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尾声+文后废话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正文到此完结,然而流金还有非·常·多·非·常·重·要·番·外,具体见上面总目录链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正文到此完结,然而流金还有非·常·多·非·常·重·要·番·外,具体见上面总目录链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正文到此完结,然而流金还有非·常·多·非·常·重·要·番·外,具体见上面总目录链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尾声

1974年5月,美国最高法院以8比0通过尼克松总统违宪的裁决。尼克松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有人甚至提议是否有必要调第82空降师保卫白宫。被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回以辛辣的讽刺:“坐在用刺刀团团保卫的白宫才能执政?美利坚合众国出不了这样的总统!”

八小时之后,尼克松的代理律师宣读了总统的声明:“我尊重和接受最高法院的裁决。”

8月20日,建国200年来,美国众议院第一次通过了对总统的弹劾议案,票数是罕见的绝对压倒性数目——412比3。理查德•尼克松也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任内因违法行为,被控违宪遭到弹劾被迫辞职的总统。

1975年7月9日,基辛格政府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与学生抗议浪潮中垮台,成为了联邦德国历史上罕见的短命内阁。曾在二战时被希特勒开除国籍,被迫流亡国外十数年的维利•勃兰特继任总理。

同年12月7日,勃兰特访问波兰时,在波兰首都华沙向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敬献花圈后,突然下跪默哀。事后他说:“我下跪并不是因为我有罪……只是面对那场浩劫的纪念石碑,我不能仅仅面无表情地献上一个花圈”。

1976年6月27日,PLO恐怖分子在乌干达执政阿明默许下,劫持一架以色列航空公司客机到乌干达恩德培机场。扣留所有以色列国籍乘客作为人质,要求以色列释放在以色列、肯尼亚及其他地方逮捕的53名恐怖分子。7月4日,摩萨德行动队在以色列空军护航下出动,千里奔袭乌干达,成功解救人质。

行动尾声,摩萨德行动队继任队长乔纳森•内塔尼亚胡中校被流弹击穿头部,在东非的土地上殉职。他也是该次行动中唯一牺牲的队员。

1977年,埃及总统穆罕默德•安瓦尔•萨达特在第四次中东战争的逆转性失利中,彻底意识到用武力消灭以色列已几乎不可能。他于11月19日突访特拉维夫,宣布埃及成为第一个宣布承认犹太国存在的阿拉伯国家。21日晚,萨达特在以色列议会发表演讲:“我为了和平来到你们中间。我真诚的告诉你们:我们欢迎你们同我们一起生活!”

这番话令不少以色列人当场落泪。

埃及本国的激进分子对萨达特总统的背信弃义感到愤怒。1981年10月6日在开罗举行的阅兵式上,一群士兵突然向主席台上的萨达特开枪。侍从武官默罕默德•哈菲兹(实在不记得他的,请看第12、35、37章)扑倒在萨达特身上,用身体阻拦了超过30发子弹,与他所效忠的领袖一同身亡。但是,和平解决中东问题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共识与洪流。

1985年6月5日,西蒙•维森塔尔带领的调查组在巴西圣保罗一个墓场,发掘了一座署名“沃尔夫冈•格哈德”坟墓,经当事人证言与法医证据验证,确定墓中的尸体属于约瑟夫•门格勒。纳粹猎人对“死亡医生”执着的追捕,自此告以终结。

同年末,西蒙•威森塔尔病逝。他的墓碑上刻着这样一段墓志铭:“悬赏追捕阿里贝特•海姆,男,1912年生于布拉格。身高6英尺,褐色独目,右手小指缺指尖。奥斯维辛军医,人皮纹身灯罩制作者。如有线索请联络‘维森塔尔中心’。”

塞尔吉与贝亚特夫妇则继续着他们追猎纳粹的生涯。在他们的努力下,包括德国在内多个国家,通过了取消对纳粹等反人类罪行起诉时限限制的法律条款,该法案以他们的姓氏被命名为“克拉斯菲尔德法案”。

1989年,东欧剧变的大潮冲刷德意志这片古老的土地。11月9日,东德新任主席埃贡•克伦茨富于技巧性地迂回宣布,开放柏林墙。

是日夜,汉斯•魏格纳通过莱茵联盟,联合东德与西德两国精锐哨兵,冲破苏联哨兵最后的阻扰,攻克勃兰登堡门。在他们身后,两个德国汹涌的人潮汇聚到一起,冲垮了将德国首都柏林,乃至整个德国割裂长达40年的柏林墙,德意志重归统一。

1993年9月13日,华盛顿,白宫南草坪

以色列总理拉宾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在挪威与美国政府斡旋下首次展开巴以双方首脑的直接会谈。经过历时数月的14次秘密谈判,正式在华盛顿签署了《临时自治安排原则宣言》,史称“奥斯陆协议”。

以色列以允许巴勒斯坦难民返回故土,并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以及巴方建国诉求为条件,换取巴勒斯坦人承认以色列国的存在,并承诺放弃暴力、恐怖主义以及针对以色列的破坏行动。

中东的历史由此踏入新的纪元。

亚西尔•阿拉法特戴着他标志性的黑白格纹头巾,一手持着机关枪,一手高举橄榄枝,走向白宫的演讲台:

“我带着战士的枪和橄榄枝来到这里,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滑落!”

北观礼台上,查尔斯清澈明亮的蓝眸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看,艾瑞克!这样的一天果然到来,和平与对话终将取代战争与仇恨,成为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

他的哨兵却带着一脸不以为然的讥诮:“查尔斯,你老是那么天真!中东的问题远比你想象的复杂,绝无可能就这么简单轻易得到解决,以后会出现多少变故反复根本无法预料。”

他一边嘲讽着,一边指示巨颚鲨将轮椅调整到视角更佳,日照更好的位置。

鲨鱼有些不甘愿地挪动庞大的鱼尾,窝在鱼鳍旁边的天鹅,弯曲着雪白的脖颈慰抚灵魂伴侣的情绪。

九月华盛顿灿烂的秋日暖阳笼罩着他们,金色的阳光照着查尔斯眼角的皱纹和艾瑞克鬓边的白发。

毫不在意地向着自己的哨兵微笑,查尔斯展开了久违的棋盘:

“无论将来怎样,至少现在我们还有下一盘棋的时间。”


FIN

正文到此完结,然而流金还有非·常·多·非·常·重·要·番·外,具体见上面总目录链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正文到此完结,然而流金还有非·常·多·非·常·重·要·番·外,具体见上面总目录链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正文到此完结,然而流金还有非·常·多·非·常·重·要·番·外,具体见上面总目录链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文后废话:终于完了,我终于没有又坑文QAQ(番外?番外另说!)

有人曾说LZ你这文就是为了开历史爱好者的脑洞吧,也有人曾说LZ你这文真正的主角是整个时代吧!
这俩都是非常真相的神回复!本文的灵感来源就是第四次中东战争与水门事件的高潮居然差不多在同一个时候,而之前一年就是慕尼黑惨案。而本文在大纲阶段的题目有两个选择:其一是飞鸟与鱼(其实就是白天鹅与大鲨鱼的文艺版),另外一个就是流金岁月。
60年代末70年代初是一个风云际会,激荡人心的时代,无数人燃烧自己照亮理想,无数人为了高于个人利益的东西,付出自己的青春、鲜血甚至生命,才构成了黄金般的年代,才让历史不是一条肮脏的河,才让历史成为一首永远的歌!
LZ毫不讳言,文中提到的种种人物大多之前之后都有各种黑历史,但是就如教授70年对胡佛所言:“那些丑陋属于你,那些荣光同样属于你!” 欲望或许可能超过了他们的理想与初衷,但没有越过他们的骄傲与自尊!
“我们活在两个世界之间,我们飞升于大气之中,我们蠕动在土地之上;我们兼具了造物主的魂灵与四脚爬物的血统。”(注1)没有人是全能的神,所有人都是人,都是丑陋与美丽并存的生物——正因为如此人类与人类的历史才如此动人!

最后的PS:其实本文的第三个备用名是千秋家国梦

以及全文完了,说好了的全文完上长评的孩子们呢,说话不算我放鲨鱼哦~~~

迷之天音: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太天真了!番外,年表,历史人物简介,还有传说中的作者解说设定与吐槽版,都在等着你呢!

LZ:QAQ我我我我啥都没听见!!!


注1:该段出处是温伍德·瑞德(William Winwood Reade) 的《The Martyrdom Of Man》(中文一般翻译为《成仁记》或者《人类的殉难》)

文后小贴士:

1、本章主要参考资料为,维基百科词条:奥斯陆协议,水门事件;纪录片《世纪战争·血色橄榄枝》

评论(48)
热度(195)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