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13——16)

EC的小伙伴们,不要怪LZ出来用旧文刷屏QAQ 126邮箱被盗,LOFTER惨遭牵连,目测找回不能,只能开个新号QAQ

流金和后续文章都将换到目前这个号上面来发布,请小伙伴们奔走转告一下,新号求关注,求抚摸受伤的心灵QAQ

本章涉及到的设定:
1、向导一线从业资格考试:针对向导的一种职业资格认证考试,主要考察向导的体能与自保能力。只有通过这项考试的向导,才能获得参与警察或者军队一线工作的资格。而且在查尔斯•泽维尔教授细分混合型向导与纯粹向导的理论被普遍接受后。从1966年开始,该项资格考试便只面向混合型向导,纯粹的向导几乎彻底成了办公室生物(这里可以说是教授自己刨坑把自己埋了)。

第13章

现实中具体的声响开始平静,四周烟尘弥漫,什么都看不清楚,手底的触感变成金属质地。

他们已不在之前的晚宴大厅,艾瑞克抽取了无数钢筋铁架,组成一支巨大的钢铁树杈,将自己与向导托在半空。

精神界面却嘈杂无比,无数的呼唤与联络交织。要在这片混乱中找出特定人选的精神波动,不比上千人汇集的广场找人容易。哨兵在这种环境下毫无用武之处,即使摩萨德头号哨兵也只能旁观自己的向导皱着眉头努力联络。

查尔斯的手指随着一定节奏敲击额头:“三个姑娘正好在一起,有琴在她们都没事,阿扎赛尔现在也跟他们汇合了。乔纳森兄弟就在附近,我让他们先过来汇合。安娜女士说目前还没有死亡报告,主办方正在救援收治伤员。幸好尼森海姆早已严禁平民进入,否则这么大动静,不知道该有多少伤亡?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艾瑞克?地震?”

他的哨兵缓缓摇头,面色凝重。

“中校!教授!”震动沿着铁树由下自上传来,摩萨德的兄弟搭档赶到了:“会议中心西翼已被全部摧毁。而且……中校,快看!”

烟尘逐渐散去的视野中,刚刚举行晚宴的卢森海姆会议中心西翼已整体坍塌,不复存在,在它的原有位置与卢森海姆废墟东北部,一座极为庞大而又极为古怪的建筑凭空出现。外墙光滑而高耸,却几乎看不到一个窗口或者入口。

艾瑞克催动铁树继续上升,直到可以俯瞰整个区域。这栋建筑的外形似乎极为诡异。整体就像一个“X”字母,在每个尽头再延伸出一段,有些像东方佛教中的“卍”符号,但更像是……查尔斯感到身旁的犹太人都明显加重了呼吸,艾瑞克咬牙切齿挤出一个单词:

“纳粹!”

“难怪莱茵联盟与西德会将尼森海姆城彻底清场,严密封锁,并且每年这个时候就拉上全世界的哨兵和向导来这儿开会!这才是尼森海姆真正的谜底!”摩萨德哨兵的冷笑就像他的精神向导一般锋利。

“肯塔基州的诺克斯堡基地,既是美国陆军装甲司令部所在地,也是美国黄金储备最大的存放地。军校与军事基地往往也肩负着守卫重点目标的责任,我也听到过尼森海姆可能藏有秘密的传闻,只是没想到……”

“等等,查尔斯!”突兀打断了发言,艾瑞克猛的回头看向自己的向导:“这次MI6不惜向摩萨德提出协助要求,甚至与克格勃合作,执意邀请你来卢森海姆。这就是原因?”

“我也不知道。”查尔斯摇头:“下午曾问过M夫人,夫人表示还没到提这个的时候。”

带着疑惑,摩萨德的头号哨兵再次将视线投向前方那不祥的“卐”形建筑。深灰的冗长的外墙像蛇的躯干,像章鱼的触腕一样延伸,像一头异形的远古巨兽静静的伏在废墟上。没人能预判这是一具已经僵死的尸体,还是一头耐性奇佳,埋伏至今的凶兽。

“乔,本!”艾瑞克大声喊着部下的名字:“你们护送查尔斯回去。见到阿扎赛尔就让他带爱玛过来,你们留下跟着……”

“艾瑞克•兰谢尔中校,我可不是您的部下。”

摩萨德哨兵突然有些认真的希望此刻干脆从天而降几个敌方哨兵。查尔斯已经十年没有称呼过自己的全名外加头衔了,准确的说除了1962年第一次见面,查尔斯从未用过如此生疏的称呼。

“查尔斯,我记得你似乎从来没有通过‘向导一线从业资格考试’。而且这项资格考试,68年之后已经不对纯导开放了。再前进,随时可能进入战场,查尔斯,我不能……”

“艾瑞克,我相信你!”查尔斯不假思索的回应。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震颤,艾瑞克察觉到,他低下头,那片清澈得不可思议的明蓝色中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灰蓝的眸子:“我相信我的哨兵!”

这句话在他的灵魂中震荡。理智告诉他,你甚至不指望这次能与向导修复关系,你只是为了尽到一个哨兵最基本的责任;感性却在他耳边不停的煽动:有谁知道摩萨德引以为傲的哨兵艾瑞克•兰谢尔,只是个胆小鬼!你宁愿被人诟病傲慢,也不与同僚亲近,甚至自己的向导也选择能不见面就不见面!

你渴望获得,但你更惧怕失去!你的自信早躲到阿斯特拉(Atlas,古希腊神话中站在大地尽头用双肩支撑天空的巨人)腋下去了!

得了,艾瑞克,奥斯维辛的时候你才10岁!不管是玛格达,还是莎拉,没能保护她们是因为你当时不在她们身边!这一次,绝不会重蹈覆辙!

摩萨德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哨兵,最终选择投降。慎重调试、扩大、加固磁场防护圈,从记忆深处捡起十六年前向玛格达求婚的勇气,他对自己的向导说:“查尔斯,不要离开我身边。”

他的向导答应了,并提议:“姑娘们那边还缺战力,而且安娜女士刚刚在精神界面也表示主办方有些人手不足,希望各国提供帮助,不如,让乔和本他们过去。”

艾瑞克没有反对。目送部下远去的背影,他一面操纵铁树缓缓下降,一面用怀念的语气回忆:“查尔斯,我们上次合作还是1962年的古巴事件。”

“加上今天也只是第二次。绝对适配,结合十年,合作两次……上帝啊,我敢说关于我们的段子一定很多很精彩!凯特对我真是格外仁慈,居然没有搞篇通稿去充实她的版面。”查尔斯尴尬的苦笑起来,艾瑞克却觉得这种神态在自己向导的脸上出现格外自然。

好吧,如果爱玛在场一定会在脑波中嘲笑:中校,不管教授是什么表情,你都会觉得赏心悦目吧。

“其实特拉维夫塔那边就不少笑话,而且颇具地域特色。按理来说,当事人是不该知道的。不过,如果向导认为那是必要的情报,哨兵有义务进行收集……”说笑的语调戛然而止,停下脚步,示意向导退到身后。艾瑞克放出嗜血的精神向导,大肆铺开感观范围。


第14章

这里还只到那幢神秘建筑的外墙,就来了欢迎的队伍……不,说不定是殊途同归的“同行者”。

还在低空徘徊的烟尘几乎阻隔一切,视觉几乎起不了作用,但听觉带来大量信息。

1、2、3……12个人。脚步声说明他们即使全副武装人能步履轻盈,全速前进;踏地的足音极为有力,全是孔武健壮的好汉;根据脚步落地位置的变化,可以描绘每个人的活动路线,拼出完整的团队行动图。前后呼应的包围网,高效精确,自己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对付一般团队绰绰有余。

嗅觉也捕捉到不少“猎物”:这支队伍装备极杂,美制苏式德产混用,而且个人痕迹极重,看来很难从弹药逆推他们的来历。唯一相同的,只有每个人都裹挟着的浓厚的血腥之气。

果然是训练有素,精干的“同行”。

【艾瑞克,一共12人。10个混哨,2个纯哨,混哨中至少有3人拥有B级以上向导能力,不是纯粹的哨兵队伍。其中部分精神波动与中午搜索到的不明哨兵吻合。】

精神界面中,查尔斯迅速向哨兵传输向导视角的信息。虽然那位神秘向导的精神屏障仍然存在,但如此近的距离已无法阻止查尔斯这样的高级向导搜索基本情况,仅能一定程度上防御“控制”与“杀戮”等高强度精神攻击。

艾瑞克也将白鲨带回的情报全数发给向导。

【目前所知情况只有这些,更多的,就得等你待会审问俘虏的结果了。】

现实中,密集的枪声骤然响起,震耳欲聋,却丝毫没有影响摩萨德哨兵与他的向导精神交流。在普通人看来,他只是张开了手掌;在身后的向导眼中,游曳在空中的白鲨张开血盆大口,无声嚎叫。

无数的子弹,密密麻麻悬停在他们周围,仿佛数不清的钢铁巨蜂被无形的针钉在半空!

手掌翻覆,所有铁蜂全部在来不及眨眼,甚至来不及思考的瞬间消失。然后,四面的风送来血雾与呻吟。

如果身后没有向导拉住他的衣袖。随风而来的,应该只有血与死的气息,没有呻吟。

无需使用向导能力进行精神搜索,即使艾瑞克这样纯粹的哨兵,也能从凝固的空气中读出惊恐与无力。

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争夺激烈的战斗,只是一出单方面的屠杀!

泽维尔理论问世与推广十年以来,对于向导部分,全世界已基本达成共识:混合型向导拥有比纯粹的向导更强的防御与运动能力,非常适合配置在军队或警察等一线行动队;但单纯就向导本身精神能力而言,混导远不及纯导,C级能力几乎是混导可以达到的顶峰。所以,1968年国际哨兵向导年会通过决议,原则上不再允许纯导参与一线工作。从此,纯导被视为“办公室动物”,“文职种族”。

而哨兵,“纯导强于混导,混哨强于纯哨”似乎成了一种默契的宣传策略。是的,混合型哨兵可以自行处理信息过载,更加稳定安全;可以不需要向导协助,自行完成传统上需要一对搭档才能执行的任务,更为高效“节能”。但是包括查尔斯本人在内,各国塔与协会都心照不宣。类似于高级向导,纯粹的哨兵拥有各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变种能力的概率远高于混合型哨兵。不同于向导能力几乎局限于8种以内,哨兵可能拥有的能力五花八门,千变万化。高等哨兵与普通哨兵,能力差距犹如天堑。

所以,一整支混哨行动队在摩萨德最强纯哨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幸存者只能在血雾与恐惧的间隙,寻觅撤退的机会,以逃避被俘甚至阵亡的命运。

然后,他们发现噩梦已经缠上双手。手中枪械像鳗鱼一样头尾摆动,像极具攻击性的毒蛇一般扑上来,缠上脖颈,勒住咽喉,两端拽着人体扎入墙壁!

唯一一个幸运的后卫足够机智,在被磁场捕捉之前,将所有子弹全部向磁控者身后的向导方向倾泻。他终于争取到了逃脱的空间,却很快撞进乔与本兄弟设下的埋伏圈。

“这不合逻辑!”看到押着俘虏归来的学生,查尔斯却一脸震惊:“他们居然真的上当了!就没有人怀疑我为什么要用口述方式提议乔他们回去,明明可以用精神交流!靠近未知的纳粹遗迹,向导居然不张开精神屏障,就这么直接行动,让他们可以轻易判断我跟艾瑞克的位置,这么轻松形成包围,他们都不觉得奇怪吗!还有……”

“OK!OK!查尔斯,我们不需要纠缠这些细节。”艾瑞克无可奈何的生硬转移话题,“我的向导,你要的俘虏到了……不,等一下,查尔斯!”

拎起被部下捆得结实的俘虏,拖到相对空旷的场地扔下。艾瑞克捻动手指,粗细长短不一的钢筋与铁丝,像雨后萌发的草芽,纷纷破土而出。随着磁控者指挥,有意识的钻入俘虏手腕、脚踝、肘部、膝盖……再插回地面,串成一体。

男子嘴巴被塞得严实,无法出声,只有身体因疼痛而挣扎抽搐,眼白死命翻起,犹如濒死的鲳鱼。

“艾瑞克……”不出意料,他的向导有些看不下去了。

“好心的查尔斯,你得为我想想。”艾瑞克叹了口气,“就今天带你上战场。我已经要被国际哨兵向导联合会警告,被特拉维夫塔通报,被摩萨德扣奖金,说不定还有降职的风险。多半全美哨兵向导协会隔着大西洋也要发来谴责信,还有你家瑞雯,天知道她什么时候找我算账!”声音里充斥着浓浓的委屈,手上却一秒也没停过。

果然,查尔斯心虚的挪开了视线。

“这是,嗯,是正常的战场程序。抓住俘虏,给向导处理之前,我们都这么干!不信你问本。”艾瑞克隔着向导瞪着部下,确保摩萨德的年轻混导不会说漏嘴,“OK,拿去,现在他是你的!”

查尔斯走到俘虏面前,屈膝蹲下,用手指接触侧颊与额头。

这是向导能力的盲区。再强大的向导也不能绕开近距离身体接触,直接读取他人大脑中的深层记忆与信息。即使他们可以远隔空间影响想法,控制行为,甚至直接攻击、伤害大脑。特别在混导与纯导尚未区分的战争年代,审问俘虏一向是向导伤亡的高危环节。特别是纯导,在骤然爆发的哨兵甚至普通士兵面前,几乎没有幸免的机会。现在几乎全世界哨兵都耳熟能详的餐叉原则,便来源于二战太平洋战区一次惨烈的提审俘虏事故。

Well,我不相信概率,所以我不会留下任何机会,任何的可能性,哪怕任何一点点。

艾瑞克站在他的向导身旁,夕阳斜照下,他侧脸的轮廓刚毅如铁。


第15章

但是,意外,总是发生在无法意料之处。

几乎就在查尔斯触摸俘虏头颅的下一刻,枪声再次袭来。

极快的两枪,快到在查尔斯耳中只听见极响亮的一声,哨兵才能分辨出是前后不同的两枪。

捆在查尔斯面前的俘虏,脖子上立刻多了一个狰狞的血洞,断裂的颈动脉立刻化为血红的喷泉。鲜血被体腔压力逼着高蹿,直接溅上了向导的鼻梁与面颊。

这是第一枪的杰作,第二枪射出的子弹悬停在查尔斯双眉之间,前方仅仅30厘米的地方。

艾瑞克立刻搂着向导向右侧跃出,以手肘和右肩为着力点,急速翻滚到最近的断墙之后。

视线余光瞥见部下也在第一时间退到一堵残壁后方。来不及调整战术,清脆而节奏分明的枪声连续响起。被万磁王击伤或制服的哨兵,被一个个补枪击毙,废墟间弥漫的血雾更加黏稠。之前埋伏战收获的“活口”化为乌有。

【一点钟方向180米,30米高墙顶上。是单独行动的混哨,只有一个人。拥有B级,不,C级向导能力,他完全可以胜任混导!本,打开精神屏障!我没有战场经验,混战中可能照顾不好你们那边。】

查尔斯迅速开启了多人精神交流界面。维持这种规模的交流界面,对本而言会是相当沉重的负担。艾瑞克看着自己的向导背靠断墙,抽出西装口袋中为晚宴配置的装饰手绢,拭擦脸上的血迹。作为第一次接触战场的新人,他表现得相当冷静,虽然从哨兵视角仍能看出拿着丝绢的手指颤抖。

努力抑制渴望安抚向导的本能,摩萨德哨兵劝说自己,你得帮他记住战场不是他该待的地方,这是你的责任!而且,现在第一处理排序该是对面墙头放冷枪的家伙!

用“冷枪”来形容或许并不恰当,这位哨兵可以进入艾瑞克近二十年戎马生涯所遇见的最出色的狙击手行列。即便有神秘而强大的向导做精神掩护,即便自己的精力主要放在保护向导上,而查尔斯正在准备审问俘虏,能接近他们到这个程度也足以夸耀了。还有那出奇的准头,冷静的判断,快捷的出手,有如铁铸的不科学的稳定性……还有什么?

出于角度问题,视线仍起不了作用,艾瑞克一直用耳朵“观察”对手的行动。他正在更换弹夹,另一边乔他们正利用这个机会推进。但是有些奇怪,除了枪械运作,扳机扣动,弹夹滑落的声音之外,还有一种奇特的金属与枪械、水泥摩擦的声音,那是什么?他准备干什么?还有那换上的子弹,从上膛碰撞的声响……

【乔!快撤!快向我靠拢!】艾瑞克在精神界面“大喊”。

枪声几乎与他的“大喊”同时响起,这次更加响亮。随着枪响,乔与本选为掩体的矮墙发出类似炮击的轰鸣,砖块碎石四处乱飞,一个手掌大小的弹孔洞穿整个墙壁!

轰鸣接二连三响起,矮墙上被密密麻麻开了“窗口”,最终轰然垮塌。摩萨德的兄弟搭档狼狈撤退,本脸色发白,血线顺着乔的右手背往下淌。如果没有上司撒开磁场接应,他们几乎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那是什么?!50穿甲弹,还是70,还是枪榴弹?】啐一口带血的唾沫,乔在精神界面愤愤“发问”。

【肯定不是枪榴弹!不管50还是70,这样的射速和精度……上帝啊,上面的是人类吗!】同为狙击手的本惊叹着。

艾瑞克没有参与发言,他撒开磁力防护圈保护向导与部下。撞上磁场的子弹都化为只有巨响不见彩光的劣质烟花。

面对拥有强大变种磁控能力的哨兵,对方似乎也没有更多办法,只能漫无边际的散射,寻找破绽。

【不,不对,艾瑞克!他的精神波动不是随机的,无目的的,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我们右边!】

哨兵们都立刻扭头向右看。艾瑞克磁场边界右侧,正好是一根高大的路灯,顶端装饰着壮丽的巴洛克式立狮像,在战火与岁月侵蚀下已摇摇欲坠。

所有人都明白了对面狙击手的意图,但已来不及做出应对。狙击手再度开火,穿甲弹准确命中伤痕累累的路灯基座。硕大的水泥灯柱左右晃动,发出令人牙酸的异响,向他们砸去。

摩萨德哨兵却咧开嘴角,露出森白的牙齿和胜利的笑容。他轻轻抬手,断裂的水泥灯柱就悬在半空,轻松得像托起一只气球。白鲨随着主人手势冲上去,抡起十来米长的粗大水泥柱,扔到远处“卐”形建筑的高墙上。

【钢筋混泥土结构普及,真是人类社会的福音。】他“说到”。

狙击手被迫腾跃躲避,身影在高墙上一闪而过,已足够被摩萨德哨兵的视线捕捉。数根钢筋如同冬眠睡醒的蛇,穿透包裹它们的水泥柱体。狙击手竭力闪避,仍被缠住左腿。

在他行动受制的瞬间,200米外,本在烟尘与上司掩护下架起的狙击枪喷出火舌!

一枪命中,高墙上的身影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倒。这个距离上,如果命中头部,会被轰掉整个脑袋。但上司与兄长的沉默让本不敢乐观,敏锐的听觉总能让哨兵提前接到消息。

片刻之后,他也从瞄准镜中确认了战果。狙击手挺身坐起,动作流畅,毫无滞怠。他用银灰色泛着金属光泽的手臂挡住头部,弹头从手臂滑落,点50的马格南子弹居然只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一个弹坑。

【本的判断是正确的,上面那位的确不是“人类”,至少他扛枪的手臂不是。我们的对手有着一条坚固的机械手臂。】

攻击落空,艾瑞克在精神交流界面谈论对方的“语气”却已经像在谈论一个死人。是的,对于艾瑞克而言,解决这个哨兵已经完全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在近距离强火力交战的情况下该如何安置他的向导。如果离开自己身边,仅交给乔与本保护,他无法放心,哪怕仅仅需要几分钟。


第16章

【艾瑞克,我已经进行了全面搜索。周围两公里以内,除了我们面对的这一位,没有无卢森海姆准入信息素的精神波动。】向导察觉了他的犹豫。

【等等,有精神波动在高速接近……是Captain!史蒂夫,以你的位置为基准,坐标21,1839,33有敌方混哨。C级向导能力,强火力配置的狙击手。史蒂夫,做好物理与精神防御准备,不要硬拼。】

【查尔斯,你怎么在那边!兰谢尔中校,你不能……】

【史蒂夫,有话待会儿说!】

艾瑞克示意乔与本换上乌齐冲锋枪不断扫射,进行牵制与掩护。他放眼远望,不到1分钟,哨兵宽广的视野就捕捉到了深蓝的身影。高墙之上,美国队长飞快奔驰而来,在普通人视野,只留下一道蓝色虚影。

觉察到新的敌手,狙击手果断调转枪口。

“当——”艾德曼合金铸造的盾牌与穿甲弹相撞,火花四溅!子弹被盾牌挡开,在弹药炸裂的爆风中,史蒂夫以酷似掷铁饼者的姿势扔出盾牌,正中目标。铁臂的哨兵被击倒,像一颗炮弹倒飞出去,深蓝背影紧追不舍——接下来的事情就彻底脱离了摩萨德哨兵的视野。

【我们得跟上去,让史蒂夫落单太危险了。史蒂夫,注意保持精神联络!】

【可是,教授,我们该如何进入那栋建筑?我和乔刚刚搜索过,没有找到任何入口,窗户也没有,全是接近30米高的垂直水泥墙。就算是中校也没有美国队长那样8倍于人类极限的体能与运动能力。而且,我们还完全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他们“谈论”的主角,此刻已走到高大的灰墙下,抬头仰望。他在精神界面询问【查尔斯,我们附近有多少友方目标?】

【……安娜女士说,为避免无谓伤亡,目前主办方已禁止擅自进入搜索。我们是最接近的队伍,MI6的搜索队刚刚出发,但方向与我们正好相反。莱茵联盟与克格勃的搜索队还在进行人员调整。】

【也就是说,咱们周围没人,好消息。查尔斯,你们都往后退。】

咧开嘴角,艾瑞克的笑容和他的精神向导一样锋利。他高举双臂,白鲨游曳在主人身边的虚空之海。

慢慢收缩五指,紧攥成拳,青筋清晰的凸起在骨节分明的拳头上。

查尔斯认为那是错觉,他居然看见高30米,前后绵延看不见边际的水泥墙,向前挪动了一步。下一刻,现实告诉他没有看错。占据了整个视野,前后数十米的水泥高墙,在轰响中轻微晃动,积攒了30年份的尘埃簌簌落下。

摩萨德哨兵深深呼吸,再度缓缓握紧双拳。高墙猛地一震,光滑的墙壁上出现零星裂口。然后,墙体猛地向外凸出,仿佛墙内豢养着远古的巨人,正要破墙而出。以裂口为中心辐射出无数粗细不一的裂缝,它们交叉连接,形成一张张硕大的蛛网。站在这些“蛛网”之下,磁控者身形渺小得有如蝼蚁。

他第三次发力,高大的水泥墙体喷出巨响与浓雾般的烟尘。一时间,砖块、瓦砾、石阶、水泥碎片到处乱飞。场面颇像查尔斯在二战纪录片中见过的柏林大轰炸,只是纪录片里可没有一整座带水泥围栏的露台飞过头顶。

浓雾一样的尘埃逐渐沉寂,原本矗立在摩萨德哨兵面前的高墙,被撕开一段巨大而狰狞的缺口,无数钢筋贯穿着水泥残肢,裸露在暮色之中。

艾瑞克抬手抖落头发上的灰尘【钢筋混泥土结构的普及,果然是人类社会的福音。】

而一切还没有结束。数不尽的钢筋纷纷活动起来,宛如柔软的被注入了灵魂的藤蔓。它们灵活的卷起残破、掉落的石块与水泥残件。纳粹时代的建筑材料重新组合,构成了一座楼梯,向着建筑物深处延伸。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逛希特勒的迷宫,现在已经是70年代了!……查尔斯?】

不止艾瑞克,所有人都察觉到精神交流界面的异样,回头看着向导。查尔斯努力放开感知范围,不断“呼唤”【史蒂夫,史蒂夫!回答我,史蒂夫!】

【距离太远,精神交流被截断了?】

【不,】摁着额头,查尔斯紧皱双眉,明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安【是史蒂夫,史蒂夫他自己关闭了精神链接。】

【担心也无用,来吧,查尔斯。我们去看看这座‘棺材’里面有什么不安分的幽灵,游荡了24年!乔、本,跟上。】

夜幕如厚重的密不透风的天鹅绒幕布,缓缓滑落。天地相交之际,瑰丽的黛紫色逐渐向墨蓝过度。向导的白鸟在色彩斑斓的天空翱翔,搜寻精神波动的痕迹。在可见度低下,地形复杂的陌生环境中,哨兵的五官感应远不如精神搜索可靠。在向导指引下,摩萨德哨兵不断拆墙搭桥,推进速度极快。不久,在艾瑞克估算他们可能已经接近“卐”形中心的时候,他听见史蒂夫的声音从头顶方向传来。

“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会……为什么你在进行精神攻击的时候,你的、你的精神波动是……”

“回答我!”

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副诡异的场面。全然没有两个强力混合哨兵大战之后的一片狼藉,他们分别站在天台的两端,像雕塑一样凝固在原地,令人窒息的对峙。史蒂夫额头上青筋凸起,脸色涨红,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平日随和,甚至有点唯诺的影子,他的表情甚至可以称为狰狞;神秘狙击手似乎也失去了之前的锐气,面具之上蓝色的眼睛竟然流露着迷茫,锋利的匕首握在手上,它的主人却仿佛忘记它的作用。

直到摩萨德小队出现,新的敌人似乎唤醒了他的意识。凭着哨兵的直觉,他不假思索将手中凶器投向敌方唯一的纯导。

几乎刚出手,匕首就被弹飞,然后更快更猛的逆袭回来,似乎被幽灵操控。狙击手在第一时间仰面弯腰,仍感到刀刃掠过面颊,脸上一片冰凉。碎成数片的面具一一掉落,细细的血线顺着颧骨的曲线往下爬。

紧接着,他的铁臂发出刺耳的声响,完全无法控制的强行扭转,以反剪的姿势压在背上!被猝不及防压倒之后,狙击手倔强的用左手强撑地面,也仅能勉强维持大幅度前倾跪坐的姿势,仅仅能避免被自己的铁臂完全压得趴倒。

身上所有的武器都漂到空中,像被一只只看不见的手缴械、操控,指向自己的主人。他清楚的听到到,所有枪械都在上膛。之前落空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游走回来,正指向他的胸膛。

突然,醒目的星盾从天而降,挡住狙击手正面所有要害。史蒂夫冲到艾瑞克面前,他脸色惨白,不顾一切的张开双臂,挡在枪口与前一刻还是敌人的哨兵之间。

他竭尽所能的大喊,不知是由于恐惧还是音调过高,甚至声音都走了形:“NO——中校!不要开枪!不要开枪!不要伤害他!查尔斯,求求你,帮我劝劝兰谢尔中校!”

评论(9)
热度(241)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