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美味在上 (厨神争霸无能力AU) 08 蛋糕困境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08、

艾瑞克夺过手机,看见美食网站“FOODFUN”熟悉的页面上一片混乱。


“等等,你们怎么会在FF上面有账号,那个网站不是要求16岁以上才能注册!W&P,24岁!你们明明才12岁!”


“我们加起来不就24啦!”

艾瑞克气急败坏,突然领悟到赛巴Uncle当年从他作业本底下翻出来游戏机的心情。

但现在的确不是追究未成年人上网问题的时候,新一代老爹只得压下怒气,听凭论坛上面那些耸人听闻的标题拉走他的注意力。

“海选大冷门,泽维尔要被淘汰啦!”

不可能!有的会场的确会让大厨参与比赛。即便完全不谈查尔斯睡一觉也能晋级的实力,主办方也不可能让人气超高的明星主厨进不了海选,发生了什么?

随手戳开又被顶上来的《兰谢尔VS泽维尔,谁更强?》第2806个分贴,试图在纷繁的骂战里理清情况。

meil666:“实力打脸( ̄ε(# ̄)☆╰╮( ̄▽ ̄///),X海选就要滚啦啦啦XDDDD”

ICE:“ FXXK!明明是地狱火作怪!甜点比赛有人打翻了查尔斯的桌子,面粉和鸡蛋全部报废了,什么都没有谁还能做得出来蛋糕!”

Toad:“输了就是输了,废话那么多!”

Cat:“作弊就是作弊,地狱火烤出来的脸皮那么厚!”

Delphas:“不着急不着急,反正X什么没有也有人气和脑残粉啊。为了收视率,史塔克会直接保送他进决赛圈的!”

用户45113298:“弱弱地问一句,怎么今天Fire一直没上线?”

甩下手机,拎起两个不断抗议的孩子塞进保姆车,让助理送回家,艾瑞克独自赶往现场。

查尔斯今天去了D大街的海选现场。那里是首都旧城区著名的美食广场,地狱火集团旗下的高端甜品连锁店——“夏洛特的奇迹屋”,总店就开设在那里。艾瑞克从员工通道偷偷靠近,并不意外在后台出口处看见了金发白裙高跟鞋的美人——肖的得力助手,地狱火的影子女王,也是自己的经纪人,爱玛·弗罗斯特小姐。

对方看见他过来,只扬了扬架在指间的细烟,权当打过招呼。

艾瑞克停在她身旁远眺。美食广场上人来人往,战况激烈。身材娇小的查尔斯混在人群里面显得那样单薄,一点也不招人注目。更单薄的,是他面前的单调桌案,还有空旷的裱花台。

比赛进入后段,不少选手已经开始收尾,正在装饰摆盘。一个个五颜六色,花团锦簇的蛋糕开始矗立,其中一座恢宏的罗马神庙废墟尤为壮观。

巧克力着色塑造山岭,白巧克力堆砌大理石的残垣断壁,薄荷切成细丝簇在山岭,刻成小叶缠绕罗马柱,漫卷山间的荒草野蔓随风摆动,栩栩如生。肉桂雕刻的圣火盆里正燃着比例恰到好处的火焰。干冰配合火炬腾起缭绕的烟雾,气势逼人。

年轻的甜点师站在值得夸耀的作品一旁,用得意洋洋的,毫无掩饰的挑衅眼光瞟着查尔斯。

他留着深色寸头,身材高挑,还有一张容易讨女孩子喜欢的坏男孩面孔,唤起了艾瑞克的记忆。

“那个做巧克力神庙的,好像叫阿……对了!约翰·阿勒……德斯?还是阿德勒斯?奇迹屋的总厨卡珊德拉·米歇尔几个月前向我推荐的新秀。擅长掌握火候,擅长烘焙,在同期里面非常突出。我当时让他10月结束后,再来‘吉诺莎’实习。”

 

“哦,就是那个擅长控火的甜点小子,我好像也听人提过。”

 

爱玛点了点头:“今天就是他给泽维尔出了‘难题’。他和几个人撞翻了泽维尔的桌子,又提前拿光了所有淀粉类材料,除去幸存的两个鸡蛋,只给泽维尔家的少爷剩下了足够的砂糖和奶油。”

 

“他为什么不改做慕斯杯?”

 

“因为比赛要求做一只8寸蛋糕,倒霉的孩子。”

 

白雪女王说着,悠闲吐出完美烟圈,脸上没有半点同情的神态。

 

“这次海选在地狱火的地盘。做得这么难看,只会砸了地狱火的招牌,让舆论同情完全倒向泽维尔,我们的损失说不定比威彻斯特集团更大。这么蠢的主意谁出的!”

 

竭力压下焦虑,艾瑞克伪装成最平常的那个自己。说服爱玛是最快最好的办法,他坚信。

 

“还能是谁,自然是那几个自以为精明的蠢小子在自作主张。”

 

果然,爱玛也对这个蠢到家的计划嗤之以鼻。

 

“放心,顶多不计成绩就是,别的会场也没有让裁判真正下场的。最多再把那几个蠢小子辞了,撇个干净,以示公平正义。就这样吧,让泽维尔栽个跟斗,出个丑也挺好的,想想那个嚣张的瑞雯那张吃瘪的不爽的脸吧~~~啊~~真是愉快!”  

 

艾瑞克在愉快的笑声里面畏畏缩缩收起存在感,挪到一旁,再次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得罪爱玛小姐!

 

这个时候,会场那边传来骚动,让两人都下意识转头望去。

 

出于所有人的预料,被所有人认为只能放弃比赛的查尔斯,开始从烤箱和冰柜端出作品。

 

他用手头仅存的鸡蛋和饼干,烤出了一张尺寸符合,只是不到1厘米厚的碎饼干托底。

 

约翰立刻大笑起来:“泽维尔大厨你误会了什么?没人比赛做一张饼干饼!”

 

不少人跟着他哄笑起来,泽维尔却完全不为所动,只专心手上的工作。

 

约翰收敛笑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漏掉了什么。泽维尔当时只保下两个鸡蛋,做一个慕斯杯或许够用。他为什么非得做成了8寸大小的“薄饼”?难道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约翰紧张观察桌案上的其他物品。一大盘切好的水果,一大堆烤杏仁片,一大碗打发的奶油,这些都只能做外部装饰。一大盆泡好的吉利丁片,正由助手加入搅拌的一锅玉米糊中。这是……在准备镜面蛋糕的淋料?但是为什么不加炼乳和巧克力,只加果汁和砂糖甜度肯定不够!

 

管他的,反正那个傲慢的泽维尔总不能用自大撑起整个蛋糕。

 

可接下来,泽维尔拿出了让所有人意外的食材——一个翠绿喜人的大西瓜!

 

他到底准备做什么?没有足够的鸡蛋、淀粉和奶酪,光靠糖和奶油,连蛋白霜蛋糕都做不了,最多只能做盘糖渍水果。而且时间也不够了!

 

查尔斯在所有人目光交汇处,不慌不忙,切下西瓜头尾浑圆的部分。再切去翠绿瓜皮,露出中段嫣红甜蜜的瓜肉。

 

修成浑厚圆柱形状的瓜肉摆放在裱花台上,查尔斯接过助手准备的淋料。试过温度,慢慢转动裱花台,小心地把调成淡红的镜面淋料均匀抹在西瓜瓤一面。

 

静待几分钟,翻过带“隔水层”的西瓜放在碎饼干制作的托底上。再次慢慢转过裱花台,在西瓜瓤外部抹上奶油。顶端交错码放切片的奇异果和草莓,点缀黑树莓,模仿切面西瓜的视角效果,最后刷上糖浆提亮。四周满满贴上香脆的烤杏仁片,一个层次分明的西瓜瓤“蛋糕”就这样立起来了。

 

约翰知道自己张大了嘴巴,“我去,这样都可以!”那句蠢话绝对不是他说的!

 

“好险赶上了。”查尔斯微笑着说:“意外情况逼出来的无奈之举。其实用西瓜瓤做主体,抹上奶油,调深浅两种绿色镜面淋料,旋转起来整个倒下去,再用黑巧克力绘上纹路,可以做出非常接近真实西瓜外皮的质感和色泽。不过现在的做法味道更好。当然,不能指望比各位的杰作更强,能过关就好。至于冠军嘛,我看好做巧克力神殿的那位。”

 

他朝着艾瑞克的方向眨了下眼睛,艾瑞克明白那是在冲自己打招呼。奈何白王后就在身边,他不敢回应。

 

哎,真是遗憾!


文后例行上图



评论(32)
热度(130)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