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08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这周有存货就恢复双更,以后不能保证
所有线索铺垫章节到此结束,下章开始揭秘!

08

香气撩拨鼻翼,牵走所有人的注意力。它来得如此及时,化解了空气中几乎成形的僵局。

维肯老夫人带着一锅红通通的,好像杂烩的浓汤回来了。以国王和病人优先,她用铝盆分发红色佳肴。火辣辣的粘稠液体好像摇曳燃烧的液体火焰。汤汁里沉浮着肉块,红肠、土豆和卷心菜,撒满厚厚的辣椒粉和大蒜。

有人还在浓郁香气和可怕卖相之间犹豫,带墨镜的高个男子已经欢呼起来:“啊,Goulash!我爱死它了!”迫不及待送进嘴里,火焰般的美味在舌尖燃烧。辣椒刺激痛觉碾压味蕾,同时带来难以置信的味觉冲击。让人痛苦又享受,就像在寒冬里舍不得放开一团火。他的同伴吃相更夸张,瘦小的幽灵揭开下半张脸的面纱,埋在餐盘上拼命塞下食物,活像困在深潭,数千年无法吃喝的坦塔罗斯终于被放出冥府。

“匈牙利红烩牛肉?”莉莉安接过银匙,小心品尝一口。纤细的法式厨具和用餐礼仪与浓烈菜肴格格不入。“为什么加这么多辣椒?这种做法太粗糙了!少一些辣椒,加上鼠尾草和大茴香,最后用酸奶油调和蛋黄勾芡,味道肯定更好。”

“这道菜是我做的。”

老妇人身后捧着大锅的万磁王说,莉莉安立刻闭嘴。

火一样的古拉希(Goulash)点燃了整个房间。人们在获得食物与温暖之后,仿佛重获生命力一样活过来。耳边私语重新降临,人们两两三三议论起来。

“您看见了吗,那些可怕的法国学生!简直像被巫婆或者狼人附身了!”

“我刚才听到外面执勤的警察说,抓到了学生首领。他们交代今晚用药物太多,磕HIGH了。”

“原来如此!我亲眼看见有人拖着骨折的腿,还拼命冲过来!”

“俄国人的洗脑比毒品和巫婆的邪术更可怕!看看他们把法国的年轻人哄骗成什么样子?持枪抢劫是替天行道,打砸放火是革命暴动,挟持飞机是解放世界!为了实现共(和谐懂),死几百万人算什么呢?”

“是啊,您知道吗?我们在他们嘴里可都是不劳而获,贪得无厌,只会趴在劳动阶层身上吸血,活该被清洗掉的资本主义蠹虫!”

“百合套间的泽维尔先生也是遭到了他们的袭击吧。泽维尔先生曾经阻拦他们欺辱那个叫海斯勒的德国人……等等,海斯勒应该是他们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吧!我记得他还带着一个精神失常的妻子!”

来自巴西的医生桑托斯提高了声音。

“我已经让旅馆员工去查看他们的情况。”伊丽莎白·维肯夫人回答。“镇上伤亡统计和救济肯定不会算上他们,我也正在担心。拉尔夫已经去了一个小时,应该快回来了。”

声音刚刚落下,餐厅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穿着有些单薄的侍从领班拉尔夫一边抖落帽檐的积雪,一边走进来。看到老夫人点头,他公开说道:“我去的时候没有看见海斯勒夫妇,只看见他们居住的小屋已经被烧掉了。火已经被扑灭,救火的警察说没有发现尸体。回来的路上正好遇见海斯勒夫人,正站在路边雪堆发呆,我把她给带了回来。至于她的丈夫,今晚没人见过,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学生袭击了。”

说着,他把身后披着男式大衣的女性小心搀扶进来。好心的纳文男爵夫人拉着丈夫,抢先让出一个靠近壁炉的位置。在温暖的室内撤下大衣,人们看见了一位

中等个头的中年女性。卷发在火光里折射着与颈间项链一样美丽的灿金色,饱满的鹅蛋脸温婉白皙。她呆呆站立着,视线漫无目的地抛向远方,眼睛里面全无神采,就像一尊没有灵魂的人偶。女人们被这尊可怜的人偶打动,纷纷主动出手照料。

艾瑞克确定这个女人绝不是海斯勒的妻子希尔德!他对这张脸全无印象,但隐约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听到查尔斯在耳边压低声音惊呼:“她居然还活着!”

正想向向导询问,一个声音越过肩膀,抢在他之前到达。

“泽维尔教授!”

艾瑞克认出出声的人,一位身材不高,有着圆圆苹果脸的中年女性。下午海斯勒与学生首领打斗,莫伊拉镇压场面的时候,被店主带领入住的客人。听说是一位名叫卡文迪许夫人的英国妇人。

她揉着手绢,急切地呼唤查尔斯。

“泽维尔教授……海斯勒夫人太可怜了,她已经精神失常好多年。我听说掌握精神能力的向导会很擅长处理这种疾病。您是美国最好的年轻向导,全美协会内定的下一任首席!您可以来看看她的情况吗?”

“不行!”

这一次艾瑞克的声音,抢在所有人,包括自己的大脑之前下了结论。

不,他不允许这样的行为。查尔斯善良单纯,他一定会接受请求。可那个女人身份不明,她绝不是海斯勒的妻子!她到底是谁?她是否危险?这是否是另一个圈套?没人知道!有人正执意追杀查尔斯,他不能在这么危险的时候,在这么可疑的人身上冒险!

不行,绝对不行!

“我不允许!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没人能证明。她有可能伪装成精神病人,她很有可能极度危险。查尔斯是一个纯粹的向导,我不能让他冒险!”

“怎么可能!不会的,少校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可以用性命保证!”

一时情急,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所有人注目。桑托斯医生来回看着海斯勒的妻子和卡文迪许夫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刚刚这位夫人走进来,我就觉得熟悉,好像曾经见过。卡文迪许夫人,您和海斯勒夫人很像啊!你们的项链也很像,难道您认识这位夫人吗?”

医生夹杂西班牙语单词,口音浓重的英语点醒了众人,包括艾瑞克。这位英国妇人同样有一张圆润动人的鹅蛋脸,鼻梁以下轮廓与那个被认为是海斯勒妻子的疯女人几乎一模一样。如果有人说她们是嫡亲姐妹,一点也不像诬陷。两人脖子上都有一条爱德华风格的雕金项链,都是精致的花枝拼接款式,做功和装饰也明显相似。区别仅是疯女人的项链雕着雏菊,而卡文迪许夫人的是玫瑰。

这更坚定了艾瑞克的决心,阴谋和餐叉的影子仿佛就在他眼前摇晃。

英国妇人红了眼眶。她咬紧嘴唇,无助地左右张望,看了看好心的纳文男爵夫人,似乎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泽维尔教授……”

“不用说了!向导必须听从哨兵指令,没有我的允许,查尔斯不会行动!”

“艾瑞克……”查尔斯拉住哨兵的胳膊。

他感到诧异。艾瑞克的话踏入了禁区,对于一个独立自主,希望主导自己的向导,那本是最敏感,最不能容忍的冒犯!

可自己并没有第一时间爆发怒气,甚至远比平常遭遇这样的冒犯平静。

……他看过艾瑞克的记忆,他见过哨兵内心腥红的伤口。或许他可以体谅这样的发言,但他绝不会就此妥协,改变自己的选择!

卡文迪许夫人紧张注视着以色列哨兵和美国向导,他们目光交汇,低声细语,似乎商讨着什么。这是她的……唯一的机会,她顾不得旁人目光,全神贯注,就像期待天父判决的虔诚修女。

最终似乎仍是向导占了上风,兰谢尔退后半步,泽维尔教授向她走过来。

“就让我试一试吧!”

擦肩而过之际,泽维尔刻意收束气息,让低微的尊号只在两人耳畔徘徊。

“Your Grace!”

文后小贴士:

1、坦塔罗斯:希腊神话中宙斯与凡间女子的儿子,起初很得众神的宠爱,能参观奥林匹亚山众神的宴会。坦塔罗斯因此变得骄傲自大,侮辱众神,因此被打入地狱。被罚站在一池深水中间,池水在他下巴下面,一旦低头就会退去,永远喝不到;果实悬挂在他头顶,一旦伸手,树枝就会升高,永远吃不到。

2、古拉希( Goulash) :就是著名的东欧名菜匈牙利红炖牛肉,苏联人在冷战时候宣传的共(防和谐)好生活的标准“顿顿土豆烧牛肉”就是指的这道菜。嗯,上图主要目的是提醒大家午餐时间到了!

3、爱德华风格雕金项链展示,作者手里只有玫瑰花样式的

评论(19)
热度(42)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