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17——20)

EC的小伙伴们,不要怪LZ出来用旧文刷屏QAQ 126邮箱被盗,LOFTER惨遭牵连,目测找回不能,只能开个新号QAQ

流金和后续文章都将换到目前这个号上面来发布,请小伙伴们奔走转告一下,新号求关注,求抚摸受伤的心灵QAQ

本章涉及到的设定:
1、战术混导:混导中最普及的一种。一般只拥有B级乃至以下向导能力,常被视为能起到基础向导作用的哨兵,在小队中起精神联络与防御作用。优点是符合条件的人选相对较多,本身战斗力较强,比一般混导更为耐操经用,性价比更高,被大量配置于军队的一线行动队中。

第17章

突如其来的的变故,让久经沙场的摩萨德哨兵也愣住了。来不及思考,他只觉得臂弯发沉,他的向导正使劲拽着他的胳膊:“艾瑞克,算了,让他走!”

查尔斯笃定的眼神与语气,似乎说明他已经明白了什么。

于是,他放开磁场,示意部下放弃追击:“Captain,还有查尔斯,你们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血色又回来史蒂夫脸上,随和、内向与羞赧似乎也随之回到他身上:“非常……非常感谢你,兰谢尔中校。”

他紧张得有些口吃:“……事实上,我、我也不能确定……只是、只是……不,这不可能,已经快30年了,而且那是个哨兵啊!怎么可能?”

“史蒂夫,你怀疑他是你当年的向导巴基•巴恩斯中士,对吗?”

猛的抬头,欣喜几乎快从美国队长的脸上冒出来:“查尔斯,那不是我的错觉对吧!那真的就是巴基!”他兴奋得跳起来,如果不是摩萨德哨兵用视线阻隔,他几乎要冲上去抓住向导的胳膊摇晃。

“虽然那是个混哨,但是他拥有C级向导能力,完全可以担任向导。”查尔斯向所有人解释,“而且我曾经试探他的精神防御,他也曾对我的精神屏障展开攻击。在相互攻防的阶段,我发现他的精神攻击与防御方式非常奇怪,太像二战时期美国陆军向导常用的模式。要知道这套模式,二战刚刚结束,五角大楼就彻底更新了。除非他在二战时期就接受过全套美国陆军向导训练,但是那样的身手,可能是一个至少50岁左右的人吗?”

“我正觉得不可思议,刚刚听到史蒂夫的话,想起了在父辈那里听过的关于你们的故事。面具掉落之后,史蒂夫的表现就更明显了。至于年龄与时间,史蒂夫,你自己不就是活的例子吗?你们从同一架飞机上坠落冰海,你被冰封,存活了下来,类似的事情,自然也可能发生。”

“但是,请你做好思想准备,史蒂夫。”查尔斯有些担忧的看着欣喜若狂,几乎忍不住马上出发寻找失散多年向导的老友,“之前,艾瑞克曾抓获了一批俘虏,虽然来不及审问就被巴恩斯中士狙杀。但是,我已经触碰到其中一人的头颅,读取了部分记忆片段。我看到了纳粹的“卐”字旗,还有九头蛇的骷髅蛇足徽章,我看到他们被巴恩斯中士带领着,向他们发号施令的……”他与自己的哨兵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是古巴危机的挑唆者,艾瑞克的老对头塞巴斯蒂安•肖。“

“史蒂夫,巴恩斯中士多半被九头蛇利用了!”

“查尔斯,你是美国最好的向导之一,我信赖你的能力!”蔚蓝眼睛中的光彩黯淡下来,史蒂夫用最快的速度调整了心情与表情,只是他的语气仍格外艰涩,“请告诉我,巴基……巴基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最坏的情况是德国人使用了‘影响’。如果是这样,巴基•巴恩斯中士这个人格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有些同情的看着史蒂夫那几乎要将艾德曼合金铸造的星盾捏变形的手势,查尔斯斟酌着表述:“不过,这个可能性很低。条顿人盛产哨兵,但是出高级纯导的概率非常低,他们没几个好向导。而且用‘影响’洗脑的要求极高,即使是我也不能保证办到。就目前的观察,我认为巴恩斯中士,被‘控制’辅以物理洗脑的手段,加以操纵的可能性最高。”

“教授,其实我一直不懂。”本忍不住开口,“虽然我是战术混导,基本就会最基础的联络与精神防御。但我知道全世界公认,向导最高级的能力是D级的‘控制’与E级的‘杀戮’。可是,教授您一直很重视C级能力里面的‘影响’。当年培训的时候,您就曾说过‘影响比控制更强,而控制比杀戮更强’。为什么您认为这种一般只是用于干扰哨兵五官感应,混哨都可能掌握的能力,会比可以造成‘时间停顿’效果的控制,甚至‘杀戮’更强?而且还可以用它来洗脑?我实在糊涂了!”

“……是我考虑不周,即使你们当初接受的只是战术向导培训,也应该接受一些知识科普。今后一定注意!”查尔斯带着歉意,耸肩笑道。

“‘影响’这种能力其实可以分为‘A’‘B’两种类型。人们平时常说的‘影响’,是指通过影响人的各种感觉器官,干扰他获得的信息。例如让对手误判你所在的方向或者距离,甚至可以让他对你乃至你所在的团队‘视而不见’。诸如此类,都是‘A’类影响。而我所说的‘影响’,指的是通过影响人的记忆、想法、心态等,干扰他的性格、思想乃至人生。以巴恩斯中士为例,史蒂夫希望你不会介怀,只是打个比方。”

美国队长连连摇头表示毫不介意,相反,他也充满了兴趣。

“如果我的判断正确,巴恩斯中士是被‘控制’辅以物理洗脑的手段加以操控。只需要解除‘控制’,并慢慢帮助他恢复记忆即可。这个在我看来一点都不难,没有解不开的永远的‘控制’,没有人可能做到,只需要单纯比拼向导实力高下。而且恢复之后,他有可能回忆起当初是如何受控,中间做过些什么,物理洗脑擦不了那么干净,除非直接烧掉大脑。但如果,仅仅只是如果……”

“如果是‘影响’,会是什么状况呢?负责动手的向导,会修改巴恩斯中士的记忆,只需要一点点即可。‘告诉’他,他是被他的祖国故意派来送死的,一开始他们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回去,他的朋友无视他,没人找过他的下落,没人在乎他的死活。需要更改的地方比你们想象的少,甚至不需要更改,同样的事件换个角度理解就可以解释为完全不同的情况。手法更高明一些,还可以让人认为那是他自己产生的想法,自己的意愿,没受过别人的影响。真正高超的‘影响’,99%都是当事人自身的想法,只有1%甚至更低的部分,才是外来‘影响’。

史蒂夫,不必太紧张!‘影响’是很精细的技术活,据我所知,45年的柏林塔很少有人会玩这么精致的套路。大本营的高层向导们不会屈尊关注这种小事,施伦堡不会认真效命,黑猫不在西线,门格尔不够实力,龙剑已被清洗,红骑士与夜亲王则都已阵亡。”

“而且,尼采老师说过,”南德凉爽的夜风中,向导深深呼吸,结束了有些冗长的说明与安抚,“人脑是最宏伟的迷宫,思想是最复杂的多米骨牌。不要随便使用‘影响’去插手别人的大脑,你永远无法完全意料,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想法,导致什么样的行为,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本点头表示赞同,现在距离他从美国同行处得知,他所尊敬的校长除了“X教授”与“提着脑袋跟他说话的泽维尔”之外,还被人们敬畏地称为“影响之王”,还有一年的时间。

文后小贴士:重复一下向导能力,以防遗忘。向导可能拥有8种类型的精神力量:疏导、防御、交流、搜索、影响、攻击、控制、杀戮。防御与疏导为A级能力,混哨可能拥有,部分纯哨也拥有精神防御能力;交流与搜索为B级能力,至少拥有B级能力才能成为向导;影响与攻击为C级能力,它们被视为高级与低级向导的分界线,也是混导能力的终点;控制为D级能力,杀戮为E级能力。


本章涉及到的设定:

1、战术精神泵:可视为缩小、普及版Cerebro。主要用于强化向导能力,执行效果可能达到Cerebro的40%,缺点是体积较大、不易移动、而且作用范围一般只有以其为圆心,半径50米内的区域。比较普遍的用于军事要塞防御。

第18章

刺目的白光占据整个视野,尖锐的刺痛钉入太阳穴。随着白鸟鸣叫的声音,意识与视觉恢复正常之时,艾瑞克发现自己正跪坐在地上,白鲨环绕着自己的主人,水泥地板上污渍的形状,告诉他已不在之前站立的地方……或许连这也无法确定。

谨慎的保持姿势不变,仅抬头环视四周,身边没有一个人。浓厚的雾气寂静低垂,可见度不超过5米。即使纯哨也能判断,这不是自然形成的夜雾。嘈杂非常的精神干扰充斥着五官,他所看到,听到,嗅到,触摸到的一切,可能都不是真实的存在,或者不是其真正的摸样。

这就是刚刚查尔斯所谈到的“影响”,强大的A类影响。

心脏被看不见的利爪揪紧,艾瑞克几乎忘记了呼吸。除了影响,他们应该还受到了精神攻击。但是他们刚刚正与美国最好的向导站在一起,为什么他的向导没能阻止?这一事实比艾瑞克自身面对的困境,更令他感到惊恐。

抬起左手,手指上淡银色的精神连结闪烁着微光,没有半点异样。艾瑞克松了口气,感谢绝对适配带来的便利,即使远隔大洋,他也能感受他的向导的存在。但是身为纯哨,完全没有办法主动联系,或者确定向导坐标。

于是他只能高喊:“查尔斯——查尔斯——”即使明知在如此剧烈的精神干扰下,五官无法准确接收信息,他的呼喊在别人耳中可能仅是大风刮过的呼啸。

前方传来脚步声,浓雾中一道影子越来越浓,逐渐走近。摩萨德哨兵熟悉的身影从雾中浮现。

“查尔斯,小心!”即便知道向导抵抗精神干扰的能力远比哨兵强大,艾瑞克仍忍不住出言提醒。

“艾瑞克,快过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查尔斯向他伸出了手。

摩萨德哨兵似乎有些迟疑。

“艾瑞克,留在这里会冒很大风险,跟我一起走吧!”查尔斯焦急地劝说着搭档,“我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答应你!我离开学院,跟你去特拉维夫,我不再管任何事,任何人!艾瑞克,不要再固执了,我们走吧!”他几乎是泪流满面地苦苦哀求。

这一次,艾瑞克再没有任何迟疑。他毫不犹豫地诘问:“你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东西?不管你是什么,你绝不是查尔斯!”

看着对方错愕的神情与开始模糊的身体,艾瑞克想起了哨兵防卫课程上的内容:非主动攻击型的精神影响,除了会产生剧烈的精神干扰,影响五感获取信息,还有可能折射被攻击者内心的欲望与想法,产生幻象,进行诱导。

的确,他曾下意识想过,如果查尔斯能像个普通向导那样,服从哨兵,以哨兵为生活中心;不多管闲事,不让自己担心;甚至……可以放下他的学校跟学生们,和自己一同回到特拉维夫,从此并肩作战,不再分离。那该有多好!

然而,今天幻觉的浓雾根据自己的设想,将这样的查尔斯具象化出来,才让艾瑞克真正发现了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荒谬与可笑。

这样的人,可能是任何一个别的谁,但他绝不是查尔斯!绝不可能是那个查尔斯•泽维尔!绝对不是!

摩萨德的哨兵听见在内心深处有声音如此大喊着。

那个倔强的,大胆的,看上去比谁都温和,其实比谁都固执,看上去比谁都柔软,其实比谁都坚强的查尔斯,才是他的向导!

这时,他的视线捕捉到了光芒。垂下眼睛,淡银的星光在指间跃动。抬起手,全身放松,艾瑞克倾听着心底的呼吸,缓缓将手臂伸出,沿着灵魂脉动的方向。

他们是绝对适配,是上帝决定的结合,他们的连结不会容易输给影响与干扰,艾瑞克决定相信这一点。即便看不见精神干扰的浓雾之外,正小心翼翼接近他的手,他仍然坚决的准确无误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指间相触的一刹那,淡银的星光在双手间爆发!

摩萨德哨兵非常直观的感受到,四周的浓雾迅速稀薄、消散,能见度急剧上升。老旧收音机一样的嘈杂精神干扰像遇到火圈的狼群一样,潮水般退去。但这些变化,他都顾不上关注,牢牢抓住触碰的指尖,用力将对方拉入怀中。熟悉的身影从雾气中落下,跌坐在他胸前,彼此都在急促的喘息着,两人都听见了双方加速的心跳。

【……这个姿势正好,接触面积足够多,艾瑞克,帮帮忙,暂时不要动。】查尔斯靠着他肩膀,即使经过大量运动,头发散乱,衣衫褶皱,显得有些狼狈不堪。但他还是第一次从这么近的距离跟这么要命的角度俯视自己向导色彩明艳,水分充盈的面孔。

艾瑞克的内心在呻吟,这样的考验太要命了。但是迅速褪去血色,甚至开始颤抖的嘴唇,几乎立刻让他再没有多余的念头。

手指紧紧摁着太阳穴,渐渐变大的白鸟在雾气与夜色混杂的天空盘旋。查尔斯的“声音”开始在扩大的精神屏障内“回荡”。

【这里是美国代表团的查尔斯•泽维尔。请所有处于精神干扰范围内的哨兵与向导注意!不要再做移动,请不要再移动!刚刚有人触发了一个战术精神泵,它的有效范围可能只有以其为圆心,半径50米不到。所有人请根据以下发出的坐标移动,就可以安全脱离其影响范围。史蒂夫46•75,乔24•79,本31•78,MI6搜索队,谢天谢地你们没被分开,79•85•-3。】

【OK……OK……Right……很好,就这样。我与摩萨德的艾瑞克•兰谢尔中校将去摧毁那个精神泵,没有接到警报解除通知之前,请不要踏入精神干扰范围。这里只有一个纯导,很难保护所有人!】

长久的喘息之后,查尔斯挣扎着起身。中途一个趔趄,艾瑞克伸手搀扶,握住的手心里面满是冷汗。哨兵皱着眉毛,心疼的同时却觉得释然:这才是他的向导。


第19章

他一边寻找话题尽量转移注意力,一边不着痕迹的帮助查尔斯稳住身形【原来是战术精神泵,这次九头蛇准备相当充分啊。】

【是的,操纵者就是下午托尼说可以被授勋的那位神秘向导。应该是MI6的搜索队从另一个方向接近了他,触发了战术精神泵的攻击,我们恰好正倒霉的站在地图炮范围内聊天呢。攻击过于突然,我用了14秒重新打开并升级了精神屏障,没有料到他们会用上战术泵,是我太过大意了。】

【不过,这也是好消息。战术泵出现,说明操作者也就在50米以内。查尔斯,我们快逮住他了!】

【得抓紧时间了。如果有Cerebro在,战术泵毫无威胁,以人脑直接与战术级机械对抗还是有些吃力。艾瑞克,跟我来。】

【……艾瑞克?】

疑惑在摩萨德哨兵灰蓝的眸子里一闪而过,却没有被他的向导漏过。

【艾瑞克,干扰还在起作用,对吗?我所走的方向,在你眼里是绝路?……看来是精神隔离器的问题,必须暂时先摘下来……】

【NO,查尔斯!】艾瑞克一把抓住向导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你受不了尼森海姆这地方。现在为了对抗战术精神泵,你的负担已经很重了,摘掉精神隔离器只会更糟。如果向导倒下,我一个纯哨在这种情况下能做什么?】

他闭上眼睛,握紧了掌中向导柔软的手指【查尔斯,你带我过去,然后把精神泵的详细坐标报给我。我相信你,正如你相信我一样。】

在手中以相同的力道的回应,查尔斯牵着他的哨兵往前走去,几乎每一步都报出相应坐标。向导无法得知,即使闭上眼睛,精神干扰仍直接在他哨兵的脑海中投射种种幻象,一幕又一幕最不堪回首的场景。

但那又怎么样呢?有他的向导牵着他的手走在前方,有那只轻盈的白鸟为白鲨振翅引路。不用说地狱,即使是奥斯维辛的大门,他也有足够的勇气迈进去。

没用上多久,至少比想象中快得多。查尔斯停下了脚步,报出坐标【13,7,1.8】

艾瑞克抬起手臂,精神白鲨立刻冲上去,将坐标地点的精神战术泵拆成一堆废铁。

缠绕五官的干扰信息终于消失殆尽,艾瑞克睁开了眼睛。从窗外建筑判断,他们已经到了“卐”字的中心部位。这里的空间出乎意料的开阔,月光打进的宽敞房间,冷色光芒照亮的地方摆着……

一张病床?

那确实只能被认为是一张病床,右侧立着架子挂着吊瓶,左边摆着心电监护仪与辅助呼吸器。床上躺着一个人形,属于高加索人种的年轻男性。高耸的眉骨,深邃的眼窝,挺直的鼻梁,肤色稍偏深重——典型的南欧人长相。褐色微卷的头发上连结着各种哨兵认不出来的,应该是精神相关仪器的东西。

【艾瑞克,就是他!】回头看向自己的哨兵,查尔斯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脸色在月光下呈现一种让人揪心的青白。【我明白了,这就是那个失踪的保加利亚向导!每个被允许进入卢森海的人都必须注射莱茵联盟提供的信息挥发素,没有准入信息素的精神波动,会非常显眼,很难躲开向导的搜索。九头蛇为了混淆视听,绑架了他,将他改造成了一个临时的己方向导。】

【但是,保加利亚代表团与苏联代表团的伊萨耶夫都保证,他只是一个资质很平常的年轻向导,不可能拥有与你们四人相抗衡的能力。还说“如果我国出现这种级别的向导,就该直接回索菲亚开宴会庆祝了!”,是他们撒了谎?】

【不是的,艾瑞克。可能由于种族与基因的关系,日耳曼民族盛产哨兵,却缺少向导,特别是高级向导。二战的时候,在门格尔主持下,纳粹曾进行人体试验,研究是否可能人为制造出高级向导来。他们成功了,确实可以通过大脑手术大幅度升级向导能力;但是,他们也失败了,这种手术必然伤及脑干,从来没有术后存活超过72个小时的例子。】

【而现在,28年后的今天,九头蛇也成功了。他们终于找出了那个失败实验的使用方法!】

【……现在我们如何停止他,需要杀掉他吗?】

【不用,摘除那些精神发射装置就可以了,这个孩子自身能力非常有限。剩下的还是交给保加利亚代表团吧,虽然他可能已经活不了几个小时。】

弹动手指,小心绕过呼吸维护装置,隔空操作,将可怜的牺牲者头部的精神仪器一一拔下。艾瑞克搂着神色黯淡的搭档的肩膀【走吧,查尔斯。核心领域就在前面,我们得去看看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

【事实上……】

不等查尔斯“说”完,摩萨德哨兵突然用身体将他拦在身后,隔着哨兵坚实的肩膀,查尔斯看见一个人影立在病床之后。

他避开了查尔斯的精神搜索,绕开了艾瑞克敏锐的五感,就这样突兀的无声无息的,幽灵般出现在几乎是全世界最好的纯哨与纯导搭档面前。

男子穿着整齐的全套绛紫色礼服,领口围着花纹华丽的领巾。如果不是“领巾”自行蠕动,几乎不会有人认出,那是一条缠在颈间的眼镜蛇。棱角分明的面孔,给人有一种看不出年龄的鉴于中年与青年之间的奇特观感。他的嘴唇很薄,就像索林根40式刺刀。他的眼睛架在高挺的鼻梁上,呈现偏深色系的蓝色,却令人惊讶的几乎不带一点身为人类的温度。

查尔斯没有见过他,却早已在照片、档案与艾瑞克的记忆里面熟悉了这张脸——塞巴斯蒂安•肖!

月光穿透男子高挑的身躯,落到地板上。查尔斯稍稍放松,不过是预设条件启动的远程投影装置,眼前的前纳粹军官不过是一道幻影。

但他的哨兵却没有丝毫松懈,浑身肌肉仍僵硬有如石铸。

“艾瑞克,”肖的影像发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几乎可以称为轻柔的声音,他的神态与语气也诡异得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

“这么多年不见,你长大了,我的孩子。”


第20章

“收起你那副叫人恶心的面孔,肖!”摩萨德哨兵压抑在喉咙里的声音宛如独狼低嚎,壮硕的白鲨裂开血盆大口发出无声的威胁。

“哦,还有你最近的向导,泽维尔教授。”视线随意掠过哨兵身后的向导,肖稍作皱眉,像一个和蔼而不放纵的长辈那样谆谆教诲。如果没有脖子上眼镜蛇吐着信子的奇异画面,就相当具有说服力了,“我知道,你们犹太哨兵带着向导的时候,就像带伤的狼的一样凶残。艾瑞克啊艾瑞克,克制,学会克制!你好歹被我教养了几年,怎么老摆脱不了你那低贱的血统!”

投影抬起手指,敲打着鬓发茂密的大脑,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恕我鲁莽,泽维尔教授。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你绝对适配的对象,摩萨德的首席哨兵‘万磁王’是怎样诞生的?那么强大的磁控能力可不全是上天的馈赠,他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是奥斯维辛哨兵试验的杰作!几个小小的手术,就能让看着母亲死亡也无法挪动一枚硬币的废物成为可以撼动埃菲尔铁塔的超强战士,科学的胜利!”

面带微笑,肖满意的看着他的“攻击”获得成果。传说中摩萨德引以为傲的最强哨兵,艾瑞克•兰谢尔脸色煞白,从手肘到指尖都在轻微颤抖。可怜的年轻人,他带着快意想到,他一定没见过他的哨兵这么孱弱的表现。

“艾瑞克!看你那副样子,真不像话!”他用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不赞同的摇头,“在信息上,哨兵可没法跟向导平等对话,向导要藏起什么不让自己的哨兵知道太容易了!”

“不是吗,泽维尔教授?”

“艾瑞克,你我同为军人,军人是什么存在我们都清楚。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怀疑过你们第一次见面的奇特之处吗?你,作为一个以国家利益和安全为第一要务的军人,遇到了一个也许是美国最好的,即使在盛产向导的犹太人里也是出类拔萃的高级向导。而且你们还是绝对适配,理论上他根本没法拒绝你。你的选择居然不是立刻进行结合,把他带回特拉维夫,而是就这么放过了他……你真的不觉得奇怪吗?”

“我亲爱的孩子,你的向导可是那个查尔斯•泽维尔!你知道为什么人们叫他‘提着脑袋跟他说话的泽维尔’?他太擅长影响与暗示了。与他对话后,你的脑袋是否还属于你本人,你的想法是否还出自你本心,没人知道。”

“完美地相互隐瞒的绝对适配啊,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艾瑞克!”用肩膀扛住颓然倾倒的身体,虽然体格的差异让查尔斯有些吃力。剧烈的头疼,满额的冷汗,不可抑制的肢端痉挛。任何一个向导都能轻易判断,这是剧烈的精神攻击。

向导抬头直视幻影:“肖上校,您做了什么?我的精神屏障毫无反应!您的攻击竟然绕开了向导架设的屏障,直接攻击哨兵!”

将裹在绛紫礼服的双手环抱在胸前,肖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相信我,年轻人。如果你养过一条一定会反咬主人的狗,你也会和我一样留两手的。”

年轻的向导有些无可奈何而又不甘,他回头看向他的哨兵。

他们应该是在进行精神交流,肖想。以艾瑞克的性格,多半会选择积攒力量,发动反击,掩护他的向导撤退吧。嗯,通过立体投影仪能发挥的物理能力不多,解决一个纯导还是绰绰有余。如果当着艾瑞克的面,杀掉他的第三任向导,那个孩子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他不由得期待起来。

然而,事情的发展似乎跟他的意料差距不小。

在经过了漫长得几乎让他失去耐性的对视之后,做出退步的居然是以色列哨兵,他松开扼住的手腕,任由向导扶着他坐下。然后,白鲨退却,白鸟降临,仪态不整,看上去甚至有些狼狈的向导有意无意的挡在摩萨德哨兵之前。

“肖上校,如果是您亲自来此,我根本没有与您对谈的机会。但是投影,那就主要是精神领域的对决了。身为混哨,您确定要与纯导进行精神交锋?”

“您刚刚说过‘哨兵可没法跟向导平等对话’。有关艾瑞克的情况,恐怕我比他本人更清楚。您只提到他是奥斯维辛实验室的杰作,实在太谦虚了,其实您自己才是真正的杰作!”

“不是吗?对艾瑞克以及其他人进行的实验,不过是为您自己的手术探路。你们到底用了多少‘低劣种族’做素材,才合成了您这个公认世界第一的混哨?暂且不论这是否等于承认日耳曼民族基因低劣,出不了足够优秀的天才,只能借助‘低劣种族’的力量……”

隐去了一切表情,肖与他的蛇用同样冰冷的目光盯着身材娇小的美国向导。

“上帝的馈赠是有限的,肖上校。截止目前,所有有关觉醒者的生理研究都表明,高级向导能力与高级哨兵能力无法在同一人身上共存。即使可以通过手术嫁接各种能力,也必须有所取舍,要么选择C级以上向导能力,要么选择高等变种哨兵能力。作为集哨兵能力的大成者,您必然没有选择前者。于是,您准备以C级向导能力越级挑战E级?”

冷色月光下,白鸟扬起曲线优雅的脖颈,纤细的身姿凛然有如战神。

“我知道隔着投影装置,精神攻击效果会有所削弱;也知道这种投影设备能传输一定程度的物理能力,或许您已经计算好如何攻击我。但是,您也应该知道,思想的速度快于一切,E级‘杀戮’能力可以在最短时间降临。肖上校,您准备好了跟我这个小辈一赌生死吗?”

“美国还有尼采老师与一大票健在的传说级向导,如果区区在下可以与九头蛇的核心换子,相信五角大楼与全美哨兵向导协会都会抛起帽子以示庆祝……”

肖突然大笑,投影中身形笑得几乎向后仰倒:“噢,泽维尔教授,我似乎太高看你了,你认为这样就足够抛起胜利的帽子。靠这样的‘影响’?我一直认为这叫‘说服’。”

“我的确如此认为,而且这的确是‘影响’,A级‘影响’。”查尔斯也笑了,只是笑得不像他面前的精神向导,更像只狐狸。随着笑容,他的面庞与身体光暗交替,无数细线闪烁,就好像信号严重故障的电视画面。下一刻,他的身影从肖的视野消失,包括他身后的哨兵与两人的精神向导。

笑容凝固在肖脸上。愕然抬头,在他的头顶、前方与背后,月光斑驳的房间与天花板,像被腐蚀出一个又一个黑洞洞的巨大缺口。在肖眼中,整个画面更像一块被无焰的火燃烧的幕布。

S&W M686、M586、M19、M629,贝雷塔90、P11,格洛克15、柯尔特M19、11、响尾蛇转轮,瑞士SIGP228,沃尔特HKP7,鲁格P6,布拉格Cz71B,AMT棒球,纳甘M/895,雷明顿44,利斯泰尔GB,沙特牛头型点44,西绍尔P228、P113,马卡洛夫P762,欧米加点45,维特里357,比利时九公厘FV-A9,乌齐微冲,德制MP5、MG4,英格拉姆通用型冲锋,雷明顿散弹,M3型霰弹枪……

“燃烧”掉落的幕布之后,密密麻麻的枪口指着他,其后是操纵他们的数不清的各国精英哨兵。甚至万磁王也在他们之中,肖甚至无从推测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从他眼皮底下消失。

在密集的枪管喷出火舌的那一刻,肖锐利的视线捕捉到站在人群中一点也不显眼的向导站在远处向他挥手。那一刻,他的嘴型似乎是——

“Bye”

评论(4)
热度(228)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