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悲悯之地 07 加更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被人陷害,赌约失败之后的加更,存货已经没有了。看在作者还要努力继续去撸后文的份上,请各位用回复淹没我!消失了的回复都回来啊


07、


“心率偏快,体温偏高,脑波基础指数超标四项,血液信息素浓度也偏高。不过总的来说,情况还算乐观,只是精神刺激太大,跟尼采阁下对峙太辛苦了。我开了一支镇定剂,让你的向导好好睡一觉,别离开他。你们是绝对适配,相容率高的结合者待在身边会有很大帮助。”


“有问题随时联络我,明天我会再过来,24小时没有明显恶化就可以放心了。”


一一记下注意事项,艾瑞克亲自将医生送至门外。


他不像医生那样乐观,不用回头,空气中弥漫的精神波动正发出警报。


“查尔斯!”


苍白娇小的向导正推开堆在身上的毛毯,异常艰难地爬起来,四肢僵硬,就像一具试图爬出坟墓的尸体。


“让我……去,我……必须……去……”


声音微弱,仿佛虚弱不堪,即将消逝的幽灵。


他的手搭在艾瑞克的手臂上,毫无力气。不用说哨兵这样的人体兵器,就算一个十岁的男孩这个时候也能毫不费力地将他制服,让他什么也做不了。


“不管……必须……必须……有个交代……对我自己!”


无力的手指纠缠着哨兵的手臂,好像下一刻就会溺毙的罹难者,倾尽全力抓住眼前唯一的救命稻草。


那惨白而易碎,濒临崩溃的模样,活生生把犹太人千年以来最强的首席哨兵变得不如十岁的孩子。


在精神损伤和镇定剂的双重作用下,查尔斯已经几乎连行走的力量也失去了,他踉跄地迈出两部便几乎跌倒,摔在冰凉的地板上。艾瑞克挽住他,张开手臂把向导揽在怀里,半搂半扶着,支撑查尔斯勉强前行。


眼前发生的一切近乎荒缪。艾瑞克一边不由自主地,不知道被什么心情和力量驱赶着,帮着虚弱的向导胡闹;一边不断地在内心深度祈祷:


上帝啊,快让谁出现吧!随便哪个谁过来发现他们,阻止他们都好!


可是艾瑞克马上发现,上帝不可能听到他的祈祷。


一路上,强大的精神能力好像洪水般泛滥的透明液氧。任何接近他们的人,发现他们的思维都立刻被向导能力控制,动作转瞬凝固,仿佛化为雕像,困在时间的缝隙里。


接近门厅,一个门卫垂头闭目,肩膀以上保持着打瞌睡的姿势,小跑过来替他们开门;走出国务院大楼,一辆飞驰而过的出租紧急刹车,倒退着来到他们面前,司机瞪大了眼睛和嘴巴,被冻结在惊喜欢呼的神态。


查尔斯的精神能力失控了,艾瑞克意识到。同时,他近乎绝望地意识到,或许因为绝对适配有一定免疫效果,他没有受到查尔斯的精神控制。自己做出这一切,都是自愿的!


出租车驶过寂静的深夜,停下在新古典主义风格浓郁的FBI总部楼下,寻声而出的执勤人员同样被查尔斯无坚不摧的脑波变成塑像。


扶着化身为战术精神泵的向导,协助与军事政变分不出区别的行动,艾瑞克走在FBI大楼漫长的甬道。


停尸房仿如白骨的门牌就在眼前,惨白微光映着查尔斯更为惨白的面孔。


艾瑞克清楚查尔斯想干什么。


在一定范围内通过精神波动找出特定人员,进而感知他们的思维、感观或者情绪,是向导基本的B级技能。能力较为强大的向导,可以通过近距离身体接触,读取他人大脑中的深层记忆与信息。他们中的佼佼者,甚至可能在对方死后24小时以内(当然时间距离越近越好),赶在大脑细胞与精神原彻底失去活力之前,读取死者的记忆。


但是这样行动必然承担极大的风险,类似冒险控制一个濒死之人,必须将意识和感知深入死者的大脑。很可能深入感受对方生理的痛苦,心理的绝望,还有灵魂熄灭所造成的严重精神创伤。而且拥有这样能力往往是高级向导,他们对精神伤害的敏感,就如同哨兵对视觉听觉的敏锐——精神攻击放到他们身上,也将成倍放大。


何况查尔斯现在状态极度不佳,极度疲惫,一旦……万一……


一切可能和后果在脑中呼啸而过,“餐叉”这个单词好像一把锋利的锥子,戳着艾瑞克的心脏。


他蹲下身,仔细将向导纤细的裤腿和袜筒塞紧,从下到上,一一检查了纽扣、手套和衣领。然后脱下自己和“凝固”警卫的外套,堆在查尔斯身上。找来帽子,扣在头上,解下围巾,将领口和半张面孔裹得严严实实。


接着他抬起左手,命令铁门敞开。扬起右手,招来一张带宽大靠背和扶手,还有松软垫子的沙发椅。左右看看,勾勾手指,让纽扣像力量异常强大的甲虫,叼来一群呢绒制服。


扶着查尔斯走进停尸房,坐上安顿好的靠椅,不放心地再一次掖紧衣角。


“房间里面很冷,查尔斯你最好快一点。”


在离开之前,他说。


“赶在我后悔之前!”


合上房门,将背脊扔在门上,艾瑞克再也抑制不住浑身的颤抖。


他这是做了什么?这样做的那个人真的是他自己吗?


他将查尔斯亲手送入了死地!此刻他的向导可能正在这扇门背后死去!


他到底做了什么?他到底应该怎么做?!


…………


摩萨德的哨兵从来没有如此混乱过,仿佛恶劣的神明把他的灵魂扯成了两半。两个残缺的自己为了几乎同一个目标,不断混战。


“兰谢尔!”


匆匆赶回的瑞雯出现在通道尽头,好像姗姗登场的复仇女神。


“你到底做了什么?”


她质问了艾瑞克正想质问自己的问题。


“查尔斯呢,我哥哥在哪儿?!”


灰色视线投向艾瑞克身后,她几乎立刻发现了答案。


“你……滚!兰谢尔你给我让开!”


灵缇扑向守在门口的白鲨,一场绝对称不上精彩的混战就此展开。


勾拳、锁喉、腿绊、背摔……


艾瑞克忘记了一击毙命的血律,也忘记了驰骋沙场的经验,马伽术(以色列军用格斗技)的种种要领更被他抛在脑后。他不在是一个手下性命无数的军人,反而像个街头混混那样毫无章法地乱斗,只为把自己的疑惑、不安,还有恐惧统统发泄在战斗中。


这样的状态必然敌不过瑞雯,他很快被女混哨抓住机会,一脚踹中腹部,踉跄退开。


抓住机会,瑞雯向不祥的停尸房冲去。她的灵缇已经很快了,但有的东西,比她更快!


一道黑影飞速掠过身边,“碰”地撞上房门,好像一只乌鸦展开翅膀扑上门扇。


“嗖嗖嗖……”更多“乌鸦”,数也数不清的鸦群,好像黑色风暴越过瑞雯,仿佛扑火的飞蛾奔向停尸间大门。大至铁门,小至办公桌上的三角钢尺,大大小小的铁块把停尸间房门堵得水泄不通!


它们汇聚到一起,好像投进无形的熔炉,熔铸成一炉钢水,浇在门上,焊得严严实实,找不到一条缝隙。


“你——”


无计可施的女哨兵,将愤怒灌注在拳头上。一拳打得艾瑞克猛地侧过头去,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没有抹去嘴角血沫,更没有还手。


【“兰谢尔,你这是做什么!”】


带着硕大白狐,华盛顿的贤者终于现身。


“查尔斯需要知道真相,否则他……”


“不!”尼采断然打断了他。


【“我不是问查尔斯在做什么,我是问你在做什么!”】


【“查尔斯一时冲动,想做什么都不奇怪!但是你呢?你为什么不拦住他,用武力阻拦他,或者用哨兵的权限命令他!”】


冷冽的脑波携带声音,好像一道利剑劈开艾瑞克混乱的大脑,他仿佛看见了一道日光,豁然开朗。


他听到自己说:“尼采阁下,您知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哨兵。查尔斯在我心中绝不是最优先的,他绝不可能比以色列和犹太民族的存亡更重要。我完全可能为了犹太国抛弃他,甚至牺牲他。”


“既然我可以为了我的理想抛下查尔斯,那么查尔斯也可以为了他的理想抛下我!尼采阁下,就像您所说的,‘这样才公平!’”


尼采顿了一下,他深深地看着艾瑞克,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犹太哨兵。


良久,他瞪着被钢铁封闭的大门,无奈摇头。


“10 分钟,你们只有10分钟。时间一到,我会控制你去‘开门’!”


说着转身离去,寒风送来最后的低语,恍如叹息。


“如果查尔斯真的对政治没有兴趣,那该多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抵达尼采给出的底线,挑战所有人的耐心之前,艾瑞克在脑海深处,“听到”梦寐以求的召唤。


【艾瑞克……艾瑞克……】


立刻跳起来,挥手撤去熔铸一体的鸦群,艾瑞克从冰冷的停尸房里抱出了脸色与周遭尸体没有区别的向导。


查尔斯瘫软在他的臂弯里,在昏迷与清醒之间徘徊,不断呓语。


【“我看见了……看见了……是独狼……个人行动……没有……没有别的……同谋,内幕……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收紧双臂,艾瑞克搂住唯一的亲人和爱人,听声音和心跳在怀中悦耳跃动,宛如天籁。


评论(26)
热度(71)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