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07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遇到大事件,打上应有的tag,表明立场。

07、

 

提醒旅客和员工远离所有窗户破碎,漏着寒风的房间,还有被烈火损毁,被以色列首席哨兵拆毁的房间,暂且聚集在一楼仅存的餐厅。推倒圣诞树,将贵重物品归还客人,点燃壁炉,让篝火温暖跃动。扯下所有窗帘和软垫铺满冰冷的地板,推来长椅沙发保证老人、妇女和伤者都能分配到“床铺”,点燃蜡烛代替电力中断的电灯照明,母亲整理幸存的食物分发给所有人。

 

一切场面如此熟悉,仿佛将兰诺公馆老板弗里茨·维肯带回遥远的战争年代。

 

……那已经是快20年前的事情了,弗里茨感慨不已,同时掩不住兴奋,仿佛踩在旅馆窗外博特朗日山峰巅的云朵上。

 

经营着比利时度假胜地最好的旅馆,他见过不少名人。但谁能想到前比利时总督和前比利时国王(虽然他和所有比利时人一样不喜欢莱斯王妃)在同一天住进了他的旅馆!

 

他取下圣诞树顶端,用彩色宝石繁复镶嵌的纹章胸针亲手交还陛下。他早该看出

来,黄金和黑玛瑙交织的黄黑两色横条纹上斜跨着一段由绿色叶型王冠,这不是萨克森—哥达公国的主纹章!比利时王室正是于出身这一名门。

 

天父在上,他应该先准备好致敬词,还是先准备好签名本?

 

那位陛下如此亲切。比警察和边防军来得更晚的镇长和市长,劝他与莱昂王妃去镇长的宅子或者其他更舒适的旅馆入住,他却坚持留在受损严重的兰诺公馆。陛下说他亲自经历了暴乱,希望留宿一晚,与国民共渡难关,鼓舞民心。

 

太棒了,要是莱斯王妃不坚持和陛下一起留下来就更棒了!

 

要不是这个德国女人迷惑了失去阿斯特里王后的陛下,陛下何苦在战争中被德国人挟持,被斥责为“卖国贼”,被逼得让位给长子博杜安国王呢?

 

为什么好男人总会爱上不相配的女人呢?

 

弗里茨实在不愿意对这个女人用敬称,他推三阻四,绞尽脑汁,没让自己喊出“Eure Majestät(德系语言通用词,相当于Your Highness,殿下)”。

 

陛下好像没把这点失利放在心上,他不辞辛劳地慰问各国旅客,与他们一一握手。行到房屋一角,国王突兀停顿,然后转身离开,弗里茨知道他遭遇了什么。

 

以色列的首席哨兵艾瑞克·兰谢尔少校搂着他的向导坐在壁炉附近,就像一头巨龙据守在收藏珍宝的洞窟。眉梢眼角散发冷冽杀气,令人不敢直视。

 

陛下真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能扛住那样的杀气,体面地撤退。弗里茨只瞧上一眼,就没出息地手脚发软,仿佛被巨龙盯上的青蛙。一心琢磨是否需要洗干净屠刀,自觉一点送上去。

 

那个时候,他听到了低沉而决绝的“龙吟”。

 

“Nein(德语,等于No,下略)!”

 

“לא(希伯来语)!”

 

“No(英语)!”

 

“Nie(波兰语)!Het(俄语)!”

 

“لا(阿拉伯语)!Non(法语)!Nada(西班牙语)!”

 

语言天赋超群的哨兵使用他所知的所有语言与命运决斗,一遍又一遍。

 

血液与情绪在体内沸腾,他越来越收紧双臂,直到声音在怀里轻呼。

 

“艾瑞克!”

 

白皙手指在昏黄烛光中宛如天鹅洁羽,抚慰精神和身体。

 

“艾瑞克,别这样。你办到了,我在这里。这是你的功绩!”

 

温暖的气息和体温仿佛伊甸园的空气包裹着他,这是上帝慷慨的赐予。

 

那时候艾瑞克还不得而知,今晚的耶和华何等慷慨!

 

“兰谢尔先生,泽维尔先生,需要咖啡或者姜饼吗?暖和的食物是抵抗寒冷最好的伙伴。”

 

南德口音浓重的英语和恍惚熟悉的语气,好像时光机器将艾瑞克拉入了久远的过去。

 

愕然抬头。巴伐利亚风格针织围巾抢先闯入视野,花纹和针法都似曾相识。瘦削的面庞在逆光中一时看不清五官,柔和的轮廓仿佛利刃剖开万磁王的心脏。

 

四肢似乎都失去控制,艾瑞克仿佛提线木偶一样僵硬地接过姜饼,送到嘴边。加入了大量新鲜姜末和较重的白胡椒,烘烤稍稍过火,调味独特的香辛料蜂蜜姜饼——就像妈妈当年的手法。

 

“仓库被烧了一半,咖啡也是速溶的,现成的食物就这些啦。粮食基本全毁,食材只剩下一些肉类,一点蔬菜和很不齐全的调料,倒是帮隔壁餐馆保管的辣椒基本幸存。镇上各家的情况都不太好,道路也被大雪阻塞,今晚实在不方便为客人们提供热餐,只能委屈大家等到天明。”

 

老妇人侧过脸颊,五官与妈妈只有五分相似。在艾瑞克眼中,仿佛笼着光环的圣母降临在壁炉旁。

 

“快吃吧,小伙子。还愣着干什么?”

 

把尝不出味道的姜饼胡乱塞进嘴里,艾瑞克努力控制行将失控的面部肌肉,目光不舍地停留在老妇人身上。

 

【这位是伊丽莎白·维肯夫人,店主弗里茨·维肯的母亲。】

 

查尔斯乘机挂着脖子坐起来,精神波动里“语气”满是欣慰。

 

“维肯夫人。”艾瑞克正想再说些什么,房间另一边,花团锦簇的贵妇中间传出一个声音。一张人到中年仍足以夸耀的精致瓜子脸,一位被人称作“莱斯王妃”的女性开口了。

 

“这天气太冷了,陛下打算待会出外巡视,泽维尔教授也还病着。维肯夫人还是想想办法,弄点温热可口的餐点,我从不在佣金上苛刻。”

 

“……让我试试。”抬手支起下巴略做思考,伊丽莎白夫人系上围裙,离开众人聚集的餐厅。

 

似乎与泽维尔商议妥当,过了一会,兰谢尔那条恶龙放下向导,起身离开。利奥波德三世与莱斯王妃莉莉安终于等来梦寐以求的机会。

 

“泽维尔教授,你现在感觉如何?你在比利时遭遇暴乱受伤,我必须担负责任。如果情况不好,我可以让边防军出动直升机,将你送到布鲁塞尔就医。”

 

泽维尔窝在毛毯堆里,头发凌乱,衣着不整。与传闻中不同,他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仪表。

 

“我只是有些感冒,稍微鼻塞。发热已经退去,不劳陛下费心了。您不是正打算巡视全镇?直升机还是留给那些重伤员吧。”

 

不知礼数的美国佬!

 

用微笑压抑尴尬,前任比利时国王感谢流亡岁月让自己养成的好脾气。

 

现在这局面已经够糟糕了,他不能再开罪这个无礼的小混蛋。他可是马歇尔的教子,还是那个保罗·尼采的弟子!

 

自己要想重获权利——就算不能讨回王冠,最起码要重建影响力,为莉莉安和孩子讨回应得的东西,就必须让美国人点头。他们绝不能得罪华盛顿的要人!

 

“泽维尔教授真是仁慈。当年你的教父罗伯特·杰克逊曾经担任美国驻比利时大使。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对那位渊博优雅的政治家极为仰慕。”

 

泽维尔露出笑容。一张赏心悦目的英俊面孔,笑起来却让利奥波德三世觉得浑身不妙。

 

“是啊,罗伯特教父曾向我讲述您父亲的光辉时刻。1914年8月3日,德国悍然入侵中立的比利时,您的父亲阿贝尔一世在国会慷慨陈词,发表了比温斯顿·丘吉尔更为卓越的开战演讲。比利时对抗庞大的德意志帝国,英勇不屈,战至只剩最后两个省,整个一战都没有完全沦陷。”

 

“他在1940年5月29日(二战比利时投降之日)的日记里写到:‘不知那个当年13岁的男孩,是否还记得他的父辈为这个国家流过的血!’”

 

随即转头向他的妻子致意:“莉莉安女士,请宽恕我身体不适,不能向您行礼。也请您原谅,在比利时国会通过之前我不能称呼您为‘王妃殿下’,否则会酿成外交事件。”

 

“何况,”泽维尔把视线停在莉莉安胸前硕大祖母绿胸针的金蜜蜂扣:“我一向对瑞典王室和拿破仑家族抱有敬意。”

 

(此处必须有解说系列:蜜蜂是拿破仑家族的纹章,拿破仑帝国覆亡后,皇室主支珠宝主要有三种下落。除去被法国新政府扣下的,其余基本跟着前妻约瑟芬或者后妻玛丽·路易丝(奥地利公主)。后者主要在奥地利王室流传,前者后来跟着约瑟芬长子欧仁嫁去瑞典做王后的长女去了瑞典王室。而利奥波德三世的王后阿斯特里正是瑞典公主,这枚曾经在约瑟芬画像出现的著名胸针,作为她的结婚礼物去了比利时。

 

阿斯特里因热心扶持公益和科学事业富有盛名,在35年因车祸去世。后来利奥波德三世宠爱二战时娶的莉莉安王妃,王室珠宝都落在她手里,包括前妻的嫁妆和礼物。)

 

莉莉安挑起眉毛,却被丈夫按住了手背。利奥波德三世不再开口,他沉默转身,肩膀垮塌下来,好像一座消融的冰山。

 

 

文后小贴士:

1、1940年5月29日,比利时向纳粹德国投降。二战初期,利奥波德三世力求保持中立,以求免于侵略。为此,阻挠马奇诺防线修筑,限制盟军在比利时境内活动,为德国闪击战成功,盟军被迫在敦刻尔克紧急撤退立下大功。比利时沦陷后,他又为讨好德国,非法娶了亲德官员的女儿(欧洲王室传统只能与王室成员通婚),甚至召回已经逃到伦敦的儿女。

2、这个故事的结局是莉莉安在丈夫死后,偷偷卖光比利时王室几乎所有珠宝(包括本文提到的这枚胸针),闹出著名丑闻。

例行有照片有真相时间

利奥波德三世(时为王储)与阿斯特里,约1926年           

  

利奥波德三世与莉莉安,约1945-1950年

评论(24)
热度(48)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