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46)

不知道为么,这章死活审不过,只能单独发试试

第46章

没有回答,犹太的哨兵对命运的残忍与无常早已没有任何幻想。但是,另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声音,却随之闯入了他的大脑。

【犹太人!给我安静!】

艾瑞克从没听过这个声音,美式英语,语气里带着政客惯有的降尊纡贵。哨兵敏锐的听觉分辨能力,能确定他没听过这个人的声音。

这声音被宏大的精神力量,直接嵌入他的大脑,仿佛耶路撒冷圣墓教堂上百口巨钟一起轰鸣一般的沉重精神威压震慑着他的意识。艾瑞克惊愕地发现,在这个入侵自己脑海的意志面前,他居然无法产生反击的念头。

虽然是纯哨,艾瑞克和不少优秀的犹太向导,甚至特拉维福特的长老合作过,他绝对适配的搭档更是美国最好的向导之一。但是摩萨德的哨兵得承认,他从没见过精神力量比这个声音主人更为强大的人。

他眼前爆发出一阵白光,光束很快凝结成一只狐狸的形体,落在面前。狐狸宽大的髋骨与弧度尖锐的鼻子,构成了一张轮廓刻薄的脸,脸上似乎挂着讪笑的神情。

【我把你从自怨自艾妄自菲薄缩头蜗牛毫无意识无法对话的精神深渊拖出来,不是为了欣赏你的人生哲学,犹太人。我对你畸形的心态毫无兴趣。】

【你是顶着所谓“爱”的帽子缩在你那胯下的壳里自我毁灭,还是不去追究真凶退化成和你的精神向导一样四肢全无脑容量偏小的动物,闭上眼睛放任你那烧糊的理智拆了潘帕斯高原,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为我的弟子而来,我的学生还活着!】

【犹太人,如果你还不立刻动手把查尔斯带出来,我就掐死你所有的脑细胞,操纵着你的躯体去救人!然后洗掉所有关于你的记忆,就当艾瑞克•兰谢尔这个错误从来没在他的人生中出现过。犹太人,我说得出办得到!】

银狐盘着蓬松的雪白尾巴,蹲坐在摩萨德哨兵面前,对体积庞大,牙缝能塞进它整个身体的巨颚鲨视若无睹,语气轻松而笃定。

艾瑞克回忆起来。查尔斯曾经说过,他是多么崇敬他的两位向导老师——共和党的保罗•尼采与民主党的约瑟夫•韦尔奇。艾森豪威尔的向导韦尔奇已经于60年去世,现在仍在世的,只有曾出任海军部长的共和党巨擘,全美哨兵向导协会的首席向导保罗•尼采。

【尼采先生……】艾瑞克自觉没有任何颜面面对查尔斯的老师,他更没法向一个文官传达职业军人对伤情和死亡的敏感。就算只是在意识中再回顾一次查尔斯身上那可怕的伤口,也足以让他痛不欲生。

银狐闭上嘴,点着下颌,那动作似乎像是叹了口气。

【查尔斯是个好孩子,唯一的缺点就是没眼光。当年,韦尔奇拿着民主党那套把他给忽悠了。后来,他又看上了你这个蠢货……】

【犹太人,难道你没有发现。从那个纳粹军官死亡到现在,这块土地再没有人中止生理迹象?查尔斯有一个好学生,她正在竭尽全力,爆发能量,挽救她老师的生命。好姑娘,比她老师那个只知道感慨命运急着殉情的哨兵强多啦。】

即便如此,摩萨德的哨兵仍看不到希望。接受过基础培训的哨兵都接受过严重警告,绝不能攻击正处于被向导控制状态敌人的头部,更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杀掉对方。

控制一个人,必须将意识和感知与其相接,此时,控制与被控制的双方可被视为处于高度共感状态。这种情况下,不论谁死去,另一方都将全面接受对方生理的痛苦,心理的绝望,还有灵魂熄灭所造成的严重精神创伤。更为可怕的是,拥有控制能力的都是高级向导,他们对精神活动的敏感,就如同哨兵对视觉听觉的敏锐——精神攻击与伤害放到他们身上,也将被极度放大。

一旦遭遇这种攻击,向导脑死亡的概率超过70%。摩萨德哨兵所寄望的,只有那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概率,满目血色让他彻底绝望。艾瑞克无法想象,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查尔斯已经重伤濒死,自己还能不能做出那个残酷的决断——准确地说,他已经丧失了回顾这个问题的勇气。

无论怎样,现在查尔斯的精神向导已经消失。从觉醒者的历史开始书写以来,与主人相伴相生的生灵消失,从来都只有一个可能性……

而且,是他亲手撕碎了那只白鸟……

【的确如此,从来没有精神向导消失,它的主人还能活下去的例子。可是,纪录从来都是由人来创造。犹太人,我是查尔斯的向导启蒙老师。我与我的学生之间存在链锤效应,我能确定他的精神是否仍然拥有存活的希望。何况……】

摩萨德的哨兵猛地抬头,灰蓝的眸子用沙漠腹地旅者看见绿洲一般的眼神,死死攫住银狐。

【从来没有一个纯导可以在承受如此严重伤害的情况下,仍保持高强度能力输出。为了你,查尔斯创造了一个奇迹。你也可以还给他一个奇迹——虽然注定极其艰难,但绝不是没有希望。】

【看看你的左手,犹太人!但凡你还残留有一点理智跟勇气,早该扯掉那只可笑的手套。】

银狐抬起前爪,指向艾瑞克为了防范古德伦而戴上手套的左手。无法确定,是否过分的渴望造成了错觉,他似乎看见银狐面上的表情变得略微柔和。

用牙齿咬着指尖布料,扯下手套,指间淡银色星沙汇聚成的光链映入眼帘。虽然明显变得细而薄,星链仍散发着璀璨的光。光芒是那样的刺目,摩萨德的哨兵不得不合上眼睛,阻止泪水夺眶而出。

【无论是命运还是上帝,都无法斩断绝对适配的精神连结,唯有死亡才可以!】

【不要忘记,你们是绝对适配,你们的结合本身就是觉醒者的奇迹。】

【艾瑞克•兰谢尔,你就是他的可能性。】

那一刻,摩萨德哨兵清晰地听到了,心脏在胸膛重新跳动的声音。

白光退去,他的视野里一片昏暗,他又回到了那个黯淡无光的地下空间。

蹲坐的银狐,支离破碎的残骸,变成铁块的手枪,还有大片鲜血涂抹的地板,全部消失无踪,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还剩下的,只有他怀中的向导与终于划过面颊滴落的眼泪。

泪水溶化脸上开始凝固的鲜血,混合成淡红色液体,落在向导惨白的脸上。

抬手拭去血迹,艾瑞克低声呢喃:“对不起,查尔斯……”

钢筋如细蛇一般,游曳卷起晕倒在一旁的犹太少女,将纤细的身体送到她的监护人背上,牢牢绑住。

“还有凯蒂……”

摩萨德的哨兵用左臂搂住他的向导,伸出右手,指挥巨颚鲨稳固摇摇欲坠的黑暗的地下空间,慢慢打开通路。

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的震动从前方传来。察觉救援到来,艾瑞克操控所有金属部件,里应外合,打通了最后的障碍。

石壁轰然洞穿,探照灯的白色光束射了进来。全身覆盖着强化陶瓷铠甲的人形,收起双臂旋转的炮口大喊:“查尔斯!兰谢尔!是你们吗!”

迎着高亮度的强光,艾瑞克在失去意识的向导耳边轻声低语:“查尔斯,我们一同回去……”

向着光芒耀眼的出口,摩萨德的哨兵迈出了脚步。

文后小贴士:

保罗•尼采(Paul•Henry•Nitze 1907-2004)



共和党保守派代表人物,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专家,约翰逊总统时期海军部长与国防部副部长。二战太平洋战场对日经济战略,冷战对苏联遏制战略的主要制定者。长期担任历任总统战略顾问,在换一次总统几千人下岗的华盛顿特区,从38年一直工作到了83年。 
 



2002年建造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尼采号,以其命名的军舰,这是美国海军非常罕见地用仍在世的人为军舰命名。 


评论(2)
热度(134)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