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猩红之崖 05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快过年了,这段时间稍微有点存货,发文频率会密集一点

05、

 

红脸军官静默无言,不再抵抗,查尔斯向着灯光照亮的方向离开。

 

跟随过境以色列的红十字会队伍回到约旦首都安曼,车队几乎第一时间被军队拦下,查尔斯被他们彬彬有礼地请回萨希尔宫。

 

侯赛因国王披着军装,顶着黑眼圈,胡茬冒出下巴,看上去比前几日更狼狈。看到查尔斯,他明摆着更加头疼的表情。

 

“泽维尔教授……我本以为你肯定会留在以色列照顾你的哨兵,怎么又回来了?”

 

“杰里斯和平难民营……呃,我们都无能为力……就像我无法再阻止那些愤怒的民众。你那时接到兰谢尔重伤的消息,却控制着难民营的暴乱无法离开。你眼睁睁看着灵魂伴侣重伤濒死,能力失控,无法控制局面,导致伤亡惨重……”

 

“那些巴勒斯坦人不会谅解的!哪怕你不顾伤势,继续掩护幸存者撤退。他们只会记得你在杰里斯难民营撤退最后关头失手,造成数百人死伤。已经有人叫嚣你是跟我们约旦人勾结的叛徒,是杰里斯惨案的罪魁祸首!阿里·穆斯塔法同样不再可信。他的母亲在暴乱中丧生,他的亲友伤亡惨重,他自己也瞎了一只眼睛。我不可能允许你继续冒险和他们接触,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查尔斯只是沉默地看着他,让国王涌起不详之感。

 

“约旦已经够乱了,你别再给我添乱!”

 

“我明白,所以我直接前来觐见陛下。”

 

“首都难民营的武装据点久攻不下,时间越拖越长,平民的伤亡越来越大,陛下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对吗?”

 

这一回轮到侯赛因沉默不语。

 

“您必须速战速决,而且尽量减少平民伤亡。一旦局势胶着或者血腥,迟早有人打着拯救阿拉伯兄弟的名号再度出兵。您和约旦不可能每次都那样幸运。”

 

“我能帮助您速胜,只是我也需要您帮一个忙。”

 

体格娇小的向导冲约旦的王者和军人抬起手臂,好像戏剧导演揭开大幕。

 

“来吧,让我们看看彼此的底牌!”

*************************************

数日之后,查尔斯出现在安曼最大的,最靠近机场的,也是要塞化最严重,被巴解组织中最顽固的“人民阵线”武装所盘踞的杰贝勒难民营。

 

他站在军绿的帐篷前面,四周是参差不齐的废墟。窗框立着锐利的玻璃碎片,残留的断墙呈现锐角,建筑好像无数犬牙交错。没人能想得,这里在几年前是临近机场的繁荣商业街,内战前也是人口最多,巴扎(指商场)最阔大的难民营。就像没人能想到,眼下硝烟处处,枪声不断的安曼城就在一年前还是传统又摩登,近东最繁华最开放的穆斯林都市。

 

不管为了谁,必须尽快结束战乱,查尔斯下定决心。

 

他跟随军队行动,守在难民营清理战第一线,协同约旦军队和安曼塔的觉醒者行动。放开精神搜寻的大网,帮助他们确定一处又一处巴“人阵”盘踞的堡垒,寻找一个又一个失散在或被困在已经变成战场的难民营的平民,护送离开。

 

几天下来,不断蚕食,约旦军方不断紧缩战线。安曼最大最顽固的武装难民营已经只剩下负隅顽抗的不到1平方公里核心地带。查尔斯不记得自己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也不想记得他的头又阵痛过几次。精神能力者对于疲惫的抵抗力最强,他对自己说,我可以支撑下去。

 

有什么不对,查尔斯发现被侯赛因派来身边保护也是监视自己的安曼塔哨兵提高警戒,手已经放在枪上。

 

稠密如浓雾的黄沙好似一条蠕动的河流,慢慢接近他们。黄沙不断晃动,好像一条大鱼在沙河里垂死挣扎,不断翻腾,又好像一条抽搐不已的人影。

 

人影走出黄沙,查尔斯听到守卫明显放松的声音:“穆斯塔法博士,您不能接近戒严区,这是陛下的命……博士!”

 

完全清楚展现的人影,让所有人目瞪口呆。阿里·穆斯塔法博士脸上摆着胡须掩不住的极度恐惧。他用极其夸张的幅度圆睁着独眼,大张着嘴巴,好像下一刻就要撕裂自己的面孔。如此巨幅张大的嘴让他得以将一把大口径的柯尔特左轮手枪大半塞进嘴巴,而他自己的手指正扣着扳机。

 

【都退开!否则我就扣动扳机!】

 

这样的威胁不足以威胁约旦的哨兵,但他们无从知道最大的敌人就在身边。

 

【都退开!你们接到国王急令,立刻赶赴安曼火车站支援。没有赶到火车站之前,你们会一心完成使命,别无他顾。】

 

奇异的组合联手压制毫无防范的约旦哨兵。青年向导中的佼佼者,全美内定的次任首席,使用强大d级能力——“控制”,让哨兵们变成了任由自己摆布的傀儡。

 

驱使傀儡离开,查尔斯直视着阿里的眼睛,仿佛透过他的眼睛直视着他身后看不见的人。


“杰夫·哈巴什阁下,我想你的目标只是我,我在这里。请您保证穆斯塔法博士的安全。” 

 

阿里从嘴里把枪管拔出来,抵住太阳穴。一条常人无法看见的沙漠角蝰,绕过脖子,用毒牙刺入另一边太阳穴。用肉眼可见的奇异方式,进行精神控制。它让博士开口说话,口音和神态完全不是平常的模样。

 

“看来你早有准备,美国佬。”

 

他用从未有过的方式说话,好像被毒牙注入的灵魂附体。

 

“您和您的兄长,‘人阵’领导人乔治·哈巴什既然有胆量一手炮制南部的爆炸案,那么约旦军队的防线和区区在下必然不会让你们却步。”

 

查尔斯独自面对那位幽灵向导和他的沙漠角蝰。

 

“那次爆炸案的主使者不会是法塔赫或者约旦,阿拉法特和侯赛因陛下都亲临现场。他们都明白情况微妙,侯赛因陛下启用了最忠于默罕穆德家族的贝都因部队和他常年雇佣的欧洲佣兵卫戍会场,甚至地点也选在贝都因部落控制的荒野。也不会是首席哨兵出手扼杀了这次行动的以色列,同样不会是埃及。萨达特总统刚刚上位,正急需毛希丁阁下大力支持。”

 

“那么,会是借口犹太人出席,不但没有派遣要人出席,反而派来了携带炸弹者的叙利亚人吗?就如同埃及人曾经背负‘萨达特总统为何不在场’的嫌疑,阿萨德总统这样做背负的嫌疑只会更大!他真的如此毫无顾忌,连派过来一个牺牲品掩饰一下也不屑为之吗?这明明是阿萨德家族清除政敌的大好机会!我认为,这只能说明他们事前对这个机会一无所知。”

 

“那会是谁呢?谁无法混入戒备森严的会场,却有机会接近叙利亚的军官团,借助他们的行李运输炸弹。更重要的,谁有动机爆炸中东领导者云集的会场?让侯赛因与阿拉法特,还有各国高官一同殒命,让叙利亚的阿萨德总统背上洗不掉的嫌疑,这样的局面对谁最有利呢?”

 

查尔斯对操纵人体傀儡的幽灵说,语气依然彬彬有礼。

 

“众所周知,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不满在巴解组织中不如阿拉法特领导的法塔赫人多势众,只能屈居次席,更不满阿拉法特的软弱和退让。同样众所周知,‘人阵’受叙利亚人支持,双方来往紧密。艾瑞克的临时向导告诉我,爆炸前,她扫过携带炸弹的叙利亚军官的脑子。发现他们在前去会场之前,来过杰贝勒难民营——就是这里!你们‘人民阵线’盘踞的大本营!”

 

“于是我恍然大悟。作为巴解组织中的第二大力量,刺杀阿拉法特,能夺取领导权,还能在战云密布的时候激起巴勒斯坦人奋起反抗,可谓一举两得!”

 

“至于刺杀侯赛因,好处就更多了!侯赛因的兄弟们还年轻,他的儿子更年幼,一旦族长骤然逝去,很难控制局面。约旦和巴勒斯坦传统上本就是同一块土地,亲密和认同感比德国与奥地利更近。更何况现在约旦接收的巴勒斯坦难民众多,人数几乎超过约旦本国国民。如果统治约旦的圣裔家族失势,利用人数优势和民族认同,让巴勒斯坦裔掌控约旦,重新立国,真的不是遥不可及的幻想。”

 

沙漠角蝰绕着脖子,直起身体,好像好像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查尔斯。

 

“那么,顺手除掉各国代表,还有嫁祸给叙利亚就都可以理解了。叙利亚的阿萨德扶植了你们,也控制着你们。如果想要达成目标,必先挣脱叙利亚的缰绳,更要防着阿萨德趁乱出兵。自然让叙利亚和阿萨德越乱越好,周边各国也是同理。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散布谣言,煽动约旦人围攻杰里斯和平难民营,那些平民对你的计划没有任何阻碍,他们不是你自己的同胞吗?!”

 

沙漠角蝰终于开口了,毒蛇吐着性子嘶嘶作声,在精神渠道发出常人无法听到的声音。

 

【你可真是话多!你不会认为,我控制了穆斯塔法只为来跟你聊一聊吧!还是我会放纵传闻中美国内定的下任首席,不对一位高级向导俘虏做任何处理。】

 

【几天前,我刚经历过能力崩溃,最近几天也一直没有合眼。现在,我已经是强弩之末。当然,您不会放心的。来吧,悉听尊便。】

 

查尔斯全身放松,看着沙漠角蝰谨慎地接近自己。那是一位罕见的阿拉伯强力向导,他不敢反抗。是他没有尽到责任,无法自控,能力崩溃,导致了杰里斯难民营的惨剧!他不能再看着悲剧降临,他必须不惜一切,保护杰里斯的幸存者!

 

放弃抵抗,听凭毒蛇爬上身体,一口咬上脖子。

 

没有什么疼感,只有精神控制的毒液立刻入侵大脑。不到几秒钟,视野摇晃,查尔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迅速瘫软下去。

 

有人抓住他的手臂,麻木的刺痛感和冰冷的强效抑制剂流过血管的触觉震动了查尔斯,更加震惊他的还有迫近身旁的强烈恨意。

 

抬眼,看见阿里眼底的寒光和手里的注射器,查尔斯的心脏一片冰凉。


评论(10)
热度(50)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