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美味在上 (厨神争霸无能力AU) 06 决战舒芙蕾!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上周太忙没时间更新(估计下周一的流金番外也赶不及),这周的九点档来了~


06、


嚼着酸甜的草莓甜点,望着老师,旺达决心一定要让爸爸把查尔斯老师带回家!


以美味之名!


所以,她怎么可以输在这里!


旺达咬着嘴唇,狠狠瞪着那个玛德琳,好像两只狭路相逢,弓着背脊,炸开颈毛,尾巴竖直指天的猫。


今天是“小厨星”比赛第一轮,旺达和皮特罗被抽到海选D组。赶到人山人海,乱得像一锅意大利蔬菜汤 的会场,旺达老远就望见了记者和路人群星捧月围着一个女孩。


系着围裙的女孩和男孩聚在身旁嗡嗡吵吵,活像闯进了“野蜂飞舞”的巢穴!

“瞧,那就是玛德琳•普莱尔!”


“3岁开始拿厨刀,8岁就做得出来整套法餐,10岁就负责过小宴会的天才!12岁赢得了中学生甜点大赛, 大家都喊她‘红皇后’!”


“那是当然,谁叫人家有个好养父,好老师!她的养父埃塞克斯先生可是经营着二星餐厅‘惊奇世界’的 厨师,有米其林星星的大厨!”


“FXXK!这样的高手为什么还要来参加海选?我们没可能赢过她!”


“呵呵,这种比赛允许自带半成品材料,本来就是这些大厨家庭孩子的游乐场!我们可拿不出星级厨师特制的番茄酱。”


“不着急不着急,一组出线5组选手,还有四个名额呢,我们还有机会!”


“可是听说‘基诺莎庄园’兰谢尔大厨的学生,也在我们这一组啊……”


“兰谢尔大厨的学生?兰谢尔大厨会来观战吗!老天啊上帝啊!太幸运啦!我要找他签名我要找他合影! 能不能出线Who Care?!”


我Care啊!旺达差点喊出来。


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她和弟弟正式进厨房,才不到一个月,他们不可能正面赢过那个玛德琳。而且今天的主题还是对方最擅长的甜点!


不——不要!旺达不想输!旺达不能输!


还有爸爸才不会给他们签名,今天爸爸和查尔斯老师都有工作,走不开,让那些花痴女做梦去吧!


“听说还是查尔斯介绍给艾瑞克的学生!天呐天呐,他们真的交情不错啊!”


“FXXK CP党!拉郎配的都滚开!”


嗯……可以给LSS点赞!


可是这些花痴的尖叫坏了事,有人朝他们望过来。然后旺达看见自己从小最讨厌最敏感的长枪短炮摄像机 冲他们涌过来。


“泽维尔厨师请求兰谢尔大厨指导你们是真的吗?兰谢尔大厨真的答应了吗?他们其实私底下交情很好吗 ?”


“马克西莫夫小姐,兰谢尔大厨教给你们什么东西呢?”


“你们会签约地狱火集团,还是威彻斯特集团?”


“你们有信心赢得这次比赛吗?”


和自己有些相似的红发女孩一下子被撇在一旁,好像一枚红色贝壳被波浪高高托起,又被它们孤零零留在退潮的海滩。


旺达可以从对方眼里看到被无视的怒气,还有被刺伤的高傲。


她一下有了主意!


旺达故意抓住话筒,大声说:“我们信心十足!这场比赛我们赢定了!”


“老师教给我们做舒芙蕾的秘诀,我们可以做出最好的草莓舒芙蕾!再没有第二个少年厨师能做得出来, 或者比我们做得更好!”


记者和四周的孩子因为听到“甜点之王”的名号而惊叹,有人问出旺达正需要的问题:“为什么是草莓舒芙蕾?现在不是草莓最好的季节。”


“因为……”故意摸了摸自己漂亮的红色头发,确定成功招揽了所有人,包括马玛德琳的目光。旺达挑衅地望着她。


“我喜欢红色,我有一头漂亮的红头发。老师说我是‘味觉的女巫’,今天我会让大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红色女王!”


玛德琳的眼睛瞬间怒火中烧。一直到比赛正式开始,她拿着搅拌盆的手还气得发抖呢。


很好,一切都都在计划中!旺达满意地与对手相互瞪着眼睛,开始舒芙蕾大战。

舒芙蕾,来自法语“Soufflé”,是“蓬松”“充气”的意思。这是法国甜品中最著名也难度最高的一种 。通过精确而耐心地打发蛋白,搅拌面糊,精确计算比例的配料,精确计算时间的烘烤,让蛋糕好像云朵一样蓬松地涨起来。从烤箱里取出来,甜点师傅和餐厅侍应都只剩下用秒表计算的时间,完成摆盘,送上餐桌,否则轻盈的充气蛋糕会在90秒内塌陷!

如果不会塌陷,只会说明这道舒芙蕾烤得不够膨胀,不够轻盈,非常失败。

即便世界一流的甜品大师也容易在这道难题上失手。即使法国本土的甜点屋或者餐厅,也不是每一间都有自信,把这道高难度甜点放进菜单。

 

玛德琳小心地转动烤碗,均匀刷上黄油,沾上细砂糖。仔细地分开一个又一个蛋白和蛋黄,好像母猫衔着猫崽后颈一样轻柔。

 

蛋清是空气和蓬松来源的关键。交给打蛋机,定好速度,让机器打发。速度由慢到中,在三次调节速度时加入细砂糖,直到蛋清变成固体泡沫,能在打蛋器底端挂上那个完美的钩。

 

牛奶加热,加入香草和砂糖,小心融化后放得温凉。三枚蛋黄加入砂糖,快速手动搅拌,得到嫩黄液体后筛入低筋面粉。拌匀后,让香料牛奶加入进来,再让准备好的草莓酱也加入进来。一边隔水加热,一边慢慢搅拌,直到粉橙色面糊泛着丝滑诱人的光泽,拉出浓稠的丝线。

 

稍微放凉温度,把面糊分成三份,加上切碎的新鲜草莓,慢慢加入打发蛋白。一定不能颠倒过来,否则温度较高的面糊会摧毁充满气泡的蛋白!

 

这个过程需要极度小心,需要力量,技巧和经验。两种近乎固态的液体相遇,厨师把刮刀插入蛋白,轻轻地把蛋白翻到面糊和草莓碎上面。

 

翻拌不能太多,速度不能太快,力道不能太大,一次又一次耐心地,轻轻地,小心翼翼地翻拌,在谨慎保存打入蛋白的关键——空气的前提下,将面糊和草莓小心融入轻盈如云朵的打发蛋白,让它们彻底混合。好像伟大的工匠熔铸黑铁和白锡,千锤百炼,锻造名剑。

 

这样的慎重操作需要重复三次,一次比一次更难,一次比一次更需要小心。

 

最艰难的部分终于过去,玛德琳擦去额头汗水,把混合物倒入处理好的烤碗,放进预热180度的烤箱,定时15分钟。随着温度的升高,透过烤箱能看到烤碗里面的混合液体好像花儿一样膨胀开来,生机勃勃地冒出烤碗顶起来,形成一个美好的圆弧。

 

把试吃的舒芙蕾从烤箱里拿出来,放上切片草莓,洒上糖霜。趁热划开很快就会塌陷的顶部,把细腻柔滑又甜蜜的蛋糕放进嘴里,香甜的空气一下子在口中弥漫,好像嚼着一片草莓牛奶做的温暖云朵!

 

很好,接近完美的作品!玛德琳用力捏着拳头挥动,庆祝自己超水平发挥。

 

她向远处桌子得意地投去一瞥,确信自己不会输给那个嚣张的红毛丫头。

 

可是那个丫头看上去居然比自己还要得意洋洋,双手抱胸,看着自己的表情好像在说“啊哈,你就只能端出这种东西来吗?我赢定啦!”

 

……等等,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舒芙蕾的膨胀程度还不够?口感还不够细滑?还是草莓和草莓酱不够好?现在是秋天,她的秋草莓可能本身就不够甜,她的养父可拿不到泽维尔或者兰谢尔那么好的特供食材!

 

对了,草莓舒芙蕾就是那个丫头给自己设下的圈套!为什么她傻乎乎地跟着做草莓舒芙蕾?做一个别的味道不就好了!橙子配上巧克力调味的舒芙蕾不是更对季节?!

 

一边腹诽着那个狡猾的丫头,玛德琳一边立刻动手,重做了一组舒芙蕾。

 

但是她忘记了时间。整场比赛只有90分钟,玛德琳已经只剩下40分钟!

 

虽然竭尽全力,她依然倒在离成功只差一步的地方。

 

离比赛结束还有2分钟,玛德琳冒险把烤了不到10分钟的第二组舒芙蕾取出烤箱,祈祷灼热的烤碗可以让糕点继续加热,继续膨胀。她失败了,新的橙子舒芙蕾几乎没能顶起来,旧的草莓舒芙蕾早已经塌陷下去。

 

只有一个好消息,让玛德琳还能安慰自己。那个嚣张的旺达也不怎么样,她的舒芙蕾也没能撑起来,可怜巴巴地摊在桌案上。

 

可是旺达看着她笑起来,笑得好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她倒掉了自己从来就没学过,也没指望过能成功的舒芙蕾。摆上弟弟偷偷烙好的华夫饼,金黄香脆,好极了!再加上查尔斯老师给的上好的达鹏秋草莓,查尔斯老师和他们一起熬的草莓酱,查尔斯老师亲手做的草莓冰淇淋,华丽摆盘端上去。

 

结果毫无悬念!他们淘汰了本来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可是旺达很快也笑不出来了。钻进保姆车,和爸爸汇合,向爸爸报告胜利,爸爸居然非常很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

 

文后小贴士:

草莓舒芙蕾应该有的样子,舒芙蕾一向是甜点比赛巨坑

草莓华夫饼



评论(23)
热度(11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