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02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02、


被哨兵的手臂和亲吻禁锢在门厅中央,在众目睽睽之下,查尔斯地接受了艾瑞克的亲吻。


平心而论,在身经百战的牛津夜店小王子眼里,他的哨兵接吻技术只能算是“尚可”。但是他仿佛岩浆的热情,好像要将自己吞噬的气势,好似要把骨血碾碎,合为一体的如同禁锢的拥抱,让查尔斯不得不动容,甚至有些担忧和退缩。


艾瑞克也适时地停下来,挑眉盯着查尔斯。


“你又偷吃了车里的巧克力。”


他们路过布鲁塞尔的时候搜刮了不少精品:Wittamer的黑森林蛋糕,Leonidas的12小时新鲜黑巧,Neuhaus的经典酒心水果,还有为莫依拉和嘉比买的Marie Delluc套装——没有Godiva,也没有Guylian,查尔斯认为它们太过平庸,缺乏特色。


“嗯?”雪路又长又冷。而且哪里是偷吃了,自己光明正大地吃了一整盒。


“很甜。”


尖叫和掌声好像圣诞集市盛放的烟花。围观他们的学生有的鼓掌,有的叫好,有的吹口哨,有的高喊安可,有的跺脚加油。照相机的闪光此起彼伏,好像一个又一个超新星爆发。


……好吧,他早该知道这年头欧洲的大学生有多可怕!


“哐哐当当”意外事故标志性一般的巨大噪音,打断了让查尔斯有些窘迫的掌声。顺着众人的目光追寻肇事者,查尔斯看到一位即将迈进暮年的中年男子与常人无法看见的兀鹫。额头宽大,轮廓英挺,皱纹在额头和眼角深深刻下岁月的沟壑——看上去就像艾瑞克30年后的样子。


那就是约德尔•海斯勒!


两人的肩膀都有明显的动摇。海斯勒扶起意外撞倒的折叠梯,看向艾瑞克的眼神也写满了惊讶。


两个长相相似的人巧遇,必然引发周遭议论。查尔斯已经听见围观的学生用法语或荷兰语低声议论“两个帅哥会是亲戚吗?”他苦笑着抱紧了哨兵,尽量安抚他的不满。


曾经的军官很快平静下来,他若无其事地穿过惊讶的学生,越过查尔斯和艾瑞克,向酒店柜台走去。兰诺公馆是埃尔森镇的邮购代办点,是海斯勒的必经之地,所以……


“太阳底下总有新鲜事!”


意料之中的声音和着掌声从头顶落下,查尔斯看到两个长发飘逸,皮衣墨镜的俊俏大学生趴在二楼的雕花栏杆上。


“‘埃尔森的屠夫’居然光明正大,昂着头生活在埃尔森镇。稀奇,真是太稀奇!”


说着法语,却模仿莎士比亚台词的腔调实在让查尔斯头疼。


男子并不理会,径直前往目的地。


“如果有人还不知道羞耻,还不识趣滚开,我们就给圣诞节的埃尔森镇再加一个旅游景点!在马路刷上红色油漆,指明‘埃尔森屠夫豪宅由此去’!”


海斯勒终于停住脚步,面对来势汹汹的挑衅者。


“我不是屠夫!我没有下令让部下枪杀俘虏和平民,谁要那么认定,拿出证据来!”


“来啊!”


他坚持用德语反驳,义正辞严,环视四周,背影和他的鹰鹫一样挺直。看似平凡的中年男子,在这一刻,尽显军人风范。


“就是所谓的纽伦堡审判也没能拿出任何证据,任何证人!没人清楚到底是谁在什么情况下开了枪,只是因为这桩残杀成了大新闻,美国人必须给国民一个交代,就逼着我和我的部下承认!没人会承认那样的污蔑,我们是德国军人!所以那些宪兵殴打、刑讯、逼供、挑拨离间……无所不为!我的一个部下被逼得自杀,他才18岁!”


大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那些只是为度假而来的学生抬手捂住震惊的嘴巴。


优雅的中年金发女性分开人群,挤到海斯勒与学生之间。查尔斯认出她就是刚刚让嘉比帮忙挂上珠宝彩蛋的那位夫人。海斯勒看到她的眼神,与学生同样惊讶。


“跟我来,约德尔。”


她勇敢地站出来,拉住海斯勒的手臂。


“我在科隆有一处房产,你可以带希尔德去那里住下,我们这就离开。”


“不!”海斯勒摇头拒绝,“我的部下葬在这里,我的向导阵亡在这里,到明天就整整二十年了。蜜丝,感谢你的好意,但我已经决定留下来。”


被称呼为“蜜丝”的金发女性动作迟疑起来。查尔斯能看见,听到“向导”这个单词的时候,她几乎瞬间湿润了眼眶。


“是的,这就是我回到埃尔森镇的理由。我也有悼念的权力,不是吗?”


海斯勒再度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


“关于神圣而正义的纽伦堡审判,我还有疑惑想问!为什么正义的法官们,不去审判美国和苏联的战争罪行呢?”


他将矛头指向了查尔斯。


“你是否可以回答我,纽伦堡审判发起者,罗伯特•杰克逊大法官的教子——大名鼎鼎的查尔斯•泽维尔教授!”


“柏林战役之后,苏联纵兵清洗了德国的首都!但凡拿枪的一概打死,包括十岁出头的孩子!国家博物馆被洗劫一空,戈林元帅的女儿亲眼看着乱军从妈妈脖子上抢走项链——那是元帅送给夫人的生日礼物!她还算个幸运女孩,斯大林默许那些由囚犯、醉汉、流氓、暴徒组成的野兽军队,大规模强(和谐,懂)德国妇女,柏林有接近四分之一的少女遭遇轮(和谐)!我的妻子就是受害者,她因此精神失常,到现在还没有痊愈!”


“我想请教一下,这是不是屠杀,这算不算战争罪行!”


查尔斯无法也无力回答,他的精力全耗在阻止随时可能暴起的哨兵上。嘉比的情绪也开始不对劲,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不再面对海斯勒,和她的夜莺一起呆望着一副克里姆特《金衣女人》的仿作。


二楼以上不少住客也被惊动,纷纷聚到挑空的二层围栏。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场面越来越大,海斯勒越来越像热情洋溢的演说家,胜过一名罪人。


“还有德累斯顿大轰炸。


德国空军的轰炸只针对军事和政治目标,我们从来没有针对过平民!可是德累斯顿,萨克森王国和波兰王国曾经的首都,‘易北河上的佛罗伦萨’。历史名城,大学城,文化重镇,居民区,难民庇护所,没有什么军事和政治目标。整个二战都没有实行过宵禁的地方,当英国和美国的轰战机集群飞临上空的时候,歌剧院和电影院还在照常营业。”


“那一晚,德累斯顿成了比炼狱更可怕的地方。这算不算一种战争罪行?”


“更有东普鲁士!条顿骑士的旧地,普鲁士公国崛起的地方,几百年来都大多数居民讲德语的地方!可俄国人以报仇的名义来了,和贪恋的波兰人一起瓜分了普鲁士的马头。柯尼斯堡改名叫做加里宁格勒,但泽港更名格但斯克,好像这样就能抹杀德国人存在的痕迹!有人或许要说割占领土是应有的惩罚,好吧,我们可以认同。但是生活在东普鲁士的人民呢?


苏联人用血腥的筛子刮过那块土地,轰炸机越过前线几十公里冲着逃难的平民扫射,潜艇在飘着冰山的波罗的海炸沉挤满难民的船只,创造了人类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海难!留下来的,但凡说德语的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押去西伯利亚做苦役,格兰丁尼原本有50000德裔侨民,苏联人撤走后仅剩下不到30人。”


“这种行径为什么就不被叫做种族灭绝!您那位伟大的教父罗伯特•杰克逊为什么不把斯大林扭松纽伦堡的审判席,泽维尔教授!”


这段是不太好分章节,又相对比较长,被切开了。周一还有一更。

文后小贴士:

罗伯特·H·杰克逊(Robert Houghwout Jackson,1892年2月13日 – 1954年10月9日)是美国政治家、法学家。1940年至1941年担任司法部长,1941年至1954年担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纽伦堡大审判的发起者,在审判中担任盟军方面的总检察官。(以上来源肯定是百度)

评论(27)
热度(5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