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猩红之崖 06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发稿箱来帮晴老师还愿。他头像的羽生小哥卫冕了奥运金牌,晴老师说更新大放送,今天开始一天一更把这个番外完结了!


06、


空间传输把查尔斯抛到了陌生的空间,穿越空间的震荡和压缩让查尔斯呕出胃液,浑身瘫软,但他强撑着不肯昏迷。


无视四周仿佛鬼影环绕的敌视目光和思绪,眼睛牢牢攫住人群中的阿拉伯向导,双手死死拽住阿里的手腕。


【给我答案!】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散布谣言,煽动约旦人围攻杰里斯和平难民营,那些难民对你的计划没有任何阻碍,他们不是你们自己的同胞吗?”】


他已经无力出声,仅能用向导天赋的精神波动“大喊”。


【回答我!】


人群中其貌不扬的杰夫•哈巴什饶有兴趣地看着猎物。


【“人们总是愚昧又短视,总会被眼前的蝇头小利迷惑。如果有可能获得约旦国籍,摆脱难民身份,结束流离失所的生活,他们当然会争先恐后抢夺入籍申请——就像侯赛因所阴谋计划的那样!”】


【“如果人人都这样做,还有谁记得我们的故乡,记得伯利恒,记得腊马拉,记得加沙和杰宁!还有谁会记得巴勒斯坦的复国大业!”】


哈巴什直言不讳,激昂的声调仿佛即兴演讲。


【“祖国都灭亡了,还想着可以好好活下去,过自己安乐的生活?这样的人就是卖国贼!”】


【“我不过对他们略加惩戒,掐灭他们那点小幻觉。用他们告诉其他心存幻想的人:在灭亡以色列,成功复国之前,所有人——不论男女老幼,都必须舍出自己的生命血肉,成为安拉的圣战士!否则,就是所有圣战者的敌人!”】


查尔斯感到身旁情绪急剧变化。那些激烈仇恨的情绪变得泾渭分明,好像两座山峰彼此对峙,不少杀气直奔哈巴什。


但是阿里……阿里不可能不明白这一切,为什么……


冰冷的思绪沿手腕传来,查尔斯看见阿里•穆斯塔法的独眼宛如冰箭刺向哈巴什。


“穆斯塔法老夫人的事情,我很遗憾。不过,我不会道歉。”


“不用了,我也不接受道歉。复国之后,我会按传统向你提出决斗,血债血偿!”


说着,他低头看向查尔斯。


“泽维尔教授,不用再挑拨离间,那毫无作用。我必需保护我的人民,现在以及将来。”


【阿里,这不值得!哈巴什兄弟领导的“人民阵线”是公认的恐怖组织,声名狼藉。你是约旦和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创始人,是巴勒斯坦现在为数不多的正面形象,甚至被国际社会接受为比阿拉法特更值得信赖的巴勒斯坦代表!你与哈巴什兄弟同流合污,对你们的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损害更大!】


“同流合污?正面形象?”


阿里的声音似乎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东西。扯拽头发的力道迫使查尔斯抬头,越来越模糊的视野中长脸独目的阿里幻化重影,是他从未见过的模样。


“泽维尔,你凭什么定义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凭你一面口口声声说着要帮助我们,一面将所有捐助给约旦与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电灯、取暖器和车辆都装上窃听器?!”


无法出声,查尔斯在昏迷边缘恍惚回想起数日前与侯赛因国王的对话。


“来吧,让我们看看彼此的底牌!”


“您必须速战速决,并且尽量减少平民伤亡。我是约旦与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主要捐助者,难民营的电灯、取暖器和车辆主要由我名下的基金会提供。我让人给这些捐助品都装上了窃听器。”


他知道那时围绕他的目光除了震惊,更有鄙夷和厌恶。


“阿里•穆斯塔法博士对此心知肚明,这是我提供捐助的条件。大量难民聚集的地方必然滋生犯罪,安曼警察局那位消息灵通的线人是我的安排。这样做本是预防重大犯罪活动,我从未想过会有今天……”


“现在,我可以提供这套系统,便于陛下的军队和安曼塔定点清除负隅顽抗的武装分子。也请陛下一定下令,利用它们定点解救平民。”


侯赛因答应了,查尔斯协助约旦人迅速推进,他从未想过终有一日,面对曾经盟友的诘问。


“泽维尔教授,我曾经如此信任你,还有你所代表的国家。”


“我曾经前往牛津留学。见过宏伟的大本钟和威斯敏斯特宫,繁忙的希思罗机场和繁荣的摄政大道,还有更加宏伟和繁荣的西方文明。”


“我曾经动摇,怀疑安拉授予的一切,对你们心悦诚服。科学,民主,人人生而平等……多么动听的口号!”


“我相信了你们,如此强大,如此优越。一定会为我的人民主持公道,一定不会坐视一个合法的国家被以色列霸占,数十万人流离失所!”


“所以我一直忍耐着,等待着,我默许了你们所做的一切!我默许你在难民营安装窃听器,默许你们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把同胞兄弟的游击队卖给了你们!可是看看你们给我们带来什么!”


“死亡!更多的死亡!我母亲死了!我的亲人和下属死了!杰里斯难民营多少无辜的难民就在你眼前死去!你明明承诺会帮助我们,事到临头却不肯倾尽全力!仅仅因为一个犹太人可能死去,你就无法控制能力……凶手——你这个凶手!是你杀了我的同胞,我的母亲!”


独目的面容愈发扭曲,掐在咽喉的手腕猛地收紧,让查尔斯无法呼吸。


“我错了,你终究是犹太人的向导。在紧要关头,你一定会袒护他们,哪怕必须要牺牲掉我们!你不过是个虚伪的家伙,从亿万家财里面分出一点点,来满足那点做慈善家的虚荣心。如果你真是个真诚的善人,为什么不倾家荡产,舍弃一切来帮助我们,如果那样说不定我们的苦难早就结束了!”


“我也得感谢你,让我终于醒悟。曾经,我只能祈祷你们的垂怜,对我的人民的遭遇素手无策。现在,我自己来做!”


“我知道很多人因为‘人民阵线’和游击队的行动而死,今后还会有更多,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就和你那虚伪的行为一样,没人在乎巴勒斯坦人的死活,我们自然也不必在乎别人的死活。只要能自救,我们不惜任何手段!”


“我选择与哈巴什兄弟合作。我们都不够强大,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有了我这个合作者,或许还能在他们失控的时候拉紧缰绳。我们将一起用我们的刀枪为巴勒斯坦创造一个光明的未来!让我们的人民能够安居乐业,再不用颠沛流离,再也不用担心半夜砸开房门的暴徒,再也不用担心出门的家人就此成为永诀。你看,这样的未来岂不是比看着别人的脸色讨生活,哪怕复国也天天担心那些所谓的善人什么时候又会突然转过身去,把我们丢回地狱更好!”


“为了达成这样的伟业,一些牺牲或者流血,是必须的祭品。泽维尔教授,我相信‘善良’如你,一定不会拒绝成为这点‘牺牲’吧。”


查尔斯无法回答。双眼闭合,他终于无力支撑,被拖入意识的深渊。


几乎同时,一道通牒透过约旦河两岸暗如蛛网的情报系统传向以色列。


“请以色列的艾瑞克•兰谢尔上校在24小时内刺杀约旦国王侯赛因,否则他将永远再见不到他的向导。”


评论(14)
热度(4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