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猩红之崖 07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发稿箱来帮晴老师还愿。他头像的羽生小哥卫冕了奥运金牌,晴老师说更新大放送,一天一更把这个番外完结了!


07、


“绝不能让上校知道!”


阿扎塞尔向所有同僚如此断言。


“我这就去联络特拉维夫塔,乔去国防部,本去美国大使馆,剩下的人看好这里!”


只是愁眉紧锁的红脸上尉无从知道,身后病房的窗户已经敞开。


三小时后,约旦河西岸。一处常年在以色列、约旦、巴解组织各派之间腾挪移动的情报掮客据点,成了斯巴达斯克的坟墓。


一同工作生活的同伴统统被活过来的金属钉上四周墙壁,鲜血随呻吟落下,再没有比这更可怕也更可靠的审问室了。


马利克在这间审问室里浑身发抖,好像沙暴里的胡杨。一枚金灿灿的钱币嵌在他额头,已经切入肌肉,让鲜血顺着鼻梁淌过下巴。


“说吧!如果告诉我,这枚金币就会滚进你的口袋;如果不说,它就会贯穿你的脑袋。”


“老规矩,我一向公平!只是今天我没什么耐心,更没有时间。发生了什么,你们知道!不要试图挑衅一个急着营救向导的哨兵。”


虽然眼前的判官撑着拐杖,绷带裹得活像具木乃伊,马利克不敢妄动。不管任何时候,万磁王在中东都是死神的化身,不管任何时候。


获得答案,捆绑情报掮客以防泄露。艾瑞克正准备离开,一条身影在他的视野降落。

**********************************

查尔斯发现自己醒过来。在他的精神领域,森林环绕,芳草如茵的高山湖泊之畔,突然出现了一座罗马样式的神龛。


神龛内,他正俯在父亲的膝上。父亲的手温柔抚摸头发,父亲的百慕大海燕正像特拉法尔加广场的大号鸽子那样“咕咕”地鼓动雪白胸膛——那是自己暌违已久的童年。


“父亲,我好像又搞砸了……”


“我总是那样自以为是。傲慢又自负,眼光短浅,不能考虑到每一个人的立场和心情。最后让所有人都痛苦,把事情弄得更糟……”


“我应该想到的。人的忍耐总有限度,苦难和权力一样,是最好的腐蚀剂。”


“我应该怎样劝告他们,权力与实力相对。从civis(拉丁语公民)到people,从公民到可以涵盖所有性别和种族的自然人,欧洲花了超过2000年时间……”


“不完美和不公正从来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但这绝不是作恶的理由。恰恰相反,弱者更需要坚守正义,因为他们更需要规则提供保护。对于国家与身份都尚不确定,同样没有足够实力的弱者更需要忍耐。是的,这不公平,这很难接受,但任意妄为只会给他们的敌人送上光明正大的屠刀!对他们的人民和未来,不会有任何好处……”


“我应该怎么做……”


“你这没用的家伙,果然不能指望!”


尼采老师带着他的白狐和礼帽,从侧龛走出来,用鼻孔说话。


“好了,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准备怎么办?你应该怎么办?你那倒霉的哨兵现在还被绷带绑在病床上。你说过你会控制局面,你说过你是影响之王!你已经说下大话,你应该怎么办!”


“差不多2000年前,一位伟大的向导前辈,也在这里,在中东的黎凡特地陷入了苦恼。”


韦尔奇老师带着他的黄金蟒,在另一边侧龛出现。


“他不喜欢伟大的罗马,表面披着文明的外衣,内里却是一部巨大的杀戮机器。然而谁又不是呢?巴比伦人、埃及人、迦南人、希腊人、波斯人、腓尼基人……还有伟大的亚历沙大大帝!古往今来,莫非如此!”


“人们为何一定要彼此厮杀,相互欺凌呢?如果能有人将仁爱、宽容、平等、和平的理念广为传播,根植在人们心中,是否就可以重塑人间?这不是正是向导最应该做的事情吗?”


父亲接着发声:“于是那位向导觉醒。他从更东方正盛行的理念中得到启发,借鉴印度向导释迦摩尼留下的教义,用古希腊神话的经典故事结构,统合近东以色列叙利亚诸国的神话与历史,创立了自己的宗教!”


“他开始广收门徒,广为布道。当他的传教与罗马帝国和当地宗教激烈冲突,向导做了一个睿智的选择。他坦然被捕,假装接受刑罚,用向导能力‘影响’所有人看到他死去,再在众目睽睽之下‘复活’。 留下神迹,引发轰动,更推动他的教义深入人心。”


“那位向导逃去亚美尼亚,与他的家人会合,从此消失在高加索的茫茫山岭。而他留下的宗教的历史才刚刚开始!”


“他的弟子和笃信的信徒宛如胡杨的根系,在罗马帝国和无数地域信仰的重压,甚至屠杀下顽强生长。一代又一代,他们的热情和理念感染了无数人!他们终于迫使罗马人低下高傲的头颅,接受了他们。他们甚至比罗马活得更加长久,更加广阔!”


“可是,那位向导,创造这一切的耶稣所渴望的仁爱、宽容、平等与和平的世界并未来临。”


尼采老师接着说,用他一贯的嗤之以鼻的表情。


“当基督教摆脱早年的窘迫,通过罗马的支持,成为世界最大的宗教。也就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不仁爱,最不宽容,最不平等,最不和平的组织!”


“牧师用劝人向善的故事恐吓人们,赚取金币和供奉;教宗用光明和正义当作自我标榜的借口,夷灭不同文明,奴役不同人类;国王用不同的教义制造仇恨和战争的借口,大地上流淌的血比罗马人和耶稣之前所有人见过的总合,多上十倍,百倍,不,千万倍!”


“就连更远的东方,佛陀照样一手持剑,一手攥着金银。先贤们渴求的,不惜血泪追寻的那个世界从来不见影踪!”


“是的,从来如此。查尔斯我们都最清楚不过人多么容易蜕变,保持初心和理智多么不易!想要达到目的,要救更多的人,要保护你爱的,你在乎的,你必须保护的人就必须当断则断!就像为了挽救健康人体,必须切除病灶。就像400年前,欧洲各塔联手向腐朽到无可挽救的教廷宣战,宣告基督已死!数百年前赴后继,推动新教诞生,逼迫教廷改革,重塑西方文明!”


“因为我们是觉醒者,我们都不是普通人,我们都知道所谓的救世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我们的同类,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所以查尔斯,你打算怎么做?祈祷神明?希望好运气?期待你那位顽强的哨兵或者其他什么未知的力量能解决这一切?告诉我查尔斯,面对即将出现的混乱、争端和流血,你会怎么做!”



文后小贴士:

1、早期基督教很可能受到佛教影响,这是现在基督教史研究领域一个比较主流的观点,石锤不少。

2、这里玩了一个梗。企鹅欧洲史的宗教改革一册,副标题就叫“Christendom Destroyed(杀死基督)”,这个系列中信出版社今年就要出中文版了,强推!


评论(18)
热度(4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