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尾声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霞光划破长夜,照在圣诞清晨的埃尔森谷地。兰诺公馆露出被火焰灼烧,被浓烟熏黑,伤痕累累的面目,仿佛历经战火,屹立不倒的堡垒。

从滑雪别馆归来的学生们惊呆了。很快,他们便自愿加入了清理维修的行列。色彩鲜艳的行李包和雪橇,宛如鲜艳的朝霞覆盖了焦黑的旅馆。

就像漫漫长夜终将过去,新时代的霞光已经升起。

伊丽莎白?维肯老夫人感慨不已,端出早点和咖啡,犒劳热心帮助的客人们。同时拉开注意,方便那些特殊的客人从侧门离开。

一位特殊客人却回来了,巴西来的“桑托斯医生”回到她身边。

伊丽莎白还记得他几个小时前的独白。

“泽维尔教授,这并非自我辩解。我不比你和兰谢尔上尉大几岁,战争的时候我也还是个孩子。我的父亲和家族应该为自己的作为背上代价和污名,我并无异议。只是,我从小和荷兰的女王储贝丝定了婚。我们青梅竹马,深爱彼此,可荷兰反德情绪至今不减,国会和民众不允许我们结婚。我本想退婚,但贝丝宁愿为我退位!”

“我参与这项计划,只为缓解舆论,保护我的未婚妻。我的父亲和贝丝对整件事情都毫不知情,没有任何关系。这完全是我一个人的冲动行为,绝无虚言,您可以随意读取我的记忆和思维,进行验证。”

老夫人为医生的话语动容,她觉得那样浓烈的语气不像作假,她看见泽维尔与“医生”走到一旁,说了些什么。

几个小时后,“医生”回到她面前,拿着一只硕大的文件袋。

“托您的福,泽维尔教授愿意帮助我。他开出条件,让我送您一份圣诞礼物。”

老妇人不解地接过纸袋。开启封口,确认文件的瞬间,面对德国士兵枪口也毫无惧色的坚毅女性惊呼出声。

困扰着维肯全家,即将迫使他们放弃经营多年的旅馆的难题,现在都在她手中——兰诺公馆的房契和地契,似乎还包括了山间别馆的契约,猎场和滑雪场五十年的使用权益书。

“泽维尔教授说,这是他送给您的圣诞礼物。请您千万不要推辞,因为您已经给了兰谢尔上尉最好的圣诞礼物。如果您不介意他们日后常来度假叨扰,就更好了。对了,那张支票是我的谢罪,公馆的修缮费用理应由我承担。”

“您真是太客气了。”老夫人在惊讶之余,感激地接受了礼物。“殿下,容我依仗着年龄和阅历冒犯一句。人如何选择,虽然摆脱不了家庭和时代,更重要的当然还是看自己。谁能想到当年激战正酣的美国和德国军人可以在我的餐桌上共度圣诞,还一起把备用军牌凑成星星,装饰圣诞树呢?”

老妇人微笑看着圣诞树顶用了20年的简陋星星。还有在星星之下忙碌着的领班拉尔夫,那个20年前投宿她家的德国军官不愿再带上战场,拜托她收留的“希特勒男孩”(二战末期被武装起来送上前线,不到16岁的娃娃兵。)。

老妇人与旧王公彼此致意,就此告别。两年之后,伊丽莎白夫人在报纸头版看到巨幅新闻:“荷尔斯泰因王子克劳斯放弃姓氏与继承权,嫁给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舆论哗然!”

夫人对终于知晓真实姓名的新人微笑:“祝你们幸福。”

同一时刻,公馆另一侧,查尔斯怀抱花束走出侧门。利奥波德三世已经早早离开,可能莉莉安害怕与众人一起道别,自己会用头衔称谓让她难堪。莫斯利从男爵夫妇也不知去向,查尔斯只遇到了米特福德姐妹中最小的妹妹。

“公爵夫人,您也准备一早就离开?”

黛博拉向他微笑,圆圆的苹果脸甚至显出几分孩子气。

“是的,尤妮蒂情况不太好,我想尽快带她去巴黎的医院。我本想和戴安娜一起去,帕米拉和南希就在法国,杰西卡也会从美国回来。我们六姐妹好久没有聚在一块儿了!可戴安娜很早走了,只给我留下纸条说抱歉……”

明了米特福德家族的恩怨纠葛,查尔斯明智闭嘴,看着有些灰心的黛博拉很快振奋起来。

“我知道杰西卡恨戴安娜,南希也讨厌戴安娜和尤妮蒂(杰西卡的丈夫和米特福德家唯一可以袭爵的兄弟都在二战中阵亡)。我从小就不不太明白姐姐们的纷争,我就是被拉在最后面的小妹妹,只想挥手喊她们等等我啊!”

“可是,不管她们信奉什么样的政治信条,资本主义也好,纳粹主义也好,共产主义也好,我们是姐妹啊!”

“主义归主义,姐妹归姐妹!我会守着家园,等姐姐们回来!”

目送公爵夫人如玫瑰般灿烂的笑脸,查尔斯不禁被她感染,面庞也染上了怀中虞美人的嫣红。这让身旁的哨兵安心许多,他们彼此对视着微笑。

“去吧,大家在墓地等我们。”

埃尔森镇外,与谷底泻湖毗邻的公用墓地远比别的小镇更大。纳粹得志之时闪击西欧以这里为突破口,元首最后的反击阿登会战也在这里打响。趴在自行车上狙击德国坦克的比利时军人,两次会战为了报仇雪恨或者保卫家国阵亡的德国士兵,远渡大洋降落距离家乡数万公里以外的美国101空降师伞兵,被党卫军枪决的抵抗组织成员和无辜平民……都葬在这里。

原本各块墓地壁垒分明。数十年后,荒草和逐渐迁移来的老兵坟墓让他们慢慢交融。平安夜一场大雪纷扬覆盖,一片银白底下,更分不清彼此。

远远地,查尔斯望见蜜丝女士抚着一块墓碑,喃喃自语,眼里似乎闪动泪花。赫本带着墨镜和围巾,将花束放在一块墓碑之前。

“将军希望将这个放在这片墓地。”

秦秀云捧着一个匣子,出现在查尔斯身旁。

“我通知了海斯勒上校的家人。他的妻子很快会过来处理善后,她也委托我帮忙处理一些东西。”

看着彼此手中相似的勋章,会心一笑,查尔斯和东方女性同时扬手。

陈旧的帝国铁十字和被烈火焚烧的“卐”型铁十字勋章一同没入白雪覆盖的墓地,再也不见踪迹。

一阵凛风刮过,无数雪片扬起。艾瑞克急忙为向导挡住风雪,无暇顾及其他。大风吹散了查尔斯怀里的虞美人花束。

嫣红花瓣与晶莹雪花漫天飞舞。

吻遍天地。

FIN

谨以此文献给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二周年

文后小贴士:

来一张荷兰女王和王夫结婚时候的照片,现在的荷兰国王已经是他们的儿子了。

其实这篇文计划9月初完结,早该发完了,奈何因为种种原因拖到了现在。现在终于完了,接下来会回归坑了好久的美食文了,明天开始更新~

评论(14)
热度(50)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