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猩红之崖 08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发稿箱来帮晴老师还愿。他头像的羽生小哥卫冕了奥运金牌,晴老师说更新大放送,一天一更把这个番外完结了!


08、


“我明白……”


查尔斯抬头与他们对视:“其实我一直都明白。只是我这个一直无法决断的懦夫,非要惊动老师和父亲,才能下定决心。”


“你们并不真正在这里——虽然我一直非常思念你们,这些话也不一定是你们的想法。是我的潜意识幻化出最能让我信服的形象,道出我自己内心的话语。”


“对不起……”他向出现在精神殿堂中的父亲和老师们道歉。


“尼采老师正在现实中,为我惹下的烂摊子头疼地收拾残局吧。父亲和韦尔奇老师去世多年,也被我搞得不得安息。”


“对不起,我不会再那样软弱!”

*******************************************

艾瑞克根据情报,来到“人民阵线”盘踞的地点,正值黄昏时分,落日将玫瑰之城染成血红。


哈巴什兄弟勾结阿里•穆斯塔法挟持查尔斯,迫使侯赛因暂时停火。“人阵”趁机撤出安曼,来到下属占领的佩特拉古城。据说这里天然形成的砂岩堡垒具有特殊地利,可以在相当程度压制向导的精神能力——不管乔哈什兄弟和阿里如何嚣张,总还记得查尔斯有一位大名鼎鼎的老师。


他们的棋局谋划精妙,挟持查尔斯以保存实力是最起码的收获。给自己的通牒更多是吸引各方眼球和注意力的斗牛红布,“人阵”主力早已保留全副武装,携带补给,撤去黎巴嫩方向,留在佩特拉的只有少数精锐。


据说哈巴什的兄长只想把查尔斯当作护身符,安全撤离便可释放。“人阵”的领导者还不想太过得罪美国。可那个该死的阿里,提出一个建议:把这张“红布”利用彻底。如果能逼自己动手解决侯赛因,让约旦陷入混乱,自然是“人阵”最期待的剧本;如果无法解决侯赛因,用绝对适配的向导惨死,逼迫自己精神和能力失控,除掉以色列的首席哨兵也是一次大胜。


那些小人,那些从不懂得天理良心的畜生!自己早该在8月攻势里灭掉他们!


艾瑞克满腔怒气,拍着身前的匣子,抬头向血红砂岩上,他决意碎尸万段的对象大喊:“我来了,我带来了侯赛因的人头!”


声音让所有人一瞬间在呆滞中露出惊讶,包括主持现场的杰夫•哈巴什。


“怎么,你们认为我做不到吗?我是万磁王!‘战神’和‘死神’是你们给我的名号!”


艾瑞克冲他们露出和精神向导一样雪亮的白牙:“还是你们认为我不敢吗?犹太哨兵最重视向导!查尔斯是我绝对适配的向导,我愿意为他摧毁一切,美国人会替我善后!”


说着掀开盖子,亮出血肉模糊的头颅。


然而没人敢靠近验证,哪怕中东的死神此刻浑身裹着绷带和夹板,必须倚靠拐杖和摩托车行动,每一根骨头都在呻吟。


“你们也没有那么容易验收成果!”艾瑞克单手拍上盖子:“我必须确认查尔斯平安无事,你那个忘恩负义,背信弃义的盟友恨透了查尔斯,我必须确认他没有搞什么小动作。让我见到我的向导!”


“必须让我亲自确定,否则我决不会信任你们!但凡有任何一点疑点,你们尽可以试一试,有没有人可以有命离开佩特拉!这片鲜红砂岩做屠宰场正好,就和今天安曼的萨希尔宫一个颜色!”


古老的红岩间一时静得可怕,非常正确地怀疑着彼此的两人陷入对峙的僵局。他们都在平静的面容下面,急迫地等待援助。然而,他们等来了双方都始料未及的变故。


先是重物沉闷倒下的声音,好像一捆摆放不小心的稻草忽然扑倒。


下意识回头,不用看见什么,杰夫•哈巴什立刻知道事情不妙!那绝不是什么意外或者稻草,他的脑袋里面好像被塞入一口巨钟,就在耳膜内部,不断地敲打回响!不只他一个人,在场所有人都塌下肩膀,堵着耳朵。视野也震颤着,好像四周赤红的山崖都在摇晃,红沙不断簌簌落下。


在被赤红砂砾和血色残阳晕染的世界里,他看见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那个矮小的,天真的,身体和脖颈柔软得好像不用力就可以掰断的,完全被他扣在掌心的向导居然就这样恢复了自由!


他放下双手,好像示意顽皮女学生安静的钢琴教师。挡在他面前全副武装,肌肉隆起的身影一个接一个跪倒,就连侧过面颊也做不到,直接把鼻子和额头砸在砂岩上。


悄无声息,又惊心动魄。众人好像被化作一座座僵硬的武士石像,只有圆睁颤动的瞳孔和眼白上鼓起的血丝尚能主张他们还是血肉之躯。


就好像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一尊穿着衬衣,朴素又圣洁的美杜莎。


【FXXk,我也动不了了!那是你的向导吗,还是来毁灭索多玛的耶和华!】


艾瑞克听到协助者在精神频道里惊呼。


他却没有这样渎神的联想。不是因为虔诚,而是他回想起数年前在印度,辻政信参谋对查尔斯和尼采的评价。


【打一个不那么恰当的比方,比起容貌更接近的犍陀罗佛像,那两位更让我想起家乡的佛陀。尼采先生就像东大寺的奈良大佛,而查尔斯少爷就像广隆寺的思维弥勒。】


这番评论,让他事后好奇地查阅陌生的东方宗教。


在那本日本国宝图鉴上,思维弥勒恬静而柔和地微笑,好像从无任何烦扰,眼角眉梢隐隐带着悲悯,好像基督徒崇拜的,高悬在每一座教堂上那一位的神情。与那尊纤细的木像相比,东大寺巍峨的铜像同样双目微合,却无从找到任何温和或者慈爱,只有整个宇宙尽在掌控的无上威严,让人敬畏地顶礼膜拜。就像奥林匹克山的神迹,菲迪亚斯创造的宙斯神像,一旦睁眼,天地存续,万物生死只在他的转念之间。


艾瑞克抬起头,立在赤崖之上的思维弥勒仿佛蜕变成了俯瞰众生的东大寺佛像。


此刻,大佛开眼——


评论(13)
热度(44)
  1. 枫林晚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妈呀教授好帅啊啊啊啊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