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12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国庆加更来了,接下来应该会有连续加更,在国庆中这个番外就将结束

12、

艾瑞克看见查尔斯的肩膀明显晃动。他想伸手扶住他的向导。可查尔斯就在这一刻扶着那个叫蜜丝的女人,退到一旁,离开自己手臂的范围。一切巧合得仿佛命中注定。

 

艾瑞克被哽在咽喉的话语,噎住无法出声。那些看不见的沉重的东西,让他迈不开脚步,说不出话语。

 

到底是由于恼怒、愧疚,还是恐惧,连以色列首席哨兵艾瑞克·兰谢尔自己也无从得知。

 

他只能将怒气发泄在目光里,抓着头发,苦恼地摇头。

 

那股恼怒扫过利奥波德三世夫妇,立刻吓坏了正提心吊胆敏感度过高的嫌犯。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同意支持纳粹党的!”

 

他几乎立刻开始辩解,同时立刻发现自己成了视线的焦点,再后悔也没了退路。利奥波德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开口。

 

“……35年人人都支持纳粹党,大萧条让国家社会主义成了灵丹妙药。苏台德区全民公决要求加入德国,奥地利也迫切希望与德国合并,当时国联都不好多做干涉。捷克、斯洛伐克、奥地利、丹麦……讲德语的人不是都期盼回归日耳曼大家庭,组成德意志联邦吗?没有人想要反抗,不反抗就没人会死亡或者受伤。比利时这样一个六成国民都讲德语(比利时通行弗拉芒语,荷兰语的方言。而荷兰语又称低地德语,被公认为德语的分支)的小国能干什么?荷兰人反抗了,所以鹿特丹被大火烧成废墟!我投降了,我起码保住了布鲁塞尔,还有我的人民!”

 

“我想要反抗!”

 

“砰”的一声,似乎有人砸了桌子。利奥波德循声望去,几乎被众人遗忘的瘦小“幽灵”站了起来。

 

“陛下,我想反抗!请您别这样无耻地替我做了决定!”

 

她一边用弗拉芒语大声说着,一边解开裹得活像阿拉伯女人一样严实的头巾。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让店主弗里茨皱起眉毛。太耳熟了,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头纱一层层滑落,露出好像白山茶花瓣的小巧下巴。

 

房间内不乏美女,让比利时国王钟情的莱斯王妃莉莉安,俏丽大方的俄国公主,各具风姿的米特福德三姐妹。可她们都在“幽灵”露面的时候失去了光彩,就像月光让星星黯然失色。

 

利奥波特三世失态地张大了嘴巴,米特福德三姐妹不再看着彼此,弗里茨让手里的水壶滚落下去。

 

不止他们,几乎所有人都震惊大于惊艳。他们都在大银幕上见过这张美丽容颜,都听过这位窈窕淑女响亮全世界的名姓:

 

——奥黛丽·赫本!

 

弗里茨后悔签名本不知道被落在哪里,还能不能找到,更懊悔自己居然那么蠢!埃尔森镇并不是特别热门的度假胜地,会裹成像阿拉伯女人那样严实的,只会是大名鼎鼎,不管走到哪里都担心被认出来的电影明星嘛!

 

可此刻的赫本完全与电影里的不同。不再是甜美灵动的公主,也不再是优雅秀丽的交际花。明艳的眉眼间燃着火焰!

 

“陛下。我生在比利时,战争的时候,拿着比利时与荷兰两国护照。从鹿特丹到阿姆斯特朗,再从安特卫普到布鲁塞尔,不管是在您所说的荷兰还是比利时的任何一个地方,没人想做德国人!我们是已经独立了400余年的尼德兰人(从德国前身神圣罗马帝国独立出来低地共和国,日后分裂为荷兰与比利时)!我们当年没有屈服于哈布斯堡家族,后来没有屈服于拿破仑,20年前我们也同样不想屈服于希特勒!不管我们说着何种语言!”

 

“我的表哥在阿登森林狙击突袭的德国人,他们推倒自行车阻拦德国的坦克前进,哪怕那只是徒劳无功!我的舅舅建立了阿纳姆的地下抵抗组织,被盖世太保抓获,当众枪决。就算不抵抗又如何?德国人拉走男人去做劳工,修筑防御工事,很多人没能活着回来。他们又拉走了大量粮食,造成了大饥荒,那年冬天我几乎饿死,靠着狗粮和郁金香球根活下来!我原本梦想成为一名芭蕾舞者,但战后伦敦舞蹈学校的老师告诉我不可能了。发育期遭遇严重饥饿留下了后遗症,我永远不能达到主演的水平!”

 

装作没有看见赫本紧攥着芭蕾舞者胸针的手,店主弗里茨暗暗叹息。或许没人知道让全世界女人羡慕的纤细身材,竟然是战争留下的伤痕。他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娱乐报纸,赫本婚后曾数次流产,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的孩子。

 

原来如此……

 

“13岁的时候,我和我所有的表亲兄弟一起加入了抵抗组织。把信件塞在鞋子里,送给郊外的游击队,孩子总是不容易引起怀疑。阿登战役的时候,我穿过战场替荷兰地下党向盟军传递情报。在埃尔森镇附近被党卫军的岗哨发现,差一点被抓住。”

 

回忆着惊心动魄的往事,好莱坞的大明星与曾经的地下抵抗者忽然笑靥如花。

 

“感谢上帝,就在那一刻盟军的坦克营开进了埃尔森镇。一辆画着圆盾星星的坦克就停在我面前。”

 

她朝着除去啤酒肚毫不起眼的美国富商张开双臂,两人笑着拥抱彼此。

 

“我告诉过您,那天从坦克里钻出来的军官成了我眼里最帅的男性吗?”

 

“我一定告诉过你,那天从坦克里面钻出来我就看见了最可爱的小姑娘!”

 

那个弗里茨记得登记姓氏为泰伦斯的美国“商人”友好地拥抱赫本,和他的“保镖”一起摘下墨镜。

 

算得上电影爱好者的弗里茨很快认出“保镖”是今年007新作中反派演员,饰演了大放异彩的BOSS金枪人的克里斯托弗·李!那个叫泰伦斯的“富商”,当然是007系列电影的导演泰伦斯·扬!难怪他老觉得他们眼熟!

 

李晃着墨镜,冲那个可怕的兰谢尔说:“我跟着导演过来聚会,没想到遇见了你们。”弗里茨后知后觉地想起来,007上映期间,曾有报道称李曾是在英国皇家空军特种部队服役的哨兵。曾在东欧多国指挥秘密行动,拿过8国勋章,传说与铁托有私交,还有传说他就是第一任007!后来退役才当了演员。

 

导演则向弗里茨道歉:“请原谅我们没有用本名登记。我们本来想低调聚会,纪念终战20周年。如果早知道纳粹也在您的旅店搞‘纪念活动’,我和克里斯一定把退役军官证拿出来登记,詹姆斯可能会把美国空军准将的肩章直接挂在圣诞树上!”

 

弗里茨再度摔了手上的东西,再度后悔为什么签名本不知去向,再度懊悔自己早该想到还有一个裹得像阿拉伯女人那样严实的幽灵,只会也是不管走到哪儿都会被认出来的大明星!

 

高个的幽灵也脱下了面纱,詹姆斯·史都华冲他微笑。

 

弗里茨想对他说我是你的影迷,想说自己把《生活多美好》和《后窗》看了十几遍,想对身兼奥斯卡影帝与美国空军准将双重身份的传奇影星表示仰慕。可惜他太过紧张,口齿笨拙,结结巴巴什么都说不清楚。

 

对方用标志性的友善微笑安抚他,随后遥遥问候老友:“泽维尔教授,好久不见!”

 

“我得向你讨一份圣诞礼物。奥黛丽一直期盼和泰伦斯合作,找了一个不错的剧本,准备了好多年。可他们老被认为风格不适合,拉不到投资。现在你们面前站着的可是华纳和米高梅的股东,还有一个老师是FOX的大股东,你们可别放过他!”

 

说着转过头,面对房屋中间的利奥波德三世一行。

 

“康拉德·阿登纳(联邦德国战后第一任总体)曾对向他求情的皮亚女侯爵说:‘大多数贵族’出于不可理解的对真正民主制度的敌视,追随了一场犯罪的冒险”,现在他们需要在上帝面前为自己的罪孽负责。”

 

“陛下,如果您仍然心怀侥幸,不肯负责。那么请记住,克拉克·盖博(《飘》的男主角)战争时也是我的部下,如果不是已经去世,他今天也会在这里。”

 

“曾经三分之一的好莱坞上了战场,在他们还不是美国人,也还不是明星的时候!”

 

“论到舆论影响力,好莱坞从没有怕过谁!泽维尔教授,如果有需要,请随时联系‘好莱坞二战退役士官联谊会’。”

 

文后小贴士:


1、赫本在二战曾经是荷兰地下党,并且被007导演带领的坦克营解救这的确不是好莱坞的剧本而是真事。他们在本文的时间两年之后的确得以第一次合作,拍了让赫本最后一次拿到奥斯卡最佳女主提名的电影《盲女惊魂》,也是真的。那部电影的出品方是FOX,而尼采当时正好是FOX的大股东,这也是真的。只能说历史太可怕了。


2、詹姆斯·史都华,这位奥斯卡影帝兼美国空军准将,国内可能相对不熟悉。他在“好莱坞百年百大男星”中排名第四,前后都是黄金时期耳熟能详的名字。他的《生活多美好》是经典圣诞电影,而且这部电影拍摄在二战之后,在他已经快升将军的时候……


3、早年因饰演007反派和吸血鬼而著名的克里斯托弗·李。的确在二战中是英国皇家空军特种兵。的确曾在东欧多国指挥秘密行动,拿过多国勋章,据传与铁托有私交。据传是007的原型之一。当然我们更熟悉的,是他在《魔戒》中扮演的白袍巫师萨鲁曼。



评论(29)
热度(5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