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06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最近比较忙,断更了一周,回来就遇到大事件。本文也第一次打上应有的tag,表明立场。

06、

火光、呐喊和轰响打破了比利时小镇的平安夜。

石块仿佛灾变的冰雹砸破玻璃窗,留下一个一个仿佛黑洞的豁口。

火焰的乌鸦从豁口探头窥视猎物,晃动地板的声响好像独目巨人波吕斐摩斯闯入洞穴的脚步。

“到底发生了什么?”

店主弗里茨?维肯与留守领班拉尔夫带领客人集中到相对安全的位置。清点人数,确定除去洋水仙套间的学生首领,受到袭击的泽维尔先生和那位预定矢车菊套间却一直没有到店的女士,所有客人平安无事——至少现在如此。

此刻,他才有机会安抚惊恐不安的住客。

“镇上发生了骚乱,有人放火,有人扔石头。靠镇内一侧的房间情况比较严重。请大家聚在露台一侧,避免危险。我们已经派员工去报警。现在外面的情况不清楚,天下着雪,又冷又黑。公馆有二战时加固的防火夹层,还有我们的员工自卫队,呆在这里比较安全。”

一声巨响让弗里茨立刻感受到了上帝的恶意。仿佛有人开车直接撞上外墙,大理石地板像地震似的摇晃,装饰的圣诞彩球哐当掉落,好像被刺瞎的巨人狂怒冲撞奥德修斯藏身的洞穴。

有人惊慌失措,有人尖叫着蹲下,还有人愤怒地喊起来:

“是那些学生!”

“那个美国人下午跟他们起过冲突!他们的头头不见了,那群被苏联人洗脑的小混蛋比德国佬更像纳粹,从不知道什么叫包容,从不会放过跟他们做对的人!他们毁了巴黎,在法国备受唾弃,现在他们又来了比利时!”

更有人站了出来。

弗里茨看到戴墨镜的高个保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猎枪,以人类难以想象的动作,肉眼几乎跟不上的速度飞扑至大门破损处。端枪射击,姿态随意,手腕没有晃动一下。随即踹上门扇,扯过装饰立柜,好像占据了半堵墙的沉重实木家具只是一张纸糊的看板。

他抬手举枪,看也不看,一枪射落吊灯,红杉树冠一般的灯架罩上立柜,堵住缺口。

把猎枪甩上肩膀,男子转过背脊,对安静得呆若木鸡的人群说:“别乱跑。”

“虽然这里有几个哨兵,却不能保证保住所有人。我得谨守承诺,保护朋友。一般民众不在第一考虑。”

一个声音踩破被火和夜包围的安静。

“哨兵守则第二章第四条,保护平民是哨兵应尽义务。”

曾经的比利时总督倚靠着与自己一样苍老的麋鹿,由那位显眼的东方女性扶持,勉强站立。

“这是伦敦塔的守则,这位英国绅士仅认可它在英语地区有效吗?”

在墨镜和短髭下面把薄唇抿作一条直线,男人不作回答。

“把男人组织起来,他们可以做你们的助手。让女性和老人去那个套间集中,我会替你看护向导。”

麋鹿的硕角在火光宛如山岳,老者的语调让人记起他曾经身为德军上将。

男人挑其桌布,转身拍灭火苗,面对再度遭受冲击正面门窗。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

没人反对这一提案,因为没人提出更有力的建议。不管贵族还是平民,男人与妻子分别,侍从和主人分开。美国来的商人泰伦斯先生第一个跟随自己保镖的步伐,医生,领班和贵族们跟随在后。

店主弗里茨与老总督一道带妇女和老人转移去百合套间,顺道确认母亲安全。最后到达公馆的卡文迪许女士主动提出自己有护理执照,可以帮助母亲照顾病人。德国的蜜丝小姐和跟随总督的东方女性也积极行动。只有那群贵族女性环绕着一个比总督年轻20岁,刚刚步入老年的男性,优雅安静。

不再理会他们,弗里茨取出猎枪,重返前厅。让他惊讶的是,那个裹得比阿拉伯女人还严实的幽灵与他同路。

他听过她的声音,应该是位年龄不大的女性。骨架异常纤细,仿佛刚开始抽高身材就总也吃不饱的少年。弗里茨正想劝阻她,晨星般的茶色眼睛从面纱间闪烁,幽灵举起右手的贝雷塔手枪,握枪手法的娴熟程度足以让店主脸红。

幽灵越过弗里茨,来到同行另一位脑袋裹得严严实实的幽灵身旁。对方推枪上膛的动作比幽灵更专业,身高和身材与那位戴墨镜的哨兵差不多。两条幽灵站在一起,背影乍一看好似父子。

……不,他们看上去的确不像军人,可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弗里茨止不住内心的好奇,可他很快没了分神的余地。

他站在墨镜男人身后的位置,依然被那些比黑夜和火焰更可怕的面孔恐吓着忍不住退缩。

那些……到底是什么啊?!

弗里茨和镇上大多数村民一样,不喜欢胆敢回到这里定居的海斯勒,同样也不喜欢那些追着他来到镇上的法国学生。

染头发,没礼貌,奇装异服,说话怪里怪气,抽烟吸大麻,当街舌吻甚至做爱,让老人们感慨世道变化太快,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可好歹他们还是些活蹦乱跳的大孩子。现在,他们踩着火焰没头没脑往窗框上撞,好像完全不知道疼痛,就像一群被巫师操纵的僵尸!

瞥了一眼被吓坏的店主,男人开始后悔被法肯豪森说中软肋,带上这群不是没用就是可疑的平民。看吧,他们只会是累赘,或者仅仅是累赘还算幸运了!

面对如果僵尸般逼近的学生,男人收敛神态,黑豹露出利爪,打算认真起来。

旅馆里面有这群没用却也无辜的平民,有兰谢尔托付他照顾的向导,还有和他一起回到阿登的朋友。

一旦“防线”沦陷,他们都很容易受到伤害,他们中任何一个都比这群不知道怎么被人玩了的左派学生更要紧。一旦必须选择,哨兵不会有任何犹豫。

他不介意大开杀戒。

白羽落在黑豹头顶,还有哨兵握枪的手背。男人回头见到了被摩萨德壮汉严密保护的天鹅和他勉强站立的主人。

【请等一下,门外那些学生很可能被精神控制。我已经接手了控制权,我可以解救他们。】

【恕我直言,泽维尔教授。】

哨兵在内心深处勾起嘴角。美国人,一向这样单纯又天真。

【你肯定不会用精神波动杀戮他们,这不是你的行事作风。当然你可以控制他们,就像现在这样。但是你现在状态不佳,能同时控制这么多学生,你的对手也不会是弱者。你能保证一直稳占上风?一旦他们挣脱束缚怎么办?旅馆还有不少无力抵抗的平民。】

【我们可以趁现在尽量剥夺他们的行动能力,马特和您一起行动。一旦我失败,一切任您理。】

男人深深望进深邃的蓝眼睛深处。

这个美国向导倒是有些不同。

【好吧,我们尽力一试。】

男人带着黑豹在黑夜中绽开血花,查尔斯在他身后微笑。

英国人总是这样内敛吗?艾瑞克的这位朋友相当通情达理呢。

他能够撑下去,他已经“听”到远处归来的足音。

奇异的声响从头顶裂开,整个前厅屋顶随着查尔斯抬头的动作解体,仿佛被鲨鱼撕扯的尸块。

风夹杂雪片落下,下一刻由暴风加剧为实体化的冰雪瀑布,碾过防火墙前的焰影,倾泻在旅馆墙外,将一群无法动弹的身影变成姿态诡异的雪人。

无数黑影扬起长颈,由钢铁长蛇化作的窗框和铁栏在雪瀑中苏醒。悄无声息地潜入黑、白、红混乱交织的暗夜,把雪人扎得结结实实。

万磁王回来了!

落点刁钻的脚步和重量最终落在身后,外套挡在风雪和查尔斯之间。熟悉的手臂环住身体,熟悉的气息喷在耳边。

握上手臂,查尔斯轻轻笑起来。

“欢迎回来,非常及时。”

艾瑞克搂紧他的向导,没有笑容。

他已经从部下和嘉比那里得知了发生的险情,他手里还攥着发烫的子弹。有人乘乱从远处狙击查尔斯,感谢上帝让他及时赶到!

事情不能更明白了,有人在针对查尔斯,执意夺去他的性命!

为什么?!

查尔斯接到莫伊拉的协助邀请来到阿登高地,是临时决定的突发事件,自己也是出发前才得知。查尔斯只为协助保护海斯勒而来,没有触犯任何人的利益。这家

旅馆的住客很不简单,疑点重重,可同样看不出任何一位有动机,有必要这样锲而不舍地追杀查尔斯。

没有理由出现这样一位执拗的杀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艾瑞克头疼又烦躁,他只想搂着查尔斯远远离开。他不喜欢姑息任何的“万一”,让任何不妙的可能性存在!

突如其来的嘈杂一时间挡住了他。

比利时警察终于姗姗登场。与他们同行的,还有让忙于救火的村民震惊的边防军。

一个男子从旅馆深处走出,贵族派头十足。他扬声高赞,仿佛歌剧主角出场一般浮夸。

“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三世陛下在此!”

评论(14)
热度(4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