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11 (完整版)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本章内容纯属虚构与脑洞,作者就是写小说的,大家千万不要当真了!

 昨天没来得及写完,今天来补完

11、

 

“对不起,您错了!”

 

查尔斯的声音让高个哨兵惊讶回头。搂着他的艾瑞克同样惊讶。查尔斯一向是温暖而柔和的,有一些只在亲友面前展现的孩子气,还有一些谁也无法踏足的坚硬内核。但他未从见过查尔斯如此尖刻,咄咄逼人,就像天鹅变成了一只浑身利刺的针猬。

 

触碰海斯勒读取记忆那一刻,他惨白的脸好像犹太人望见了奥斯维辛的铁门。

 

“您认为,这真的是海斯勒上校执意除掉我的理由吗?”

 

“请注意顺序,我并未察觉他们的计划,利奥波德陛下也没有主动向我示好。一切被海斯勒上校怒斥的事情发生在海斯勒上校伏击我之后,由他自己的所作所为引发。如果海斯勒上校真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最在乎的明明应该是纳粹重新崛起的大局,他应该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确保计划顺利完全。可他偏偏在准备周密的行动之前贸然出手,逼得盟友拼命弥补……”

 

“别拿我的两位教父做借口了,如果这么蹩脚的理由都可以成立,我不知道他如何在出狱之后平安生活到现在——乔治教父和罗伯特教父都曾在近年访问德国。”

 

所有目光都落在查尔斯身上,期盼着答案,只有艾瑞克暗中焦躁。查尔斯在无人视线能及的地方抖得好像濒临死亡的疟疾患者,而且挺直了背,尽量不倚靠自己。那种若隐若现的疏离感,就像一种不祥的预感。

 

“海斯勒上校,你的爷爷门德尔·海斯勒曾经做过俾斯麦的侍卫,你的父亲威廉·海斯勒曾经在东非为帝国而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官至上校,你的母亲米娅来自传统的容克家族,可谓是握着枪而生的军队世家!”

 

“你是家里的第三个儿子,本来还有两个哥哥。你的大哥汉斯挚爱艺术与文学,与家族和社会格格不如,在1936年被诊断为轻度精神分裂,在1939年自杀。你的二哥亨内克与你一同加入军队,在1942年因卷入同性恋丑闻自杀。当年想必有人羡慕海斯勒家的好运气。小儿子如此争气,年纪轻轻就做了希姆莱的副官,成了柏林社交圈的新星,想必前途远大。拖后腿的大儿子,闹出丑闻的二儿子也很快自杀,没有玷污家族的名声,耽误弟弟的前途,真是上帝的安排!”

 

海斯勒张开嘴,想朝那个美国人大喊“闭嘴!”却仿佛坠入了光阴的迷雾,火光扭曲了时光,咧开豁口挤出恶臭的淤血。

 

“不——他是我们的儿子!”

 

“精神病人只会浪费粮食,玷污血统,是国家的蠹虫!元首已经下令将他们清除到集中营,我们必须自行处理,集中营……海斯勒的姓氏不能承受这样的侮辱!”

 

“看在上帝份上,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

 

“你的儿子为什么会看一个男人!恶心的罪恶的用XXX(和谐懂)的阴沟里的耗子!我没有那样的儿子!”

 

“不可能!亨内克不是那样的人,他一直是个好孩子,一定是犹太人迷惑了他!不,强迫了他!我可怜的亨内克,我可怜的孩子……”

 

父亲的斥责和母亲的哭泣萦绕耳边,套着笔挺军服的军官堵上耳朵,与三岁的幼童一样软弱无力。

 

“海斯勒上尉,对吧!我是海因里希·祖·夏彦·威廷根施坦因,您的向导。不用称呼我亲王,那样太生疏了,就叫海因里希吧!”

 

谁……是谁在他眼前。明亮的眼睛聚着星光,明快的笑容比太阳更耀眼,看见一眼就让人心情舒畅。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越来越贪恋那双眼睛,等自己察觉的时候双手已经自作主张,把相片藏进钱夹。在东线酷寒的雪窝里,他靠着这张阳光一样的照片和妻子抱着女儿的照片,熬过凛冬,突破重围,活了下来。

 

再后来,他惊恐发现只要想想那张笑脸,就会让身体热起来。

 

这种变化太可怕了!太肮脏了!

 

他已经是一个丈夫了!希尔德忠贞温柔,他们可爱的女儿刚刚学会叫爸爸,自己怎么可能萌发背叛她们的念头!

 

对同性产生欲望何等肮脏下流,那是全世界最恶心的勾当!只有邪恶的犹太人,淫荡的吉普赛人才会玩弄的把戏!他们把这种淫邪的不正常的欲望传染给意志不坚的雅利安男性,引诱他们堕落,玷污高贵的血统,削减高贵民族的人口!

 

……怎么可能?

 

他没有被任何放荡的下等民族诱惑过!亨内克惹上丑事以后,他也再没跟二哥见过面!

 

他怎么可能产生这种邪恶的欲望?他怎么可能背叛他的信仰?!他怎么可能背叛他的民族!他怎么可能背叛誓言保护的德意志!

 

他怎么可以让海斯勒家族光荣的姓氏再度蒙上污垢!

 

他难道会被关进集中营,带上恶心的粉红三角,成为被犹太人更下等的囚犯?!

 

不——不——不——不!!!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是他自己的念头,不可能是·自·己·的·错!!!

 

…………

 

威廷根施坦因家族常年居住在瑞士,拿着双重国籍。传闻亲王夫人同情犹太人,曾经资助他们的难民营,亲王跟一些可恶的社会党人有着交情。海因里希也不时谈及对战争的不满,对敌人的同情,他原本以为那只是他的向导单纯又善良而已……

 

原来如此——

 

海因里希为什么对自己那样笑……那些趾高气昂的贵族和王族明明一向非常高傲!

 

自己为什么会对那样的笑容,那双眼睛动心……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不对……不对……自己从来不是那·种·人!

 

他被骗了!那个向导用他擅长的精神能力诱惑了他!

 

一定是这样!他找到了答案!

 

他有可能成为柏林塔的首席,那些贵族和左派就把他当成了目标!

 

多么卑劣的行径!多么可恶的计划!盟军已经在诺曼底登陆,德国面临着最危险的局面,他不能让“背后一剑”再度毁掉他的祖国。他必须大义灭亲!哪怕是他宣誓保护的向导,也不能再这样姑息下去!

 

他没有报告宪兵,他无法将他的向导送入集中营,他做不到……

 

那一日,他前去机场探望海因里希,借着接过圣诞礼物,他掐碎了舱内几个螺钉。当夜,他的向导从夜空陨落。同僚说他没能打开降落伞。弹射椅故障,将年轻的王牌甩向飞机尾翼,头部骨折让他在超过3000米的高空失去了知觉……

 

海斯勒砸烂了整间指挥室。他本应当高兴,应当如释重负,为什么反而好像被魔鬼吞噬了一半灵魂!

 

从此魔鬼留下的伤口一直横在内心,从来未曾愈合,时时刻刻折磨着他。

 

今天,他踏入公馆,看见年轻的“自己”搂着向导,在槲寄生下肆无忌惮地拥抱,接吻。

 

那些他不敢面对的欲望,不敢细看的幻觉,无法控制的臆想,阴魂不散的梦境,就这样被拖到众目睽睽之下!

 

二十年前的噩梦再度降临!

 

恍惚中,他以战后前所未有的果决制定计划,展开行动。引开兰谢尔,爬到窗外设下陷阱,他听到自己说。

 

“我能杀你一次,我就能杀掉你第二次!”

 

脸颊仿佛被狂奔的驼鹿撞击,血腥弥漫口腔,海斯勒听到牙齿松动的声音。

 

他终于回到黯淡的现实,用手杖重殴他的老总督正声嘶力竭地怒吼,仿佛比他自己崩溃得更彻底。

 

“你都干了什么?!那个奥地利下士(指希特勒)都给你们的脑袋灌了什么东西!!!”

老人双眼发红,胸膛剧烈起伏,频率远超医学警告的标准。

 

“奥斯特没说错!特莱斯科夫是对的!我早该在38年就加入他们的‘九月密谋’,阻止《慕尼黑协定》,把希特勒掐死在总理府!哪怕背上叛国罪被绞死,也好过眼睁睁看着他毁掉这个国家!”

 

“……我是个懦夫!我是个罪人!”

 

惨叫取代怒吼,法肯豪森总督手捂胸口倒下,身体蜷曲好像垂死的龙虾。

 

东方女性和维肯老夫人急忙赶过去,“巴西医生”向查尔斯望去一眼。后者挣脱哨兵胳膊向马特点头,让有医疗经验的人前去帮手。

 

犹太壮汉侧身让开通道,露出仿佛被悲恸和震惊凝固的躯体。

 

蜜丝·瓦西里奇科甫惨白了面孔,泪水划过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庞。

 

她浑身僵硬,向前跨出一步便几乎摔倒。被身旁的查尔斯及时扶住。

 

她不再看向海斯勒,慢慢转身。搂紧怀里的珐琅彩蛋,就像母亲搂着婴儿。

 

查尔斯扶着罗曼诺夫的后裔,看着她在面无表情中泪流满面。

 

她艰难打开珐琅彩蛋,颤抖的手展开折叠的信纸,纸上满页潦草的德文。

 

“亲爱的蜜丝:

 

巧克力已经收到,我必须感谢你如此热心,如此精力充沛。在现在的德国,它们可是不多见的好东西!我将它们转赠给今天来探望我的约德尔,作为圣诞礼物。拼杀在第一线的哨兵更需要一些高热度的食物,希望亲爱的蜜丝不要责备我浪费你的好意。”

 

“我并不感到过份疲惫,我会尽量在夜班间隙休息,不用太为我担心……的确,直到现在我依然不喜欢射杀我的对手,如果不得不这样做,会让我的内心陷入极度的痛苦与挣扎。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我一直试图做到在能让敌方飞机乘员可以跳伞的情况下,击落敌机。”

 

“尽管如此,我依然会感到困扰。我击落过的那些敌机里坐着好几百名英国飞行员,他们不会全部都活下来。他们中间很多人不过是第一次进行飞行作战,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我相信那种可怕的经验不会让他们觉得舒服,就如同我第一次击落敌机。”

 

“我们每个人都是母亲的儿子,都是上帝的子民。我如此迫切地希望战争早日结束!到那时,我保证我们将可以找到正确对待彼此的方式,我们将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让我们的孩子们免遭我们的父辈和我们曾经历的那些悲哀和无奈。”

 

“我从未如此迫切地期盼尽早结束这场战争!我曾向你提及,43年我获得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元首亲临授勋,那时我没有被收去配枪。下个月,这样的机会将再次来临,我可以在握手的时候干掉希特勒!我没有结婚,没有孩子——我是可以牺牲的,牺牲的只是我一个人而已。再没有比我更适合的人选了!我们会沿着施陶芬贝格伯爵(指挥44年刺杀希特勒行动的纳粹军官)的道路前行,前赴后继,只要能拯救德国!”

 

“是的,这也是我不愿向约德尔表白的理由。何况他已经有妻子了,他很可能不能接受男性……我不愿因为单方面的好感,让他难堪。这样更好,我的行为应该不会牵连到他。如果约德尔依然因此受累,请一定帮帮他,请联络我的教母和老师营救他。请接受你任性的朋友,或许最后一个无理的请求。”

 

“今天就写到这里了,遥祝圣诞快乐。

 

你忠诚的朋友海因里希。”

 

慌张地抹去泪水,唯恐水滴侵蚀珍贵的笔迹。查尔斯听见女子在哽咽中低喃。

 

“早知道……为什么我……不告诉……一直……”

 

在悲鸣的尽头,她收起眼泪,就像每一个铁石心肠的复仇女神。

 

“我不会揍他,我曾向海因里希承诺帮他照看哨兵。但那个cкадина,他不配看到这封信!”
 

 

文后小贴士:

1、本篇海斯勒的原型确实两个哥哥一个因为精神病,一个因为同性恋丑闻都自杀了。第一个哥哥可能家里有点嫌疑,第二个哥哥的死完全就是一出罗生门,但肯定跟他们家里没关系。然后原型本人跟亲王压根不认识,所以整个故事是作者在写小说开脑洞,千万不要当真了!

只是,在当时那种环境下,可能这样做的纳粹军官和家庭,可就太多了。

2、“背后一剑”:一战后期广泛流传的著名谣言。德国中上层,特别是军事贵族完全不承认战争失败是自己的责任。到处宣扬,德国本来有希望赢得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卑劣的社会主义党人和犹太资本家在背后插刀,才害得德国输了。这是德国很快发动二战和屠杀犹太人的重要原因之一。

3、亲王的最后一封信由亲王的传记、与蜜丝的通信、蜜丝的日记和亲王母亲的回忆录拼接而成,其中不少是她们记载下来的亲王原话。(别吐槽写信的保密性问题了,此处明显是情节需要。不过蜜丝也在日记里写到,可以刺杀元首的事情是亲王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告诉她的……)

 本文中提到的蜜丝实有其人,是俄罗斯的逃亡贵族,亲王的女性友人,两人一直有些暧昧,但是在亲王生前还没能相互探问心意。

评论(16)
热度(41)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