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雪盈之森 序章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雪森按时间排就接在刚刚完结的悲悯之地后面(一年之后),流金番外的建议阅读顺序,上面的链接里面有更新。


雪盈之森

 

序章

 

“……巧克力已经收到,我必须感谢你如此热心,如此精力充沛。在现在的德国,它们可是不多见的好东西!我将它们转赠给今天来探望我的约德尔,作为圣诞礼物。拼杀在第一线的哨兵更需要一些高热度的食物,希望亲爱的蜜丝不要责备我浪费你的好意。”

 

“……我并不感到过份疲惫,我会尽量在夜班间隙休息,不用太为我担心……的确,直到现在我依然不喜欢射杀我的对手,如果不得不这样做,会让我的内心陷入极度的痛苦与挣扎。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我一直试图做到在能让敌方飞机乘员可以跳伞的情况下,击落敌机。”

 

“尽管如此,我依然会感到困扰。我击落过的那些敌机里坐着好几百名英国飞行员,他们不会全部都活下来。他们中间很多人不过是第一次进行飞行作战,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我相信那种可怕的经验不会让他们觉得舒适,就如同我第一次击落敌机。”

 

“我们每个人都是母亲的儿子,都是上帝的子民。我如此迫切地希望战争早日结束!到那时,我保证我们将可以找到正确对待彼此的方式,我们将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让我们的孩子们免遭我们的父辈和我们曾经历的那些悲哀和无奈。”

 

“今天就写到这里了,遥祝圣诞快乐。

 

你忠诚的朋友海因里希。”

 

(注:本文所写夜亲王的信件,因为情节需要必然不是原件。引用他本人的一些信件,他的朋友在日记中的回忆,以及其传记《Laurels for Prinz Wittgenstein》部分内容剪辑组成(中文翻译不详,知道的人请留言告知我)组成。)

 

匆匆结束了写给好友的回信,纳粹德国空军NGJ2联队少校指挥官,海因里希·祖·夏彦·威廷根施坦因亲王与他的鹈鹕即将开赴属于他们的夜空和战场。

 

这一天是1944年12月24日,正值平安夜。此刻的阿登高地却与这样温馨祥和的名词毫无关联。没有圣诞树,没有姜饼人,没有一家团聚暖融融的炉火;只有皑皑白雪,黑暗森林,还有映红夜幕的战火。

 

它们都颤抖着。

 

皑皑白雪,黑暗森林,还有足以映红整个夜幕的战火都抖动了一下,又一下。好像胆怯的孩子,堵上耳朵,蜷曲身体,止不住浑身的颤抖。

 

数千门灰熊式野战炮与M1家族榴弹炮怒吼的声浪撼动一切,让白雪,黑森和红火随之颤栗,仿佛蝼蚁在巨龙的吐息下瑟瑟发抖。

 

这是德国最后的反击,元首赌上一切,放弃东线,调集全部精兵压在与比利时和法国接壤的阿登高地——盟军在诺曼底登陆,迅速推进留下的后腰薄弱地带;也是4年前,古德里安阁下发起闪击战,用短短两个月击溃半个欧洲的地方。原本身为柏林塔留守向导,柏林航空防御核心人物的海因里希·威廷根施坦因亲王也接到调令,前往阿登掩护地面作战,支援他的哨兵。

 

身体随马达的轰鸣微震,鹈鹕振翅,海因里希带领僚机一起穿过幽暗森林,升入腥红夜空,投入最后一块被人类战争所染指的净土。

 

海因里希本是幸运的,也是善战的。身为军中罕见的王族军官,他凭借锲而不舍的努力,个人击坠架次超百架,跻身夜间组王牌飞行员。指挥仅有资源,与数倍于已的敌军轰战机集群周旋,守卫国土安全。

 

但今夜,在黑暗的阿登森林上空,瓦尔基里不再看护她的宠儿。“夜亲王”遭遇盟军大部队,陷入缠斗。他和他的助手击落4架英国的“兰开斯特”和“哈利法克斯”轰炸机,然后座机中弹燃烧,同机两名机组成员跳伞生还,海因里希却没能幸免。

 

第二天,同僚在坠落的飞机残骸附近发现了亲王的尸体。他的降落伞未能打开。事后人们认为或许是跳机时,座椅弹射故障,让他头部撞上机尾方向舵,致使他陷入昏迷,没能打开降落伞;或许是手臂受伤,导致他无法打开降落伞。(出处为亲王朋友日记。)

 

不管原因如何,海因里希·威廷根施坦因少校在圣诞雪夜阵亡。第三帝国的守夜人,柏林塔的“夜亲王”就此陨落……

 

20年后,1964年12月24日

 

皑皑白雪覆盖阿登高地漆黑的森林,一如既往,千年不变。

 

与通常印象中低地国家花田绚烂,风车悠然,大片原野与海面平齐,与滩涂镶嵌的画面不同。这里是高山与森林的国度。

 

高耸的银桦、山毛榉、云杉、落叶松一棵棵嵌上银边,沿着山麓走势依次排列,好似沉睡巨龙的胡须。凌风拂动枝桠,碎雪纷纷坠下,随风化为山间弥漫的雪霭和白雾,就是巨龙沉睡间的吐息了。

 

尚未被白雪完全湮没的道路,自黑森尽头延伸而来。一辆高大到粗鲁的路虎SUV,迎着巨龙一般的山脉驶来。

 

看到路边终于出现比阿尔卑斯棕熊更稀奇的人影,路虎迫不及待地停下来。

 

裹得严严实实,活像只小熊的查尔斯摇下厚实的防雪车窗问:“How to go to Elsen?(英语:去埃尔森镇怎么走?)”

 

查尔斯用幼儿园教师的语速说着,几乎一个单词一个停顿,发音异常清晰规范。对方依然有些疑惑,查尔斯又尽量而缓慢清晰地重复了一面。雪帽遮盖下看不清年龄的男子摆出恍然大悟的手势,叽里咕噜一串回答,查尔斯完全听不懂。

 

他挫败地缩回车内,拍了拍哨兵:“艾瑞克,你来!”

 

艾瑞克下车,同样清晰而缓慢地发音:“Wie komme ichzur Elsen?(德语:我们怎么去埃尔森镇?)”

 

这一次沟通非常顺利,对方几乎立刻就听明白了,与艾瑞克进行了跨越语言的友好交流, 看起来艾瑞克很快获得了答案。他回到越野车上,向开车的部下马特·埃克霍夫指点方向。再回到向导身边,就收到了小声的抱怨。

 

“谁说荷兰语是间于英语和德语之间语言,明明更接近德语嘛!”

 

查尔斯陷在艾瑞克堆起来的皮毛毯子中间,就像他的天鹅被鲨鱼圈在怀里,不服气地嘟哝着。

 

“不能说荷兰语,这比利时应该叫做弗拉芒语。愿赌服输吧,你承诺过了,查尔斯!”

 

他的哨兵露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白牙,无耻地笑起来。

 

“我们说好了,谁能在比利时的荷语区不用精神能力,顺利沟通,谁就是此行的指挥官。何况对于这一带明显我更熟悉。”

 

好吧,查尔斯压下内心小小纠结,不再坚持。

 

难得可以和艾瑞克过第一个圣诞节,就再当给他一份小礼物吧。

 

本来,他们应该聚在纽约或者伊利诺州温暖的大宅,再或者艾瑞克位于特拉维夫的军官公寓。一份急电将他们带来了寒冷的阿登高地,横贯荷兰、卢森堡、比利时、德国和法国边境的漫长山脉。

 

约德尔·海斯勒,二战德国最优秀的装甲兵指挥官之一。刚满30岁就升任团级指挥官,晋升上校。曾经担任党卫军全国领袖希姆莱的副官,更曾被期待成为柏林塔未来的首席哨兵。二战结束之后,他因为在意大利,在东线,还有更为著名的,在阿登高地屠杀200余名美军俘虏和当地平民的“埃尔森惨案”上了纽伦堡法庭,受到严厉审判,但终因证据不足,找不到海斯勒下令有组织屠杀的线索,由死刑改判终身监禁,并在服刑十年后获得减刑,被释放出狱。

 

出狱后,海斯勒坚持信仰纳粹主义。他的顽固名声引起不少争议。特别在左翼学生运动兴起之后,他备受抗议和骚扰,丢了工作,在故乡也很难呆下去。

 

可是,接下来海斯勒的选择更加出人意料。他居然收拾财产,来到当年惹下屠杀嫌疑的比利时小镇埃尔森居住!

 

此举激怒了法国和比利时左翼大学生群体,他们将这种行为视为挑衅,围追堵截这位不再年轻的前纳粹军官。

 

“一个德国屠夫自寻死路,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莱茵联盟会找上你?”

 

“不能这么说,艾瑞克。”查尔斯认真纠正,“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海斯勒犯过战争罪行,他就只是一名普通的德国军官。”

 

“只是没有证据而已。”露出令人胆寒的雪亮牙齿,艾瑞克笑得神似他的鲨鱼。

 

“没有证据,就不能下定论。”查尔斯坚持着,“而且海斯勒曾经是希姆莱的副官,那段时间正是希姆莱领导开发音束弹的时期,他对这种‘觉醒者原子弹’很可能握有一些线索。这一次莱茵联盟方面的负责人是我的朋友,她向我求助——你知道,德语地是哨兵优势地区,普遍缺乏好的向导。她希望我协助保护海斯勒,并读取他记忆中的资料。”

 

好吧,查尔斯总是难以反驳的。艾瑞克闭上嘴巴,不再抗议,只是依然臭着一张脸。

 

“噢,艾瑞克,别这样……”看着哨兵的样子,查尔斯拿着海斯勒的照片忍不住快笑出来。

 

“你跟海斯勒长得那么像,也不是你能预见和决定的。艾瑞克,那不是你的错。当然,也不是海斯勒的错。”

 

的确如此,但艾瑞克依然因此心情糟糕。但此刻,他还无从得知,这一天让他心情糟糕的事情,还远远没有完结。

 

来到约定的目的地,埃尔森镇的兰诺伯爵公馆。艾瑞克见到了莱茵联盟布鲁塞尔塔派来的代表——女哨兵莫伊拉·马克塔格特和女性纯导嘉比·布里吉斯,叙利亚狞猫顶着夜莺,非常罕见的两位女性组合。她们俩有一个共同点,都曾经是查尔斯的前女友……

 

…………

 

摩萨德的艾瑞克·兰谢尔少校断定,讲德语的果然都跟他过不去!

(讲德语的:荷兰语,包括在比利时通行的弗拉芒语,广义上可算德语的分支。)

 

 

文后小贴士:

 

1、海因里希·亚历山大·路德维希·彼得·祖·夏彦·威廷根施坦因亲王(1916—1944),二战德国夜间组王牌飞行员之一。



德国传统贵族出身,先祖是拿破仑战争时期的沙俄名将(那个时候德意志邦国贵族给外国打工很常见),曾经担任反法盟军司令。因拥有小国的法理统治权,直系子女都拥有亲王(其实翻译成王子更好)或公主的头衔。

 

亲王的最后一封信,因为情节需要必然不是原件。由他本人的一些信件,他的朋友在日记中的回忆,以及其传记《Laurels for Prinz Wittgenstein》部分内容组成(中文翻译不详,知道的人请留言告知我)组成,以上三个部分也是本章主要参考篇目。

同时需要申明,亲王事实上阵亡于44年1月的柏林防空战,不可能参与阿登战役,请不要当真了,作者终究是写小说的。

 

2、约德尔·海斯勒:对二战德军比较熟的人,应该已经看出这明显是以约阿希姆·派普为原型的角色。因为这次在他身上开了巨大的脑洞,改动比较大,于是为了尊重历史人物,改名披马甲出现。

 

以及派普本人某些角度确实跟法鲨长得挺像。

青年

中年




评论(34)
热度(65)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