手背,查尔斯笑吟吟地向艾瑞克展示戴在手上的戒指,满意地看到他的哨兵脸上的神态逐渐恢复正常。

“现在,兰谢尔上校。您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一个婚礼呢?”


文后小贴士:

1、纹章戒指图案解读:树叶繁茂的无花果枝条——老万的纹章主徽,无花果叶是以色列国防军校级以上军官肩章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校两叶,上校三叶

图为以色列国防军上校肩章)且圣经中无花果树萌发被视为寓意犹太国重生的典故;蔷薇花藤缠绕的骑士剑——教授的主徽,蔷薇与玫瑰在纹章中就是同一种事物,而红白玫瑰是传统的常见英系纹章元素,MI5和MI6的纹章中都有该元素,其寓意众多,其中一种解读是“高贵的灵魂”。

2、戒指的戴法:犹太与美国传统中婚戒(包括订婚戒)的戴法完全不同,美式是左手无名指,犹太人是右手食指。所以在很突然的,没有事先商量的情况下,教授下意识地伸出了左手,而老万也习惯性地戴在了食指上。 
3、意大利式蔬菜汤:这道菜传统的做法是用多种蔬菜,先切碎煮一下,再把内容物绞碎继续煮。 


评论(3)
热度(153)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