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悲悯之地 08 加更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再度被人陷害,赌约失败之后的加更,存货这次是真的没有了。看在作者还要努力去撸周五更新的份上,请各位用回复淹没我!


08、


艾瑞克与瑞雯一同护送查尔斯回到位于华盛顿市区的泽维尔寓所,一栋殖民风格浓郁的大宅。情况一切顺利,梅森医生第二天中午就解除了“警报”。


“毕竟是年轻人,恢复力就是强!喏,你看,热度退得这么快。”


“没问题了,这两天注意多休息就好!”


终于放下担忧,艾瑞克与管家一道送走医生。借口吸烟,溜出大宅,根据精神通讯的要求,来到停在两条街道以外,紧拉上窗帘的黑色轿车。


进入车内,一言不发,艾瑞克觉察坐在两旁,负责押送的内勤局特工远比自己更紧张。他们不敢给以色列首席哨兵戴上手铐,或者抑制器,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启动了轿车。


紧绷的气氛和离散的光影随着行驶的耸动,在车厢内如小河流淌。艾瑞克不清楚时间过去了多久,车辆去到了什么方向,他是以色列人,对华盛顿一点也不熟悉。虽然对于目的地,他有所估计。


又过了比想象更漫长的功夫,艾瑞克感到四周暗下来,车辆下行,车速放缓,慢慢停止,但是没人下车。随即,整辆车随着奇异的机械轰响下沉,再平稳而缓慢地行驶一段,再度上升。


车门最终被拉开,艾瑞克主动下车,走在光线微弱的暗道。像领头行动的军官,胜过被押解的嫌犯。


脚步的回声发生变化,告诉艾瑞克他们离开通道,到了更宽敞的地方。


光线从头顶骤然亮起,灰蓝瞳孔猛地收缩,艾瑞克合上眼睫,适应许久不见的光亮。


罗伯特•肯尼迪站在头顶,隔着透明的厚实钢化玻璃,与艾瑞克抬起的视线交汇。身旁是身形与姓氏匹配的亨利•波尔(Ball),疑惑和惊讶正争相抢夺他那张宽阔圆脸上的位置。


“兰谢尔上尉,感谢你应邀前来协助调查。”


小肯尼迪在脸上堆满笑容,俯瞰四壁装置了磁场控制系统的地下室中,被内勤特工团团包围的摩萨德哨兵。好像尊贵的罗马执政官从斗兽场的贵宾席位上,俯瞰被困在柙栏中的猛虎。


“等等,肯尼迪先生,这是什么道理?”亨利•球颠得快要架不住他的眼镜。“兰谢尔在刺杀发生的时候压根不在美国,他不可能跟这桩案子有牵扯!”


“别急着下结论,亨利。”状似亲切地拍了拍球形的厚厚肩膀,罗比胸有成竹,抛出精心准备的说辞。


“兰谢尔上尉在约翰被刺杀次日,受邀来到华盛顿。这是完全可以预想的情况:尼采老爹早就在林登和我哥哥预备的内阁名单上,一旦他不能参与调查组,多半会让查尔斯接替他。兰谢尔上尉是查尔斯的哨兵,这种时候肯定会应邀前来保护查尔斯,理所应当有了深入调查核心的机会。”


“兰谢尔上尉,我相信您是无辜的。跟据线报,最近几天以色列高层频繁进入美国的,非公开的。他们之中可能有些你难以拒绝的人物,给了你一些无法拒绝的任务。”


“一个可靠的线人给了我一个消息,原谅我无法透露他的身份。有人让你传递嫌犯的消息,并让你在奥斯瓦尔特被转移出达拉斯警察局的时候,协助他们除掉嫌犯。那一天,我们都看见了。你仿佛未卜先知,抢在暗杀发生前几分钟,把查尔斯困在角落,让他无法碍事。如此看来,我的线人所言非虚!”


“那么,什么人希望杀掉奥斯瓦尔特呢?只能是操纵他杀了我的哥哥,之后希望凶手永远闭嘴的人!兰谢尔上尉请协助调查,告知我们谁指使了你。否则我只能让FBI以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逮捕你,非常遗憾,你在美国还没有获得外交豁免权。”


呆在绝对安全的地方,挑衅仿若猛兽的哨兵,不安和兴奋在罗伯特•肯尼迪沸腾的血液中各占一半。


昨日与尼采的对话,点燃肯尼迪家族血液中固有的冒险基因。他不能就此认命,约翰死了,侄儿们还小,家族的长子就是他,属于罗伯特的时代到了!


约翰的死为肯尼迪的姓氏抹上了血色荣光。有了这位“烈士“,他现在的机会甚至比哥哥当年还要更好。大选就在明年,他必须抓住机会!


那些好像高地野草一样随风善变,出尔反尔的银行家们真是可恶!约翰一死,他们就转而支持林登。政治献金是竞选游戏的关键,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筹码跑去党内对手的阵营!


兰谢尔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他是以色列的首席哨兵,被犹太财团宣传为民族英雄,他的名字与整个犹太人群体紧密相关。一旦他被扯入肯尼迪刺杀案,那些犹太财团也会蒙上嫌疑!


是的,他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这么做近乎讹诈。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他在赌犹太财团不敢背上谋害美国人气最高总统的嫌疑,不敢拿整个美国犹太人群体的声誉和未来冒险,特别在现在——阴谋和舆论正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


如果一切顺利,他和犹太人谁都不会冒险,双方就此妥协,重新合作最好。他也不会真的把兰谢尔怎么样,他甚至不一定有权限可以逮捕兰谢尔,只做一下虚张声势的威胁——只是这种程度的冒犯,尼采站在自己一边,查尔斯也做不了什么。


如此想着,罗伯特•肯尼迪全神贯注,防范摩萨德哨兵的动向,却不料炸膛的第一炮就在自己身边炸响。


“小肯尼迪你在干嘛!你现在的行为叫做‘秘•密•逮•捕’!就凭这么一点破证据,破怀疑?谁TM给你这样TM的权力?!就算你只是请兰谢尔来协助调查却不让律师在场,光这一点查尔斯就可以把我们一起给告了,让你顶着一桩没完没了的的官司去参与竞选,身为司法部长你不知道?”


FBI的亨利球就像一个被人猛踹的皮球,立刻嚷嚷着,就差一蹦三英尺高。毫无风度与形象可言,手指差点戳到肯尼迪鼻子上。


“单凭这点东西就想开逮捕令,你这是要害我?……还是谁告诉你查尔斯可以随便欺负了!不管是谁这么FUCK,你知道我跟查尔斯是发小,你让我过来干这种事情,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东西?!”


“兰谢尔别动,你给我在下面老实呆着!当心随便摸一下,人家就给你安条袭警的罪名!哎哎哎,别乱动,我知道这种破地方困不住你。想想以色列和特拉维夫塔隐藏你的战斗数据瞒得多辛苦,你打算在华府这种间谍窝子暴出来啊!”


“查尔斯之前就在‘问’我,我还不敢相信真跟小肯尼迪有关。我已经通知他了,他马上就到!”


这个“马上”比罗比想象的更快。内勤特工、FBI与摩萨德哨兵三方诡异对峙不到几分钟,门被敲响了。声音嘈杂混乱,有人不等开门,粗鲁地破门而入。


面色苍白的查尔斯身后跟着两位女哨兵,身前是瓦尔特•詹金斯带领的内勤特工,林登•约翰逊的首席白宫助理,一个仿佛顶着眼镜的企鹅的可笑男子。


“小肯尼迪先生,冒昧打扰了。”


他刻意强调JR的声音也那么可笑!


“原本总统阁下基于同情与仁慈,允许您和您的家族在国葬结束一周内完全搬离白宫。但是有人嘲笑这种仁慈,甚至有意利用它。总统阁下不想效仿那位怀揣冷蛇的农夫,更不愿为某些人背上不相干的黑锅,只能请您和杰奎琳夫人现在就离开!重要的私人物品可以现在就带走,不用担心剩余的财物,我们现在就封存所有房间。但凡不在白宫原始记录上的物品,之后会全部打包送去你们指定的地点。”


“杰克别动,你们知道肯尼迪已经没有资格驱使内勤特工。我知道你们中有的人是在60年之后跟随肯尼迪总统入职。若想不听指挥,也请在打上辞职报告,得到批准,恢复肯尼迪家族的保镖和私兵之后。若要现在抗命,我就立刻逮捕他。绝对比小肯尼迪先生打着白宫的旗号,秘•密•逮•捕兰谢尔上尉正当十倍!”


在那个可笑的企鹅背后,查尔斯身旁高挑的女哨兵随意挥手,厚实的玻璃钢顶棚就像崩塌的冰晶雪山,如同字面意义地“粉碎”。查尔斯蹲下去,拉起了兰谢尔,两人紧紧拥抱。罗比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错觉,此刻兰谢尔灰蓝眼眸里怒气灼烧,比之前任何时候更盛。


评论(33)
热度(53)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