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13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加更继续,本章中所述与天朝相关内容确实是真实的。


再没有人能够出声,房间内一片静寂,只剩下粗浅不一的呼吸和烛光冉冉的蜡烛。

 

烛光如萤,如星。

 

像数不清的魂火,又像历史老人长长的叹息。

 

摩萨德哨兵在光影间迈步,比窗外夜雪更冰冷的杀意溢出灰蓝眼眸。

 

一点烛光阻拦了他。

 

旅店的女主人,伊丽莎白·维肯夫人立在长相神似,位置颠倒的加害者与受害者之间。

 

掌心火苗,映照老妇人的面庞。

 

“兰谢尔上尉,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我不懂什么战争啊,政治啊……我明白你的愤怒,我也不喜欢纳粹。”

 

“但是,今晚是平安夜。”

 

她平静地说,面对杀气冷冽的军人毫无惧色。就像二十年前,在大雪覆盖的阿登森林,她对先后同时敲开房门的美国士兵和德国军人所要求的那样。

 

“今夜属于上帝,在我的屋檐下,我不允许流血!”

 

“兰谢尔上尉,这是我的信条。二十年前,我要求战争中来到我的木屋躲雪过夜的美国人和德国人将武器都放在门外,在餐桌上和平相处。二十年后,也是一样。”

 

“我是这里的主人,各位都是我的客人。在我的‘城堡’里,我有这样做的权力!”

 

那个杀气好像军刀,足以割开皮肤的哨兵好像愣住了。伊丽莎白也有些发愣,她本准备好了迎接更大的压力,她不明白那个哨兵为什么对自己那样友善。身材矮小的美国人——应该是他的向导吧,从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袖,他们的手自然交握。

 

人形军刀的锐气好像缓和下来,像一只温和的手将它收入刀鞘,又像一只大胆的手挠顺火龙的鬃毛,让它温顺地卧下。

 

那样的画面让老妇人想要勾起嘴角微笑。可接下来突如其来的变故,来得太快!

 

看护总督的人群发生骚动,趁着人们被骚动牵走视线的一瞬间,有人撞破窗户,仿佛幽灵逃出冥府!

 

有人悲鸣,有人呼喊;有人立刻追了出去,有人选择留了下来。

 

查尔斯来到垂危的总督面前,“医生”无奈摇头:“大概没有希望了。”

 

法肯豪森已经说不出话来,只用苍老的麋鹿阻拦查尔斯最后的努力。

 

【我没有希望了,泽维尔教授。我已经86岁了,本就是为寻找死地而来。】

 

【我在中国的学生,都死在南京。我在德国的学生,都死在阿登。】

 

【我懦弱无能,没能坚定地支持奥斯特和特莱斯科夫把阿道夫·希特勒掐死在摇篮里。】

 

【我虚伪又残忍,为了掩护7月20日事变(即前面提到施陶芬贝格1944年刺杀希特勒的行动),我放弃了阻止党卫军屠杀比利时的平民。】

 

【为了阻拦日本人,我替蒋介石拟定了炸开花园口的计划!】

 

【我必须为弗莱芒平原上,黄河底下的百万冤魂负责!】

 

【我这个懦夫,这个罪人,苟活到现在已经是一种罪恶。】

 

垂死的老将在悲恸的忏悔中颤抖,仿佛被割裂了灵魂。他无力地抓住查尔斯,仿佛抓住临终告解的神父。

 

【我不愿再危害任何一条鲜活的生命,我没有那样资格!泽维尔教授,连接垂死者的大脑非常危险,不要为我这样的人冒险。那只会让我更没有面目去面对罗伯特检察官!】

 

不断抖动的手指将刻着“N T(纽伦堡审判简写)”,镂空天枰(象征司法)的银袖扣塞进查尔斯掌心。查尔斯一早便认出,那是他的教父罗伯特·杰克逊为纽伦堡审判订制的袖扣。

 

【我把它还给你。去吧,年轻人!别守在早该腐朽的枯骨旁边。海斯勒曾是希姆莱的副官,他可能握有重要的东西。】

 

【去,快去!】

 

【替我们这些没用的老人,去结束那漫漫长夜!】

 

“去吧。”一个女性的声音也对查尔斯这样说。

 

握住总督另一只手,满面泪痕的东方女性好像被急雨摧折的茉莉。

 

“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凝视女性手腕间的翡翠珠串,查尔斯深深低头。

 

【法肯豪森总督就拜托您照料了。】

 

【也请代我向蒋夫人转达敬意。我的祖父生前曾提起,蒋夫人是他最欣赏的女性之一。】

 

目送远去的生机勃勃的年轻背影,老总督在窒息心脏的痛苦中微笑。

 

【秀云,我必须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在战前他们是亲密的朋友,在战时他们一个是纳粹驻比利时总督,一个是华裔的比利时地下抵抗运动成员,成了心照不宣的对手。在战后她走上纽伦堡军事法庭为他的仁慈和贡献辩护,为他四处奔走,呼吁减刑,在最后他们结为了夫妻。

 

“比利时的辛德勒”秦秀云回应缀满泪水的微笑。

 

【我也得谢谢您给了我一个新家。】

 

【故国已非故国,我离家太久,回不去了。】

 

目光交缠,宛如相拥的手臂。

 

他们在微笑中凝视彼此,直到总督目光凝固。

 

纳粹德国驻比利时军事总督,德国援华代表团最后一任团长,亚历山大·法肯豪森上将停止了呼吸。

 

文后小贴士:

1、亚历山大·冯·法肯豪森(Alexander vonFalkenhausen 1878–1966,让他早死了一年半是我的错):



他是反对纳粹的德国陆军高层,是纳粹德国驻比利时的军事总督,同时也是德国军事援华团的最后一任团长,淞沪会战和台儿庄战役的战术计划制定者,抗战时期国军的几个德械师组建和训练有他很大功劳。

出于对元首不满和对工作负责,德国中断对华援助之后,法肯豪森和部下抗命不归,准备以个人身份留下来援助抗日,直到国内以叛国罪和家属相要挟,他们才全部撤走。

下图为1953年,他在德国家中接受蒋公驻比利时大使授勋



2、花园口:1938年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下令挖开河南花园口的黄河堤坝,人为造成了淹死近百万人的巨大洪灾。

3、秦秀云:其实并没有一位叫秦秀云的比利时华裔女性存在。本文中的秦秀云是由两个女人合并构成:钱秀玲和西西拉·温特(真相是这个番外人太多了!再多来人就完全扯不开了)。



前者是比利时华裔,被称为比利时女版辛德勒。她凭借与比利时总督法肯豪森的交情(其堂兄钱卓伦是国民党中将,曾任国民党国防部第一厅厅长,国防部总参办公室主任,是法在中国期间的好友),在二战时期成功解救了很多人质与抵抗者。2002年她的事迹被央视拍成电视剧《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由许晴主演。

后者西西拉·温特,是比利时抵抗运动成员,获得过比利时的二战勋章,在战后为法肯豪森作证,后来还成了他的妻子。


《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的剧照,图为电视剧中的钱秀玲和总督。电视剧里面他们也是世交,而非夫妻或者情人关系。

4、伊丽莎白·维肯与弗里茨·维肯母子:可能很多人都听过德军和美军在平安夜巧合摸到同一户人家,和平共度圣诞的鸡汤故事。这其实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原型就是44年阿登战役中的维肯母子,还拍过一部电影《寂静的夜(Silent Night)》(拍得很精彩,强推)。可惜没找到妈妈的照片,只找到了小男孩当年的照片。

实际上这对母子是德国人,他们后来留在比利时开旅馆当然也是情节编造,事实上他们一家战后去了美国定居。

评论(11)
热度(3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