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转章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尝试恢复,大家懂


转章(本篇是正传尾声前的一章,具体的顺序去目录链接里面看)


塞尔吉•克拉斯菲尔德与贝亚特•克拉斯菲尔德夫妇。丈夫是法籍犹太人,二战犹太大屠杀的幸存孤儿。大搜捕发生时,塞尔吉的父亲把妻子和儿女藏在房间夹层中,自己被逮捕,在1944年8月死于奥斯维辛。


二战结束后,塞尔吉回到故乡巴黎,德国少女贝亚特也来到巴黎上学。两人相遇,相恋,成婚,像一对普通的年轻夫妇那样过着平淡而不乏浪漫的生活。直到有一日,塞尔吉在德国街头遇到一位老者。


塞尔吉儿时在报纸上见过此人。他的名字叫库尔特•基辛格,曾是党卫军的一员,法国沦陷时期是纳粹驻巴黎犹太事务部部长,负责逮捕和驱逐犹太人。


法国驱逐犹太人期间的文件,每份都有他的名字。他只是坐在办公室里签署文件,拍拍电报,手上没有沾一滴血,就决定了法国三万余名犹太人的命运。他们被送上运畜车,送去(和谐懂,)营,最终有一半以上的人没有活着离开——塞尔吉的亲人就在其中。而基辛格凭此功绩步步高升,终战时已经是外交部广(和谐懂,)副局长,戈培尔的主要助手之一。


塞尔吉和贝亚特都感到不可思议,他为什么还活着,至少为什么能逃过纽伦堡审判,不在监狱中服刑,而是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巴黎街头。塞尔吉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但是,调查的结果令夫妇俩大为震惊。那个人就是基辛格。


二战之后,他在法国被缺席判处了战争罪。但是却在捷克被逮捕,利用当时的法律漏洞逃脱了罪责,回到德国和家人一起安静地生活,过上了常人一样安逸的日子。和不少犯有战争罪行的人一样,仍然用真名生活在德国。他们中不少人还成为了法官、商人甚至高级官员!


基辛格也活得不错,打电话给科隆问讯处,能非常顺利地得到他的地址。黄页公共电话册上,光明正大地印着他的电话号码——真名的。要得到这些非常容易,丝毫没有隐藏的意思。现在基辛格是个富有的德国商人,一名会计,一家科隆粮食航运公司的财务主管。这些年,他的生意还越来越兴旺起来!


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的塞尔吉和贝亚特自费展开了行动,1963年秋日的某个清晨,夫妻俩和两人雇佣的摄像师找到了在科隆的基辛格住所,想要捕捉纳粹的画面。


他们看见一个身材高大,戴着礼帽,穿着黑色大衣的老人提着公文包,抽着香烟悠闲地从住所走出来。摄影师下车,开始从一个角度对他进行拍摄,尽量将他定格在摄像机的画面中,尾随着他,紧紧跟在后面,最后干脆故意挑衅似的扛着摄像机绕到他身前。


三人一直跟踪拍摄到他上电车为止,他们有了纳(和谐懂,)犯在科隆大街上奔跑的实质性材料。克拉斯菲尔德夫妇希望拍摄基辛格的录像,能影响舆论,动摇德国主流观点。那时候,德国还没有向外国引渡纳(和谐懂,)犯的法案,德国的(和谐懂,)府和法律机构在那个时候仍充斥着许多对追捕纳粹不感兴趣的人:有的人自己就有污点,有的人是纳粹的朋友。


克拉斯菲尔德夫妇不仅希望逮捕基辛格,更希望通过这件事情促使德国早日通过相关法案,以惩处逮捕那些应该身负罪责的人。


他们在媒体上放映了拍摄的录像,这影片在整个德国和世界许多国家的电视台播出。但是塞尔吉夫妇期待的公众愤怒情绪,却没有爆发。他们本想让德国人看到,自己周围就有纳(和谐懂,)犯。有人在犯下灭绝人性的罪行后,还能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现实就是这样不可思议。事实上,他们太天真了。


纽伦堡审判并没能让普通德国人反省,反而让他们感到厌恶,人们普遍认为这不过是“胜利者的审判”,并且本能地反感着各国舆论对德国人“集体过错”的指责。何况,当年纳粹的统治还让普通德国人获利不少呢!解放欧洲的盟军呢,他们对德国实行过战略轰炸,战争的失礼让普通德国人也跟着吃进了苦头。至于种(和谐懂,)绝,侵略战争,那些离普通人的生活太遥远啦!


于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德国舆论一片寂静。几乎没有什么德语新闻提到此事。


贝亚特为自己同胞的麻木感到愤怒,她甚至想出个办法,装作基辛格的邻居,打电话到德国几家大报社,“你们知道吗,那是法国犹太人。他们想来抓捕法国的前党卫军警(和谐懂,)长!”第二天,报纸上有了大篇幅报道。克拉斯菲尔德夫妇似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但是这些新闻的影响并没有持续太久,公众就是这样一种健忘的生物。


正规道路,法律途径被堵塞的夫妇俩一筹莫展。他们甚至有些破罐子破摔地考虑,是否模仿摩萨德1960年远赴阿根廷追捕阿道夫•艾希曼的案例,雇佣人手将基辛格从德国绑架回法国接受审判。


但嗅觉灵敏的基辛格立刻选择加入西德右翼政党,并运用积累的人脉和丰厚的政治资本,在西德政坛攀升,很快就利用差额选举的机会,成为了州议员。


这下塞尔吉和贝亚特惩办元凶的愿望就更加成为了难以实现的奢求。正当他们趋于绝望的时候,“维森塔尔中心”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二战浩劫结束之后,不少幸存者自发地组织起对纳粹战犯的清理和追捕,他们被称为“纳粹猎人”。西蒙•维森塔尔就是他们中的佼佼者。他曾经协助摩萨德从阿根廷逮捕了阿道夫•艾希曼,追踪了逮捕《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的党卫军卡尔•西尔伯鲍尔,将策划乌克兰基辅娘子关大屠杀的16名党卫军成员送上法庭。不少人猜测,他和他的“维森塔尔中心”是摩萨德的外围机构。


塞尔吉夫妇加入了“维森塔尔中心”。在西蒙指导下,从外围入手,追捕基辛格的部下,寻访当年的证人,鼓动学生参与,一点一点积攒证据和优势。


1973年年末,中心来了一位少女,西蒙将她分配到塞尔吉夫妇的小组。她看上去顶多只有14、5岁,年轻得让人吃惊。即使贝亚特这样资深的学生和女权运动家,也不认为让这样的孩子参与他们的行动是恰当的行为。虽然具有稀薄哨兵血统的夫妇俩能从那只硕大的精神向导剑齿虎,看出这位少女是一位能力强大的觉醒者。


西蒙私下向他们透露,这个名叫凯蒂•普莱特的女孩是摩萨德首席哨兵艾瑞克•兰谢尔上校的被监护人,现在正处于离家出走状态。兰谢尔上校目前无暇他顾,只能托他代为照看。不用安排她执行任务,看住年轻人别让她胡来即可。


原来如此,塞尔吉和贝亚特看向少女的眼光都充满了同情。10月中旬的布莱迪雅事件震惊了整个世界,兰谢尔上校和他绝对适配的向导泽维尔教授的悲剧让所有人为之哀悼。就他们所知的细节,这个少女可能亲眼目睹了她的老师兼养父死亡。


看着她眼中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沉静,贝亚特总会感到心痛。夫妇俩像对待女儿一样照顾凯蒂,直到一年之后。


文后小贴士:

1、阿道夫•艾希曼: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1906年3月19日—1962年6月1日),纳粹德国的高官,也是在犹太人大屠杀中执行”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者。被称为”死刑执行者“。1960年被摩萨德秘(和谐懂,)捕,1961年在以色列受审,1962年被判处死刑。

2、本段因为情节需要改动较大,本文中的库尔特•基辛格其实混合了库尔特•基辛格与库尔特•利施卡两位纳粹官员的经历,前半以利施卡为主,后文以基辛格为主。

3、西蒙•维森塔尔(Simon Wiesenthal,1908-2005)犹太裔奥地利籍建筑工程师、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民间纳粹猎人的代表人物。他创建了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一生致力追查纳粹党人,把他们送上法庭,要他们为战争罪行和非人道罪行负责。

4、本章主要参考资料为纪录片《纳粹追凶》。


后续请戳链接进入阅读

评论
热度(3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