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10(上)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再度被人套路,打赌失败要加更,但是实在没有存货了,半章大家先看着吧


10、

 

“啪!”响指打仿佛打在每个人耳边。

 

泽维尔脖子上的血瀑退去了颜色,咧开大嘴的伤口摇摇欲坠。

 

废塔、冰湖、火焰、雪光……都好像烟雾构成的梦境一样,飘摇消散,包括从窗口和残壁呼啸而过的寒风。

 

他们依然站在被壁炉烘烤温暖的房间,只在眼前多了一个神情和他们一样震惊的约德尔·海斯勒。

 

数量客观的人影和铁钎浮在四周,愤怒、鄙夷与厌弃的目光包围了他们。利奥波德看到泽维尔站在人群里。看到他安然无恙,比利时国王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懊恼上当,而是先松了一口气。宛如铁铸的胳膊环在他胸前,犹太哨兵那张铁青的面孔……天呐,他刚才居然会觉得海斯勒的表情已经够可怕了!

 

“感谢各位精彩演出,为这贫瘠的平安夜增添光彩!应该没人还期望,能再翻出一张面具扣上离场吧!”

 

他看见泽维尔在他的哨兵怀里鼓掌,目光落依次落在他们的“面具”上。

 

“虽然这个舞台,这出大戏,细节实在欠缺打磨。”

 

“利奥波德陛下或许志得意满,或许觉得在自家主场,能够完全控制。直接把家族纹章胸针和历史悠久的嫁妆挂在圣诞树上,此举近乎裸体狂奔。”

 

利奥波德额头涨红,莉莉安一把扯下了胸针。

 

“莫斯利从男爵较为谨慎,没有挂出任何关联的物件。但是您的妻子挂上了她的项链,爱德华风格的雕金月光花项链——‘米特福德六姐妹’共有的一套生日礼物。”

 

“法国”男爵夫妇虚张声势的高傲里,藏着掩不住的狼狈。惊惶中,妻子滑落墨镜和帽子,露出与两个妹妹相仿的面庞。

 

“我的祖父曾经叹息:‘丘吉尔那些侄女里面,米特福德六姐妹最出色。戴安娜美丽,尤妮蒂倔强,杰西卡果敢,可惜都误入歧途。’戴安娜夫人您不惜抛夫弃子,嫁给英国法西斯联盟的党魁,您的妹妹尤妮蒂·米特福德疯狂迷恋希特勒,追去德国,做了元首的情妇。战争爆发后,她进退两难举枪自尽,头部严重受伤。你们等待风声平息,联同疗养院伪造死亡证明,将她带离英国,只怕当时就有了利用的计划。”

 

“希特勒的情妇、丘吉尔的表亲、英国贵族小姐,战前几年与元首形影不离,连爱娃都嫉妒。如果要揭发那些与希特勒有所联系,首鼠两端的政客,再没有比这更好的证人了!你们原计划让她在学生暴行的新闻照片中出现,用来召集或者要挟所有潜在的‘同志’,让他们协助你们巩固权力,最起码闭上嘴巴,保持沉默。”

 

“可一旦计划突变,如何安排尤妮蒂女士就成了棘手的难题。你们还没来得及处置妥当,旅店的老夫人就将她接了过来。戴安娜夫人,您那时一定担忧又害怕。恰巧你们最小的妹妹,德文郡公爵夫人黛博拉·米特福德也在今天来到埃尔森镇。我想您应该是听到风声,为打探姐姐的下落而来。”

 

“是的,我一直不相信尤妮蒂真的死了。可我没想过……”

 

苹果脸的英国妇人咬着嘴唇,有些僵硬地点头。

 

容貌酷似的三姐妹一个惊惶,一个难过,一个呆立。暌违多年的亲人重逢,没有激动的眼泪,热烈的拥抱,只横亘着时代划破的伤痕。

 

“您的姐姐有一位聪明的盟友,他急中生智,将焦点转移到黛博拉夫人身上。好让大家忽略在这个旅馆里,还有另一张相似的脸,在圣诞树上,还挂过另一串相似的项链。”

 

“于是荷尔斯泰因王子也跟着露了馅。本来没人在意一个巴西来的医生,可是将主谋推定为学生,将海斯勒夫妇拉入话题,将相似面容导向黛博拉夫人,三次关键发言都由这位看似不相干的医生提出,未免太巧合了。对了,您为了突出美洲身份,刻意混杂的西班牙语也坏了事。如果我没有记错,您跟随您的父亲,丹麦军事摄政荷尔斯泰因亲王逃去西班牙,受弗朗哥元帅庇护,从未真正去过南美洲。西班牙语的半岛口音跟美洲口音,差别没您想象的那么小,也没您想象的那么简单。”

 

“医生”无奈耸肩,摘下平光眼睛,疲惫地揉了揉鼻梁。

 

“当然更夸张的漏洞,非海斯勒上校莫属。您身为一名曾经被期待成为柏林塔首席的哨兵。刚刚年满五十岁,居然能与两个普·通·学·生·扭·打·在·一·起,难分难解,稍显下风……哦,别这样,元首会哭泣的!”

 

“最后补充一下。较远距离,不经过实体接触就对高级向导进行‘控制’,并且瞬间生效。我自认无法做到,尼采老师也很难成功。海斯勒上校,不管哪位向导给了你这样错误的自信,我都得对她致以谢意。我当时真的还没想好,怎么撕开这座庞大舞台的帷幔。”


文后小贴士:

一定要注释的米特福德六姐妹:英国第二代罗斯戴尔德男爵(Lord Redesdale)的六个女儿,二战前后著名的贵族名媛,丘吉尔的表亲。大姐南希是著名作家;二姐帕米拉作为园艺家和陶艺家,相对默默无名;三姐戴安娜抛夫弃子,嫁了英国法西斯头目莫斯利从男爵;四姐尤妮蒂疯狂迷恋希特勒,跑去德国做了他的情妇,据传还生了一个儿子(非常不靠谱的风传,不可信);五姐杰西卡信仰共产主义,跟表弟(当然也是丘吉尔的侄子,简直能感觉到丘胖子的心塞)私奔参加西班牙内战,一起加入了共产党;幺妹黛博拉做了第十一代德文郡公爵夫人。

一种说法认为,尤妮蒂有可能是《哈利波特》中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原型(或者其中之一,贝拉是小天狼星的堂姐,出身纯血名门,疯狂地迷恋追随伏地魔)。而贝拉的妹妹,小马尔福的母亲纳西莎·马尔福的原型,则是黛博拉加上一部分戴安娜。他们共同的姐妹,莱斯特兰奇三姐妹中最叛逆,嫁给了麻瓜出身的邓布利多军成员的安多米达,则明显像杰西卡。

罗琳没有对这种说法表态,但众所周知她是杰西卡·米特福德的粉丝和书迷(杰西卡日后成了著名的左翼记者和作家)。

也有人猜测大姐和二姐是唐顿庄园中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原型,小妹自然像老五杰西卡。


没找到合适的六姐妹合照,先上各自的照片


疯狂迷恋希特勒的尤妮蒂


公认最美,嫁给法西斯头目的戴安娜


第11代德文郡公爵夫人黛博拉(傲慢与偏见就是在她夫家的庄园拍的)

评论(20)
热度(39)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