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37——38)

EC的小伙伴们,不要怪LZ出来用旧文刷屏QAQ 126邮箱被盗,LOFTER惨遭牵连,目测找回不能,只能开个新号QAQ

流金和后续文章都将换到目前这个号上面来发布,请小伙伴们奔走转告一下,新号求关注,求抚摸受伤的心灵QAQ

第37章

1973年10月13日

离零点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参与救援行动的各处支援陆续赶到。

汉克有些惊讶于CIA支援队伍的强大阵容:“这毕竟是境外任务,你们都是新闻人物,万一闹大了怎么收场?”

独眼的黑人特工果断举起手提箱:“我们都是应同僚邀请来阿根廷集体度假,碰上什么那是巧合。”

“对,”红发碧眼的女特工开心地踢着行李袋:“我连比基尼都带来了!”

谈话间,林间出现空间絮乱的散光,正在附近的人急忙避让。一整支队伍由空间缝隙出现,虽然他们没有身着正式的作战服,而且经过了刻意整理。但是所有哨兵都能从他们身上嗅到硝烟与杀气,就像一把把用人血祭过的刀。

那是直接从战场上带过来的百战之师,那就是传说中的摩萨德行动队!人们盯着领头的摩萨德首席哨兵艾瑞克•兰谢尔低声议论。

也有眼尖的注意到,队伍末端有一位明显是阿拉伯裔血统,有着深橄榄色皮肤与黝黑卷发的男性混哨。

默罕默德•哈菲兹混在摩萨德的队伍里大呼小叫:“喂!‘万磁王’,你们摩萨德要救人把老子拉过来是什么意思啊!”

“沙龙准将在西奈半岛围住了你们埃及第三集团军好几万人。”本挺身而出截住他:“你算算到最后,以色列俘虏能有多少,埃及拿什么换你们回去?而且你还是中东数得着的哨兵,身价很高啊!”

“…………”

眼看哈菲兹无法反驳,本立刻乘胜追击:“所以,你正好趁这个机会打工赚赎身钱。而且这次的事情跟中东完全没关系,对你们埃及完全没坏处,甚至不是直接在帮以色列的忙,还能让美国人欠你人情,这种好的机会还不赶紧抓住!”

扔给机灵的部下一个赞许的眼神,艾瑞克走向了他此次行动的临时搭档:“安娜女士,感谢你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查尔斯被掳,爱玛在中东的战场负伤,这次行动我只能向国际哨兵向导联合会寻求高级向导的临时搭档支援,他们推荐了你。感谢上帝,你没有推辞。”

“去年在卢森海姆,中校与泽维尔教授也帮了我们大忙。何况这种情况,无论谁都义不容辞。”安娜•罗莱德微笑起来的时候,有浅浅的酒窝出现在左颊,光洁健康的粉色肌肤显露无遗,多少还能看出当年典雅庄重,而又不失灵动的日耳曼美女的影子。

查尔斯是正确的,艾瑞克想,她年少时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

“中校,你的手……”安娜却有些吃惊地盯着艾瑞克的左手。

“战场上受了点伤,用手套遮盖一下绑带,小伤而已。”抬起戴着手套的左手,摩萨德哨兵满不在乎地说:“汉克在召集大家,女士,我们得过去了。”

看见艾瑞克与安娜走来,汉克正式开始了对各支援队伍领头人的行动说明:【感谢各位出手援助,不管今夜结果如何,泽维尔学院都将记住这份人情。】

【今晚的行动从今晚零时开始,计划时间4小时,还有2小时用于撤退与清场。瑞雯与贝隆总统已达成了默契,明早6点之前阿根廷官方不会展开行动。纳粹残党在阿根廷渗透严重,如果出现异动,外围警戒由学院方面负责。】

【为了大家的安全,到了凌晨4时,不论出现什么情况,我们都将开始撤退。撤退通路由我带队确保,经由8公里外的维拉格塞尔-派纳马国际机场出境,或者撤退至乌拉圭。】

【此次行动的目的是救援,一切以确定并保护泽维尔教授的人身安全为最优先考虑。我知道有人是为了跟门格勒还有肖清算旧账而来,请您至少以人命为先。】

【我们的目的地是布莱迪雅湖畔的纳粹基地。布莱迪雅湖是44年建成的水库,由当年的纳粹德国援助建造。建造水库时,就在湖边配套修建了庞大的地下工事。这里后来成为了纳粹逃亡南美余党在阿根廷的主要基地,肖在此处经营多年,不可小视。瑞雯从可靠渠道得到了该基地部分地图,刚刚已经由精神界面发送给各位。】

不多久,精神界面纷纷传来惊叹与疑惑的声音。

【我们需要对这种级别的堡垒展开强攻,4小时够吗?而且这地图上标识的作战位置完全看不懂啊。我们预定进攻的地方,连通气窗口都没有。】全美哨兵向导协会一位志愿支援的有色人种哨兵问道。

【是啊,这份地图上标注着E出口的地方,旁边还有注释:“此处混凝土厚度180CM。”你们确定地图没出错?】

【作战计划并非如此,地图也没有出错。时间不多了,请各位进入各自的指定地点,兰谢尔中校到你了。】

“琴!”艾瑞克向11年前亲自送到泽维尔学院的姑娘走去:“准备好了吗?”

“艾瑞克叔叔,凯蒂她……”琴为难地看着抓住自己不放,硬是跟来前线的少女。

艾瑞克有些不耐烦地向养女出手,本以为会轻而易举地制服那只小猫。不料凯蒂以令人惊讶的灵敏闪开,并且能用颇具要领的空手道还击。

抬起眉梢,摩萨德哨兵再度出手,他用上了部分磁控能力。操纵随身携带的铁丝化做束缚凯蒂的铁蛇,甚至衣服上的装饰金属片、纽扣也成了协助敌手控制少女的帮凶,拖着她向前行进。

凯蒂却利用了这股力量,突然转向,向前疾冲,穿越艾瑞克的身体。不用回头,直接借着扭转身体的动力,抡腿扫踢后颈。

抬手挡下攻势,艾瑞克凝视着好像一下子长大了的养女:“凯蒂,你做好准备了吗?这次可是要面对真正的战场,会有真正的流血和死亡,没人会因为你年龄小或者是女性就手下留情。”

“艾瑞克叔叔,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绝对不想以后因为今天没有参加而后悔!”

“去找乔领一些轻便装备,他会帮你选择适合的武器。等会跟着琴,不要随意行动。”抚摸着养女的发顶,摩萨德哨兵加重了语气叮嘱她:“新兵就要有新兵的样子。琴,跟我来。”

【艾瑞克叔叔,凯蒂才15岁!】跟在艾瑞克身边,红发的女性混哨不满地在精神交流中抗议。

【我和她的父亲在第一次中东战争协助国防军作战的时候,才14岁。】

【但是……】

【琴,我们都不能替别人做决定。作为哨兵,如果扭转不了向导的决定,就保护好她吧。查尔斯带出来的孩子,都跟他一样倔强,你68年偷偷回特拉维夫要求加入摩萨德那时候还不是一样。】

“说话”间两人一同向预定地点进发。到达地点,艾瑞克通过琴向汉克问询,各路支援队伍均已就位,没有任何异常。

时针终于指向零点,艾瑞克在精神界面向斯科特示意开始。

打开早已调试好输出功率的宽大墨镜,斯科特从可以俯瞰整个布莱迪雅湖的高峰之巅投下赤红的光剑。无坚不摧的镭射光束,将布莱迪雅湖畔,一片低矮荒凉、植被稀疏的丘陵地带划作两半。然后,精确地在丘陵四周勾勒出一个巨大的四边形。

然后,金红的凤凰与硕大的白鲨翱翔在丘陵上空。随着它们的动作,丘陵之下传来难以形容的闷响。

如果有人这个时候驾驶飞行器掠过这片区域,他一定会为眼前的场景震惊。

整片丘陵抖动了一下,又一下。

居住在丘陵上的飞鸟走兽受到惊吓,四散奔逃。树木翻倒,露出包裹着大量泥土的扎实根系。

一处处土地突然凸起,又陷落,此起彼伏。整片区域的地面都在如此运动,地表龟裂,沙石乱滚。这场面与其说,像是羽蛇神库库而坎在此处地表之下垂死挣扎;不如说,更像整个地面变成了沸腾的液体。

随着让人必须塞住耳朵的尖锐金属摩擦声,整片丘陵像被泰坦之力从中间撕开。地表土层与其下厚重的钢筋水泥结构,就像附着在蛋糕表面的奶油与内里的海绵蛋糕,一起被看不见的巨掌扯断,揭起,高高掀到半空,遮蔽了弯月与繁星。当人工构筑的屋顶也被掀开,露出了密密麻麻的蜂巢一样数不清的地下房间。如果戴上夜视仪,还能看见房间中有人惊诧地抬头张望。

【摩萨德办事,从来都是这样简单粗暴。】MI6的支援哨兵在精神界面吹了个口哨,用认不出是惊叹还是抱怨的语气评价。他正在以不像是生物肢体的稳定性,扛起Mambi半自动反器材步枪向从蜂巢一样的地下要塞中涌出的“蜂群”倾泻火力,掩护白鲨与凤凰继续在地图所标识的位置,创造更多缺口。

独眼的黑人特工吃惊地瞪着这位MI6,00组的招牌人物:“连你都派过来了,M夫人真是大手笔!”

对方则在激烈的枪械操作间隙,露出神似摩萨德哨兵的整齐牙齿向他微笑:“就当付给‘马歇尔援助’的利息。对了,代我向菲利克斯•莱特问好!”

尼克黝黑的眉头却扭得更紧了。这有些不对劲,这次的事件从一开始就让他觉得不对。如果不是查尔斯,而是全美协会的随便哪位长老,都不会有这么广的人脉,能将4大特工塔齐聚3个。就算九头蛇出于某种目的有心挑衅,门格勒一向怕死,他为什么会掺和到这种必然没有胜算,只会暴露自己的行动中来?

不等他多想,这个时候,汉克启动了绞尽脑汁偷运进来的几台战术精神泵。双方的精神干扰装置相互碰撞,精神交流界面一片混乱。

“中校,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后续出发的安娜有些无法理解,即便她这样的高级向导,在这种环境下也无法确定联络畅通。

“布莱迪雅地下要塞是纳粹经营了几十年的重要基地。如果同样是有组织的对战,我不认为我们这样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一定能在他们的主场占据上风。不如利用我方单兵能力较强,向导较多的优势,进行乱战。”除了不能言明的理由,摩萨德哨兵还有一个未说出口的担忧:如果保持通讯畅通,即使他们占据优势,也极可能让肖在失败面前,下令……

拂去不祥的设想,艾瑞克对他的临时搭档喊道:“来吧,安娜女士,我们的战场已经展开!”

文后小贴士:

终于找到机会让7哥出场了!以及解释一下7哥跟黑老大的对话,菲利克斯•莱特是原著中007在CIA的好基友。马歇尔援助本意是指美国在二战后援助整个欧洲经济复兴的财政支援。而007在原著第一个故事“黄金大赌场”中,曾因为资金问题陷入困境,关键时刻是莱特小哥塞给他一个装满美金的信封,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书“马歇尔援助”。

第38章

一切如艾瑞克•兰谢尔所预料,当精神干扰装置相互作用,双方都只能陷“Dogfight”各自为战的乱局。他们几乎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推进相当顺利,不到一个小时便进入了地下要塞相当核心的部分。

安娜不止一次寻找摩萨德哨兵的空隙,但是一直没能找到机会,恐惧与疑惑逐渐在她心中滋生,就像她接到国际哨兵向导联合会突然下发的支援指令那个时候一样,兰谢尔他是不是已经怀疑了什么?

终于,安娜决定放弃原计划。她悄悄拉开与哨兵的距离,在一个不起眼的岔道,转入支路。前方有一个秘密入口,只要通过经过掩饰的阀门,就可以很快进入通往布莱迪雅湖滨山林的隐秘通道。

但是,就在她的手搭上门栓的一刻。金属质地的横插突然跳起来,两头合拢,自己打了一个死结。

惊惶地回头,摩萨德的哨兵站在她身后,灰蓝的眼睛里面找不到一点温度。

“安娜女士,主角还没登场,你这么急着离场可不行。不,还是称呼你的本名吧——古德伦•希姆莱女士!”

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安娜、不,古德伦•希姆莱就感到视野一片天旋地转。蛇一样的铁条绑住她的双腿,缠住全身,把她拖拽着倒吊在天花板上。铁条越收越紧,古德伦几乎能听到肩胛骨被勒得发出声响。收尾的铁丝爬上颧骨,隔着眼皮紧戳着她的右眼。随时可能被刺破眼皮,戳穿眼球,直插颅内的恐惧感,比捆绑着她的铁条,更让古德伦无法动弹。

“希姆莱女士,让你的棕熊安分一点,不要尝试任何不理智的行为,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性!这8天来,我的耐性已经被消耗殆尽,没有多余的为你剩下!”透明的火焰在摩萨德哨兵的眼睛里跃动。古德伦第一次如此近距离与他对视,她突然发现兰谢尔宽大的额头与灰蓝的眼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不必惊讶,希姆莱女士。”艾瑞克抬头盯着他的俘虏,“我不知道柏林沦陷以来,你花了多少功夫躲过盟军监管。又是如何隐姓埋名,改换身份,渗透进重新组建的莱茵联盟,企图重启卢森海姆地下的秘密。”

“但是苏联的马克西姆•伊萨耶夫在获释与修养之后(冷战时期,伊萨耶夫在间谍活动中被逮捕,入狱十年,直到美苏两国交换俘虏才得到释放。详见11章),重返向导一线的消息一定让你惊慌不已。这位代号‘尤斯塔斯’,获得过纳粹德国与苏联两国最高勋章的传奇间谍,曾潜伏在纳粹党卫队核心17年。他一定见过你:纳粹德国三号人物,党卫队创始人,内政部长海因里希•希姆莱的独女——古德伦•希姆莱。虽然那时候你还不到10岁。”

“所以,去年的卢森海姆会议,九头蛇才会急着出手。如果不顺利,可能那就是最后的机会了。卢森海姆会议中心的那颗音束弹,也是特意为‘尤斯塔斯’老爷子准备的——如果只是为了示威,九头蛇尽可将它安置‘卍’字建筑中,没必要费尽心机潜入防守最严密的会议中心,肖还想尽量保住你这枚难得的‘皇后’。或许,你们还在庆幸处理及时,没有引起更多怀疑”

“但是,你们并不知道。伊萨耶夫早就将他的怀疑转告了M夫人,并由夫人转告查尔斯——旁人可能很难想象,他们即使在M夫人亲自主持逮捕伊萨耶夫之后,仍保持着友谊。而且,他们闹出那么大阵势,联名邀请查尔斯参加卢森海姆会议,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遮盖他们的另一个意图——顺理成章而不引人注目地邀请我前往卢森海姆。”

他直视着古德伦•希姆莱因惊讶而瞪大的眼睛:“或许你已经不记得了……看来你的确是不记得了。不止伊萨耶夫,我也见过你。对,就是在奥斯维辛,你陪同你父亲视察奥斯维辛的时候,那个躺在试验台上,被揭开头盖骨向你解说哨兵大脑结构的试验品。”

“他活了下来,到现在还活着!”

棕熊因主人情绪激动而动了一下,被虎视眈眈的白鲨展开血盆大口,一口咬碎了左腿。古德伦疼得浑身发抖,却因为那根戳得右眼眼球凹陷的铁丝而丝毫不敢移动。

“我说过让你的棕熊安分一点,我的精神向导比我更没有耐性!”

犹太少年与德国少女跨越29年时间的重会,毫无感伤或者浪漫的诗意,只有仇恨与轻蔑在地下堡垒的密闭空间之中弥漫。

“卢森海姆会议之后,查尔斯与M夫人已经将你的事情秘密上报了国际哨兵向导联合会。这一年来,你应该已感觉到欧洲诸塔对莱茵联盟的紧迫。查尔斯出事后,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严密监视之下,所谓的高级向导临时支援也是为了这一刻。不知道被视为新纳粹公主的古德伦•希姆莱,够不够分量去交换一个美国向导!”

然后,艾瑞克提高了声音,他操控金属,带着俘虏向地下要塞核心进发:“肖,你听到了吧!这个地堡到处都有你的触须,我相信你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给我一个回答,否则别怪我自行理解希姆莱女士的价值!”

随着哨兵的声音在空旷的密闭空间内回荡,一扇精心伪装的门被看不见的手推开。铁门随着惯性摇晃,久不启用的门轴回来转动时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做好生理与心理准备,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艾瑞克跨进了那扇门。

骤然失衡的磁力没有让万磁王感到意外。真正的意外是配合这一机会,释放出微弱磁力让绑缚她的铁条变形失效的古德伦。

虽然艾瑞克的白鲨立刻咬合森然利齿,铁条立刻如捕食的蝮蛇猛然收缩,空气中留下大量血腥气息。但是通过金属传来的手感与丰富的战场经验告诉摩萨德的士兵,他的猎物已经逃脱。

他也无法进行追击,最可怕的敌人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艾瑞克,对待女士可不能这样粗鲁。不管怎么说,你好歹也算是我的弟子。这么无礼,很让我为难啊。”

肖双手抱胸站在房间中央,无可奈何地轻轻摇头,脸上仍是那副面对顽劣晚辈的和蔼而不放纵的长辈表情。他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笔挺的纳粹军礼服上佩戴着各式勋章。看上去像即将出席宴会的贵宾,远胜过被大举围攻,危在旦夕的恐怖组织头目。

但是……眼角余光扫过整个房间,磁场控制系统,精神防护头盔,四壁都由精神隔绝材料与磁力吸收材料涂装。肖从来都没有如他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轻视自己。

恰恰相反,艾瑞克清楚地知道,塞巴斯蒂安•肖一直渴望铲除自己这柄在奥斯维辛哨兵试验中由他亲手为犹太国制造的利器。这里,就是肖为他准备的“最终解决”的坟场。

没有任何一支突入队伍,与他同样进度,其他人都被肖的部下挡在远处,只有自己是被他有意放进来的。

面对这一切,艾瑞克没有任何恐惧与不安。即使知道眼前之人亲自参与制造了“万磁王”,了解自己的一切优点与弱点,被公认为是自己的克星与世界第一的混哨。

如果,如果他能够在这里拖住肖,就可以为其他人减轻压力,减少阻碍,会给救援创造更多的机会。

何况,抛下纽约的残局,回国参加第四次中东战争的这段时间,他无法避免地设想如果这次不能挽救查尔斯的生命怎么办。

有的哨兵失去一次向导就精神濒于崩溃,而从玛格达到莎拉再到查尔斯,他已经是第三次了,艾瑞克不认为自己会如此幸运。

而且是在查尔斯因为他的缘故遭遇不幸,而他却连尽快救援都做不到之后。

即使真有那样老天不长眼的幸运,艾瑞克也不认为自己还能无耻地安然接受。

所以,此刻他的内心一片平静: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他在心底默念着那个一想起就会连心脏也随之疼痛的名字:“查尔斯,如果我们不能一起生存下去,就一同迎接死亡吧。”

于是,艾瑞克以令人惊诧的平静询问:“我的向导在哪里?”

肖似乎也为他出人意料的冷静而感到意外,他挥手升起身后的幕布,露出嵌在墙体中的收藏品展柜,指向一颗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大脑:“他来到这里之后,没有活过48个小时。如果不是门格勒坚持你的搭档的大脑是非常罕见的范本,一定要列入收藏,根本就没有活抓的必要……”

艾瑞克根本听不进肖继续说了些什么,他的内心天翻地覆,脸上却一点不敢表露出来!

他们是绝对适配,是自然的意志,是上帝决定的结合。种种手段能阻断他们的精神交流,却绝对无法阻止他们感知对方的存在。交缠在他们指间淡银色的精神连结,只有其中一方死亡才能解除。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艾瑞克刚刚才确认过精神连结的存在,他能确定查尔斯一直活着!

为什么肖认为他已经杀掉了查尔斯?还认为绝对适配的双方可能不知道彼此的生死?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后小贴士:
1、Dogfight:军事术语,出自拿破仑战争时期的英国著名海军将领纳尔逊之口,就是上文老万所说的乱战。指的是两军交战后,各舰船不再需要旗舰指挥,统一行动,而是各自为战,消灭自己的对手即可。这种战术适合单兵能力较强的军队,在以色列国防军中大受欢迎。
2、最终解决:最终解决方案(德语:Die Endlösung),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针对欧洲犹太人的系统化的种族灭绝计划的代号。
3、古德伦·希姆莱:(1929-)纳粹党卫队创始人,内政部长海因里希•希姆莱独女,以曾经随其父参观奥斯维辛,战后仍坚持父亲是英雄而闻名,被普遍认为是新纳粹的重要人物。



 幼年与其父合影 

 

成年照片  

说到上一章的伏笔,普遍注意到了老万的手套,自然是没错的,但是似乎精神连结除了本人以外,只有高级向导可以看见的设定似乎忘了呢,能看见的人不多啊,老万防的人自然也就很有限了。以及都没有人注意到“查尔斯是正确的,艾瑞克想,她年少时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 老万的回忆么,不觉得他们俩讨论一个女人的长相问题很奇怪么~  


评论(2)
热度(167)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