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悲悯之地 尾声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有事出门就早点发了,终于完结了,求回复求回复

尾声

 

俾斯麦看守的大门被再度开启,艾瑞克立刻挺直身体,肃立敬礼。

 

“梅厄夫人!”

 

以色列现任外长与导致他被小肯尼迪盯上的主因,进入了尼采的办公室。

 

从来不曾美丽,却刚毅雄伟胜过十个男人的老妇人,带着她的精神向导雄狮,还有雄狮一般的表情走来。

 

她微微欠身,向华盛顿的第七贤者致敬。尼采端坐在沙发上,点头致意。雄狮与银狐友好地相互碰了碰尾巴。

 

“怎么,贵国终于下定了决心?”

 

“1948年5月15日,本·古里安在特拉维夫现代艺术博物馆宣布以色列建国,美国当即承认。两日后,苏联外交部也宣布承认犹太国。接踵而至的第一次中东战争中,先期支援我们枪支和弹药主要由苏联通过捷克提供,后期的大批军火则感谢贵国的支援。”

 

“这其中也有夫人您一份功劳,我还记得48年您在纽约的精彩演讲:‘现在掌声和哭声对犹太人都没有用处。现在以色列需要钱!解救难民的钱和购买武器的钱!’”

 

“不,我们更应该感谢英国人!”

 

说着仿佛玩笑的言辞,梅厄夫人脸上刚毅依旧,不见半点说笑的意味。

 

“二战之前,整个北非、近东和中东是英国人经营日久的殖民地。二战之后,伦敦起码还想保证英国对地中海东岸和南岸,关键地带的影响力。法国在这里势力也不小。这绝不是美国和苏联乐见的!”

 

夫人的声音就像她出声的内容一样直截了当。

 

“你们选择一起扶植以色列——这个地区异端的移民国家,以对抗深受英国人影响的奥斯曼帝国古旧势力,那些阿拉伯的王公贵族们!”

 

“您说得够明白,我没什么需要补充的。”尼采依然神态悠然,比起面对一场非正式的政治谈判,更像在自家后院主持一场悠闲的下午茶。

 

“只是可惜啊,这世界上从来没有长久的友谊,何况是我们与那头北极熊。英国人和法国人被彻底赶走了,我们的友谊便不再存续。那么,华盛顿还是莫斯科,你们总得选一个。”

 

“这不是一个难题,上帝已经替我们做出了选择!”

 

毫不犹豫,梅厄夫人抬手指向窗边的年轻人。

 

“特拉维夫塔的首席哨兵,大卫王的战旗,以色列未来的储备总统,甚至总理(以色列是议会制国家,总统是声望隆重的象征性国家元首)。与您的嫡传弟子,全美哨兵向导协会内定的下任向导首席,成了绝对适配。这难道不是上帝的旨意吗?”

 

“……”

 

尼采有些哑然失笑,他鼓了一下掌,摇头笑道:“我就佩服你们犹太人这一点,能把一桩交易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理直气壮!实在厉害!”

 

“更能如此避轻就重,把这桩‘婚事’说得好像门当户对,反倒是我们大占便宜!”

 

收敛笑容,尼采极具压迫性地将身体前倾。

 

“1938年,为了应对越来越严峻的局势,我的老师乔治·马歇尔通过国防部,竭力推动包括英国参谋部在内的联合参谋会议(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前身)。作为陆军联合海军的诚意象征,查尔斯的父亲布莱恩·泽维尔以潘兴教子,马歇尔弟子的身份加入了美国海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众所周知,布兰不止成了海军部长的向导,还带去了一份可观的‘嫁妆’。1940年7月,在陆军和海军,以及泽维尔家族共同努力下,《两洋海军法案》得以通过。”

 

他刻意放缓语速,一词一顿,异常清晰地背出那份名垂战史的法案。

 

“美国海军将在5—6年内新增以下战力:

 

18艘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

2艘依阿华级战列舰与5艘蒙大拿级战列舰,

33艘巡洋舰,

115艘驱逐舰,

43艘潜艇,

15000架飞机,还有约10万吨的各类辅助舰艇。总吨位预计约达132.5万吨。

 

此外,还将耗资3亿美元用以建造各种巡逻及运输艇,造船用的厂房设备以及各类武器弹药,并对海军现有的设备进行全面更新换代。”

 

“当然,这背后有当年海陆联合的需要,二战迫在眉睫的背景。但是查尔斯的‘嫁妆’绝不会太差, 对以色列的意义绝不会逊于《两洋海军法案》之于美国海军。”

 

铁灰眼眸闪过精明,此刻的尼采比对面的犹太人更像个商人。

 

“犹太人最懂得买卖公平,交易公道。你们不会指望什么也不用付出,白白收获这么大一块馅饼吧?”

 

“来吧,叫上你带来的代表团。我们一起好好商讨‘聘礼’和‘嫁妆’的问题!”

 

“尼采老师!”

 

查尔斯的抗议出口不到半秒,立刻遭到驳回。

 

“长辈说话,小孩子一边呆着去!”

 

雄狮与白狐长尾甩动,把天鹅和鲨鱼清理出场。

 

即使身为当事人,他们本人的意愿一点也不重要,他们没有资格参与或者左右接下来的谈判。

 

清晰意识到这一点,查尔斯挽着哨兵的胳膊,面对紧闭的樱桃木大门苦笑。

 

“别管他们了,艾瑞克。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绝对适配的向导与哨兵携手离去,在他们身后,美国与以色列长达半个世纪的盟约正冉冉崛起。

 

下到国务院大楼附属的停车场,查尔斯引着艾瑞克走向一辆30年代风靡欧洲的老款阿尔法·罗密欧,看着哨兵眼中的兴奋和怀念,查尔斯欣慰地拉开车门。

 

“谁来开车?艾瑞克你要试试吗?”

 

“不用了,我对美国的路况不熟。何况昨晚还下过小雪。”

 

查尔斯不再推辞,两人一同上车。引擎轰然发动,色彩鲜艳的老爷车冲出车库,绕过华盛顿繁华的街道,很快离开市区。

 

出了市中心,两旁的楼房一下地低矮了不少。再过一会儿,连房屋也很难看到,只剩下宽敞的大路蔓延到缀着白云的蓝天。

 

两侧森林越来越茂盛。如果早一个月,两边的森林会呈现出层层叠叠的红色,绽放北美久负盛名的繁秋。现在已经初冬,树叶早已掉光,只剩下深色的枝桠指向蔚蓝天际。

 

林间堆叠的枯叶铺上了一层小雪,黄白斑驳,不时闪过累积的雪堆,半冻上的小溪,还有奔跑跃动的维吉尼亚白尾鹿。每当看到那些轻盈的影子,查尔斯总会放慢速度。

 

森林越来越密,地势起伏越来越明显。艾瑞克向车窗眺望,壮观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就在手边。车辆渺小,仿佛蝼蚁沿着沉睡的巨龙背脊攀爬。斯库尔基尔河不曾冰封,沿山道放肆奔驰,腾起白雾和水汽,仿佛眠龙鼾声隆隆。

 

跟随河水下山,不到晚饭的时候,轿车跟着即将汇入特拉华河的河流进入开阔的河谷地带,费城近在眼前。

 

穿过市区,查尔斯特地放慢车速,带着艾瑞克绕过游人如织的老城区。远望了简朴庄重,红砖白顶的独立宫,再途径了雕琢繁复,优雅古典的费城市政厅。

 

嘟囔着“没有吃过干酪牛肉三明治就等于没有到过费城!”,奔去老旧的意大利城,在狭窄街巷绕来绕去找到一家打着“Pats King of Steaks”霓虹招牌,像个破破烂烂售货亭的小店。

 

查尔斯嚷着“这可是费城牛肉三明治的起源之店!”下车打包了好几个形似粗短法棒的面包,中间夹满牛肉、洋葱、两种被热气烘得融化的干酪,炒香的蘑菇和甜椒,还有被各色番茄酱和芥末。一口下去,奶酪满口快要漏出来。面包劲道,奶酪浓郁,调味恰到好处,让艾瑞克也赞不绝口。

 

接着查尔斯从贝塞斯冰淇淋店端出的薄荷巧克力、香草粒牛奶、石榴樱桃,还有一些认不出的雪球堆叠的华夫饼大碗,却让艾瑞克格外不满。他开始劝说刚退烧不久的查尔斯不要在雪天吃太多冷点,结果只落得听凭查尔斯把它们一个个塞进自己嘴里,引得道旁路人鼓掌叫好。

 

解决掉晚饭,来到目的地,天幕已经完全暗下来。查尔斯拉着艾瑞克,毫不迟疑向安静的博物馆深处走去。

 

“国葬日这天正好周一,我估算我们有空赶来费城。就拜托博物馆的朋友帮忙,晚上给我们留个‘夜场’。”说话间,他们走过宏伟的罗马柱门廊,艾瑞克瞥见了高悬的金属铭牌——“宾夕法尼亚铸币厂博物馆”。

 

从侧门进入,艾瑞克几乎立刻沉浸在钱币的宇宙里。铸币厂博物馆整体采用浸入式展厅,背景采用深深的幽蓝色。所有藏品都被透明的支架或展台浮在半空,透明的天花板与地板同样嵌入数不清的金银宝泉,让观众仿佛进入钱币的星辰大海!

 

吕底亚的雄狮怒嘴大张,迎战抵角相向的公牛。巴克特罗斯河流出仿佛太阳光辉的琥珀金,铸就了世界历史上第一批金属钱币。

 

雅典的女神铜币与斯巴达的战马银币相对瞪视,波斯薛西斯一世的带翼公牛匍匐一旁。

 

马其顿的钱币格外精美。亚历山大大帝头像须发俱现,甲胄上的暗花也能清晰表现。在塔尼特女神背面,赛车手驱赶着驷马驾驶的马车,在方寸之间奔驰。

 

黄金的奥雷,白银的第纳尔,青铜的塞斯太尔斯、杜蓬帝、塞米和卡德拉斯,铸造精美的罗马钱币铭刻一代又一代执政官和皇帝的面容,整齐排列,好像金属铸就的世代年表。

 

一堵三层楼上下的高墙在罗马的时代之后迎面扑来,硕大的世界地图浮雕在整面墙上,在每个国家和地区的位置,迄今发现最早的金属钱币一枚枚熠熠生辉。

 

古埃及尚在雏形期的德本,尼尼微出土的疑似金粒,中国先秦南方的仿贝币,阿拉伯帝国哈里发发行的金第纳尔,神圣罗马帝国的弗罗林,不列颠的金基尼,玛雅的金可可,坦桑尼亚基尔瓦港遗址发掘的贵霜古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游客甚至必须使用升降机方可观看。

 

艾瑞克脸上浮现好像撞见初恋女神的憧憬表情,让查尔斯格外满意。

 

“宾夕法尼亚铸币厂是美国历史最长的,也是铸币量最大的铸币厂,几乎与独立宣言同龄。但凡美国铸造的钱币,不管是否公开发行,都会送到这里的博物馆收藏一份,于是自然也就成了全美最大的钱币博物馆。这里经营了一百来年,对外的收藏和交换也很多,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欢!”

 

说着步入近代部分,科技的飞速进步让钱币这种方寸之间的平面金属雕铸艺术越发精湛。1804年贸易银币正面,自由女神长发飘飘,发带漫卷,被人们昵称为“飘发女郎”; 1913自由女神头像镍币上,舒展的橄榄枝正葳蕤蓬发;1933版的双鹰金币背面,黄金的白头鹰迎着太阳展翅,飞翔在美国最后一批铸造金币上。

 

艾瑞克甚至看到了一整套以色列建国纪念币,甚至可能比本·古里安的收藏更完整。

 

这有些不对,哨兵敏锐的大脑逐渐冷却下来。

 

“查尔斯,这里有些不对劲。”他转头问道。

 

“啊?”

 

“全部整套的以色列纪念币,我记得是特拉维夫铸币局长伊米尔的私藏,古里安阁下准许他私留的犒劳。伊米尔答应等我晋升将军那天,会让我参观,作为庆贺。我们在前面看见的马其他亚历山大头像银币,我记得是卢浮宫的收藏,与断臂维纳斯在同一个展厅。尼尼微遗址的发掘工作当年由英国的勃兰特公爵赞助,出土的珍品要么在大英博物馆,要么被赠给了英国王室……”

 

“还有双鹰金币,全世界已知存货只有三枚。一枚在埃及前国王手里,另外两枚的确作为历史文物保存在美国,但是不在费城铸币厂博物馆,我怎么记得应该在国会大厦……”

 

“我们运气真好,铸币厂博物馆正在搞联合大展!”

 

艾瑞克沉默盯着查尔斯,对方慢慢低头,缩着肩膀,双眼盯在地板上,好像那里有他不小心掉落的作弊小抄。

 

“的确是联合大展嘛……也不是多么麻烦,就是多请几个朋友帮忙联系,牵线搭桥,准备了这么一次展览。我觉得你可能,嗯,圣诞节应该可能有假期过来。当然,其中有些展品,承诺了不会公开展出,只会摆出来一晚。”

 

“…………”

 

艾瑞克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思绪冷静下来,他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切的语言在此时都显得那么苍白乏力,绝对适配的哨兵和向导不知在何时携手相拥,看着彼此久久微笑。在金银钱币的星辰大海下,在查尔斯煞费苦心为艾瑞克准备的,全世界仅此一晚的宏伟博物馆里。

 

直到被人义正辞严地打断。

 

“请让一让!查尔斯,带着你的哨兵让开啊!说好了,我帮忙你准备这一晚,前半夜你们参观,后半夜归我们馆内部使用。这么厉害的展览,不看了就趁早让开!要秀恩爱玩深情对视外面马路可宽敞呢,别矗在这里碍事!”

 

查尔斯不讲情面的朋友,博物馆董事的怒气极为可怕,一对强大的哨兵和向导被他带着工作人员轰出去。两人站在大道旁边,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这真是……”

 

查尔斯首先忍不住,无奈地笑着摇头。

 

“看吧,我没能安排妥当,又连累你了。就像前几天,你因为我的缘故被牵连进罗比的阴谋一样。”

 

查尔斯握着他的手,费城一夜的霓虹尽在明蓝眼眸里流光溢彩。他此刻说出的话语,艾瑞克一生无法忘记。

 

【“不仅你给我带来危险和麻烦,艾瑞克。我们不过相互拖累。”】

 

从未有这样一句话,像一把利刃剖开艾瑞克的心脏;又像一柄大锤,砸烂了束缚他的枷锁。

 

自从去年圣诞节的芳塔娜事件以来(详见番外天海之屿),那些束缚他的,因为自己的工作和性格而伤害查尔斯的忧虑枷锁,让他不敢靠近,不敢触碰的魔法光圈,那些犹豫、不安、徘徊,那一堵堵竖在他和查尔斯之间的高墙,都被砸得粉碎,那些隔阂在他与查尔斯之间的沟壑,迷漫的雾霭统统一扫而空!

 

艾瑞克感觉自己好像终于可以无比轻松地展开翅膀,张开双臂了。

 

他想光明正大地亲吻查尔斯,在世界的中心,不用再考虑他人的窥视;他想立刻搂住查尔斯,紧紧收拢臂膀,仿佛将他嵌入骨血;他想高高举起查尔斯,向全世界宣告唯一的所有权!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犹太的首席哨兵在费城市中心,熙熙攘攘的的夜色下深吻着他的向导,旁若无人。

 

那一天,是1963年的11月27日,查尔斯与艾瑞克刚刚结合一年零一个月。

 

一切悲欢离合的人间大戏尚未拉开序幕……

 

(注释:流金正传主要写教授与老万结合第10、11年发生的事情(具体不剧透),其他番外填补其他时间的故事。本番外时间较早。)

 

文后小贴士:

以色列建国时期,其实受到了美国和苏联两方面的支持,新华日报当时都头版庆祝犹太国建立。一直到第三次中东战争前后,以色列才彻底上了美国的战车。

评论(26)
热度(65)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