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14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加更继续,明天发表尾声,这个超长的番外就正式完结了。



将星陨落,天际漆黑,此刻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查尔斯抬头看流星滑落,内心哀痛难以言说。


此刻落在肩膀的触觉,让他几乎下意识躲避。


“李说他们堵住了海斯勒,就在他预定撤退的湖中塔。”


“那个斜塔吗?奇怪,他明明知道我已经‘看见’了……”


“不管怎样,我们得去看看。查尔斯,我们一起过去吧,我实在不放心……夜这黑,雪这么冷。而且现在局面混乱,不清楚会不会还有他们的同党,那个‘里昂屠夫’就不下落不明。”


艾瑞克小心地询问,灰蓝眼睛在灰暗天幕下格外暗淡,已经带上几分恳求。


自己有什么资格让这个哨兵,这样暗淡,这样小心翼翼呢?


查尔斯不禁责备自己,可他同样无法控制心底的疑惑和不安。


他点了点头,迎接艾瑞克重新雀跃起来的目光和拥抱。


压抑尴尬,无视隔阂,靠在绝对适配的哨兵怀里,与对方一起奔驰在最黑的夜。


远处天际出现暖色,让他们几乎同时皱眉。


【现在刚刚4点,没到日出时刻。】


【肯定没到,在冬季的山区天明只会更晚。】


查尔斯敲打额头,联络上克里斯托弗•李。


【海斯勒放了火,要把钟楼和自己一起烧了!如果你们还想跟海斯勒“问”些什么,就赶紧过来!】


艾瑞克搂紧向导,加快脚步。来到泻湖岸边,湖中斜塔已经燃成一支巨大火炬。海斯勒站在燃烧的塔巅,焰光和气流包围着他,仿佛降临在地狱的路西法。


“海斯勒上校!海斯勒上校!”


复数的声音呼唤着他,可没有用,海斯勒根本没有转头看他们一眼。李试图从外墙攀爬,瞬间被烈火逼退。查尔斯被浓烟逼得切换到精神频道的精神通话也没有效用。


没有时间了,火焰随时可能吞噬海斯勒。被高温焚烧的大脑几乎无法提取记忆,他们将失去苦苦追寻的音束弹线索。咬紧嘴唇,查尔斯启动精神能力,天鹅羽翼飞涨,向着焰心飞去。


他不可能靠近海斯勒,火焰和艾瑞克都绝不会允许。他只能期望大脑在濒死与高温下情绪爆发,让他有所收获。


天鹅翱翔在烈焰和意识之间,竭力搜寻可能的信息,终于远远望见厚重的希姆莱影像。查尔斯驱使天鹅高飞,收束翅膀,积聚力量,凌空而下,从影像俯冲穿透,擒住了答案!


那是一片前所未见的奇景


——青蓝色的巨大神明在洪荒宇宙间狂舞!


他的皮肤仿佛最上等的青金石,他的颈项盘旋着毒蛇,他的额头高悬着新月,他的眉间圆睁着第三只眼睛,他的发髻倾泻着滔滔长河。


天与地,在他一举手一投足的舞蹈中无休止地坍塌。


面对这份意外的答案,查尔斯几乎停顿了呼吸【怎么会是那里!】


天鹅失神地拍打翅膀,青色天神慢慢消散。


在不断坍塌的意识世界里,查尔斯看见了海斯勒如同岩浆沸腾的记忆。他“看见”饥饿的男童和母亲在一战的废墟里哭泣,“看见”男孩与兄长用废弃的纸币折叠城堡,“看见”少年和同学攀上砖墙,远望希特勒宛如救世主的激昂演讲,“看见”了青年穿上笔挺军服,在宴会与战场之间攀升。


“看见”夜亲王的脸,雪泥中部下与俄国军人的尸体,集中营里穿着条纹囚服的尸体,被轰炸的断壁残垣间握着布偶娃娃的残破尸体。


燃烧的战车,燃烧的村庄,燃烧的斯大林格勒,燃烧的柏林……


一条身影蜷曲在崩溃的世界中,好像一个无家可归,无路可去的孩童。


将星的陨落让查尔斯哀痛,这样的崩溃同样没有带给他丝毫快乐。


他让天鹅缓缓落下,心中郁愤缓缓散去。


【一切都结束了,海斯勒上校。投降吧,别做傻事,向法庭忏悔吧,没有法官会认真追述20年前的个人行为。您还有妻子和女儿,您不会希望让她们失去丈夫和父亲。】


身影猛地抬头,眼中火焰让天鹅退缩。


他绷紧头颅每一条肌肉,鼓起颈项每一根青筋,就像一头被逼入绝境的秃鹫。他抬起右手,用尽全身力气嘶吼:“Hiel,Hitler!(嗨,希特勒!)”


查尔斯与他的天鹅一起向后倒去,落在哨兵坚实的怀里。抓住手臂,撑起身体,查尔斯看见斜塔在焚烧和惊呼中崩塌,纳粹军官坠入火海,被天明之前的光亮彻底吞噬。


查尔斯摇头叹息,没有丝毫喜悦。此刻,他的内心只被疑惑填满。


他在海斯勒最后的嘶吼下面,似乎还听到一个单词……


【Prinzessin(德语:公主)!】


那到底是什么?或者……是谁……


德国罕有高级向导,海斯勒几乎可被算作纯粹的哨兵。他怎么可能操控尤妮蒂•米特福德攻击自己……他背后站在哪一位向导?哪一位高级向导,给了他可以远程控制全美协会内定向导首席的自信?海斯勒在众目睽睽之下执意逃跑,逃往已经被发现的撤退基地,点燃湖中塔,又是为了保护谁……


那个订下了矢车菊套间,却没有入住的客人是谁!


雪花落在脸上,查尔斯抬眼,望向夜幕。烈焰与暗夜界线分明,昭示黎明的启明星尚未升起。


同一片夜幕下,数十公里外,比利时韦尔维耶市通往巴黎的首班列车即将出发。


“女士,请出示您的护照和车票。”


睡眼惺忪的检票员打起精神,恪尽职守。能遇到一个典雅秀美,有着粉色皮肤的金发女郎,真是执早班的格外福利了。他看着护照,格外殷勤地询问:“是……安娜女士吗?非常荣幸为您服务!”


女子微笑,露出左颊浅浅的酒窝,抹去了他的记忆。


“是的,我叫安娜,安娜•罗莱德。”


文后小贴士:

1、安娜是正传中的BOSS,希姆莱的女儿,古德伦•希姆莱。日后做到了莱茵联盟的向导首席。9年后的决战中,就是她让教授重伤以致残疾。


评论(12)
热度(43)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