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猩红之崖 03 高能预警!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这周发得晚了一点,但是分量十足。以及本番外改过大纲,本篇在初次写成后经历过大改,如果阅读中发现有BUG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留言说出来,帮忙捉虫!


03、

 

【……教授……泽维尔教授……】

 

手指和精神波动拍打额头,查尔斯慢慢睁开眼睛。天空昏黄,黄沙漫卷,阿里和他部下的面孔正围绕自己,其中裹着银灰头巾的老妇人与灰色的精神向导埃及雁格外醒目。

 

长须长脸的友人好像终于能够松一口气,灰色眼睛涌动愧疚。

 

“你感觉怎么样?刚才你突然能力失控,我的母亲梳理了你的精神波,医生就在旁边,如果还有明显不适,一定讲出来。”

 

忍下大脑依然不时悸动的抽痛,查尔斯安静坐起来看着阿里,并不说话。对方默默转头。

 

“……把你突然带来现场,期望高级向导被数千人暴乱的情绪刺激,爆发能力,控制局面,是我的谋划。”

 

“对不起,泽维尔教授。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勉强站起来,立在废墟的屋顶。迎着幽暗晨光,眼前展开仿佛时间暂停,数千人凝固在绝望与暴戾中间的末世画卷。约旦与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创始人在这幅惨绝又诡谲的画面之前,向查尔斯诚挚致歉。

 

“我也在事发时才得到消息!有人散布谣言说安曼最大的平民难民营潜伏了冲锋队最残忍的屠夫——就是枪击阻拦他们袭击以色列的约旦军官,又在前几日的对垒中流弹误杀了沙基尔家族女眷的卡赞。可他明明已经死了,那天我亲自劝说阿拉法特和哈巴什顾全大局,将他交给约旦人处决!这里是完全没有武装的杰里斯难民营,是我协调各方设置的和平模式试点!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正在申请约旦国籍!”

 

“有人借着恐怖分子丑恶的名声,煽动仇恨,煽动民众围攻手无寸铁的平民!”

 

在查尔斯的目光下,阿里苦涩摇头。

 

“好吧,我得承认,仇恨是真实的。有的人胡作非为了太久,约旦人也忍耐了太久。一旦火星落到忍耐的干柴上,暴起的怒火不会区分对象……”

 

“可我仍然想保护我的人民。泽维尔教授,我知道你曾在古巴海滩创下‘时间凝固’,瞬间控制数千人的奇迹。今天,你也做到了!谢谢你,安拉保佑你!”

 

看着那些仿佛被自己按下暂停键,瞬时凝固在绝望和死亡边缘的面孔,那副让所有文字,所有画卷,所有艺术大家和文学大师都变得苍白的世界末日。

 

查尔斯无法闭上眼睛——哪怕闭上双眼,数不清的面孔也浮在自己眼前;

 

他也无法转身离开——他正置身其间,在这幅活生生的末日炼狱图中间!

 

查尔斯苦笑,他总算明白了尼采老师的用意。尼采老师早料到会发生什么,也早看不惯自己这个懦弱的家伙,于是派自己过来长长“见识”。

 

只是……这一次,他这个不肖子弟可能又要让老师失望了。

 

“快带你的人疏散难民!我不可能撑太久。哪怕有你家族的两位向导相助。”

 

阿里让兄弟指挥疏散,自己持枪守在几位向导身边。

 

银灰头巾的老妇人向查尔斯致意:“请允许我为儿子的冲动道歉,我不敢奢求您的谅解。只恳求您不要屏蔽精神联络,让穆斯塔法家族保留报答您的机会。您是好心的有经人,安拉会感谢您的。”

 

“请不要用敬语称呼我,夫人。那会让我坐立难安。”

 

点头收下歉意,查尔斯让她的埃及雁沿着自己的精神波动展翅翱翔,协助天鹅支撑覆盖整个难民营和附近街区的精神力场。

 

他仍然感到头疼,还有一些眩晕,甚至偶尔的呕吐感……问题不大,他可以撑过去。

 

查尔斯如此想着,一道精神联络突然接入,敲在他脑海。

 

【教授!教授——】

 

那个精神波是……本!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摩萨德行动队成员,艾瑞克的部下,曾经在学院接受培训的战术混导。

 

为什么是他来联络自己。艾瑞克呢?还有他的临时向导爱玛呢!难道……

 

不祥的预感立刻得到了证明。

 

【我跟上校来约旦出席会议。叙利亚人带来了炸弹!会场爆炸了!上校他……】

 

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凝固,查尔斯在自己的大脑意识到之前,远隔数百公里,迅速抢夺了本五官的支配权。

 

世界公认最强大的青年向导,第一次露出獠牙,仿佛巨鹰挣脱了理性赋予的枷锁。

 

透过本的眼睛,查尔斯看见了混乱的人群,泼洒的鲜血,碎裂的玻璃,仍在不断坍塌的会场,失去了主人的躯体,还有——

 

艾瑞克……

 

他的哨兵躺在地上,脸颊那样惨白。他沾满灰尘的头发淌着血,他被钢筋贯穿的肩膀淌着血,灰绿军装包裹的身体裂开整整一个手掌大小,血肉模糊的洞口!

 

查尔斯看见肋骨在伤口支棱着断裂的茬口,白森森、血淋淋的。大量鲜血不断随每一次呼吸的起伏涌出来,浸透一层又一层纱布。本的哥哥正拼命止血,他把手伸进可怕的伤口,越过暴露的骨头,用手指掐住血管……

 

查尔斯的头痛得厉害,呕吐感几乎让他跪下来。

 

【上校第一个发现叙利亚人不对劲,他冲出去阻止他们——那群畜生!爆炸的时候,上校离他们最近,还被那个愚蠢的埃及人干扰!他们伤得最厉害,上校一直意识不清,刚刚差点休克了!教授,快联络阿扎塞尔,让他马上过来,我们必须立刻把上校送去医院!教授您也快过来!】

 

查尔斯几乎下一刻就要召唤空间传输者,带他去到艾瑞克身边。一抬头,他看见了身边惊恐的眼睛,天鹅在哀鸣,掌控全场的精神力场正在裂开。被凝固在时间缝隙的一张张面孔好像被从魔法禁锢中释放的怪兽,蠢蠢欲动.

 

那幅活生生的末日炼狱图,好像正活过来——就在身边,就在眼前!

 

用力深呼吸,顶着头疼和恶心再度扩张能力。他还不能离开……一场针对平民的种族屠杀就在眼前,他的肩上担负着千万条无辜的性命!短时间找不到别的高级向导可以替代……

 

查尔斯那样痛苦。他已经分不清,他的脑袋和他的心哪个更疼?

 

立刻联络阿扎塞尔,同时联络侯赛因,让他打开国境,让以色列的救援进来。现在,空间传输者才是最重要的。有了阿扎塞尔,就能让艾瑞克接受急救.自己这样身体孱弱的纯导就算去了混乱的爆炸现场也没什么用处,反而需要别人分神保护。

 

一边这样说服自己,查尔斯一边在控制整个难民营以及周边街区的同时,接过了整个爆炸现场的通讯联络。

 

发挥一个强大的向导最擅长最无可取代的作用,这才是艾瑞克,还有所有人,现在最需要的!

 

头疼?没什么,他已经几乎感觉不到头疼了,肾上腺素正在剧烈作用。他一定能撑下去,一剂“珍珠港鸡尾酒”已经准备就绪,没有什么不能解决!

 

约旦医生抖着胡须上面的血珠击碎幻想。

 

“患者脉搏持续下降,现在只有48次/分,呼吸不规律,四肢温度也一直在下降,肢端已经开始出现淤斑!现在伤口仍然持续渗血,纱布填塞效果不佳,很大可能伤到了大血管。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种伤势现场处理不了,必须立刻送医院急救!可这里一百公里以内有医院吗?”

 

“空间传送?不可能!”

 

“患者肋骨骨折并且伤口外翻,极可能造成气胸。我们刚刚固定了骨折处,密闭了伤口。现在就进行极为颠簸的空间传送,百分之一百会恶化伤势,直接导致呼吸衰竭!”

 

“向真主祈祷吧!我已经找不到别的办法了!”

 

…………

 

查尔斯发现自己听不见任何东西。好像在一部被刻意慢放的默片里,他看见乔拔枪,被弟弟拼命阻拦;看见医生几乎徒劳地往艾瑞克的伤口塞进纱布,好像那是一个无底的血洞。

 

“扑通——扑通——”

 

心跳仿佛直接砸在鼓膜上,血管在额头每一次搏动都像雷神之锤锤击大脑。

 

“不——你不能走!”

 

尖叫和拉扯几乎让查尔斯摔倒,也让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迈开了脚步。而阿里焦急之下拽住他的衣角。

 

“这里还有几千人的性命,泽维尔教授!”

 

厉声指责好像操纵木偶的提线,强迫查尔斯抬头,睁眼看看面前蠕动的地狱群魔,看他不容逃避的责任。

 

“阿里……”

 

成年埃及雁拦在他们中间,母亲拦下儿子。

 

银灰头巾的老妇人双唇颤抖,她看着查尔斯的眼睛,似乎想乞求什么。紧接着,目光里的乞求消失。老妇人的目光转为坚定,默默拉着儿子退到一旁,让出了离开的通道。

 

她转过身,高举伤痕累累的双手,向着晨光,向着麦加的方向,静默祷告。 

 

背影柔弱而刚毅,在一场屠杀和暴乱的中心,平静得惊心动魄。

 

众人随着她一同行动,晨光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好像黎凡特平原上一群肃穆的石碑。

 

查尔斯惨白了面孔,丰润而明艳的唇失去了色彩,好像颤抖得比老夫人更厉害,好像他正被情感和理智两把利刃,活生生劈成两半!

 

他应该怎么办!他到底应该如何选择?!

 

尖锐的头疼伴着精神波动袭击大脑,数百公里外,爆炸现场一片骚乱。

 

乔和本喊着“上校!”,医生吼着“血压!”。透过本的灰眼睛,查尔斯看见艾瑞克灰败的唇缓缓开阖,他在昏迷中说着什么……

 

声音透过耳膜,化为思维,沿着神经元狂奔,射穿远方的脑海。

 

【“……查……尔……斯……”】

 

“啊啊啊啊啊——”

 

再也无法承受,查尔斯泪流满面,跪倒在地。

 

天鹅从天际陨落,宏大的精神力场在空中龟裂。

 

向导娇小的背影在血与泪,在黎明与黄沙之间颓然崩溃……


评论(11)
热度(6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