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悲悯之地 05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05、

 

“凶手被杀,说不定是一桩好事。”

 

面部皮肤褶皱自然叠成愁容,此刻神态更像刚刚扶着丈夫棺材进了教堂的寡妇,被人们激烈争论到底是“幸运儿”还是“倒霉蛋”的林登·约翰逊总统抬起硕大头颅,像一区被满满超载的大车拽着,深陷在泥潭的头马。

 

他用仿佛瘸子撞倒破钟的声音,自暴自弃地嚷着。

 

“保罗,别再说那些蹩脚的笑话,哪怕为了安慰我——这一点都不好笑!”

 

“谁在这种时候跟你讲笑话,我第一个揍他,你自己都得排后面!”

 

在四壁先贤环绕之中,保持语气和精神波动一样轻松又笃定。保罗·尼采专心注视小威廉·皮特画像前的意式滤泡壶烟横雾绕,醇褐液体一滴滴落进Christofle工坊为拿破仑三世定制的纯银咖啡杯,亲手端到等得几乎绝望的总统面前。

 

“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奥斯瓦尔德的死拯救了什么?”

 

“那是一个古巴裔的小伙。虽然在佛罗里达长大,对莫斯科却是真爱!当兵的时候,就因为信奉(和谐你们懂)混不下去。之后想方设法偷渡去了苏联,跪下请求放弃美国国籍,加入苏联国籍。表现太过热情,吓得俄国佬不敢接收!”

 

“于是他赖在莫斯科不肯走,两年后带着在当地娶的白俄姑娘,莫名其妙回到美国。如果继续审问下去,继续让媒体添油加醋,不断发酵这个故事。你认为会有什么后果?”

 

轻松调侃的语气骤然收敛,林登松弛的面容也随之绷紧。

 

“人民会认为苏联人是幕后主使!红色帝国派一个古巴刺客暗杀了我们的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以来最年轻,最具魅力,最受国民爱戴的总统!”

 

“林登,这可能就是宣战!”

 

“…………”

 

拍了拍僵硬的肩膀,站在林登身旁,尼采将气氛把握在手掌之中。

 

“就在一年前,我们刚刚经历了古巴导弹危机。我们知道‘古巴’这个词有多敏感,我们明白战争曾经距离我们有多近。”

 

“如果刺杀肯尼迪导致战争怎么办?你准备好迎接第三次世界大战了吗?你准备好面对核武大战了吗?”

 

“林登,我知道你不愿被历史教科书描述为开启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美国总统。前提是在大战之后的核冬天里,我们的孩子还用得起历史教科书。”

 

被愁云包围的总统沉默不语。

 

没多久,他呼吸加快,猛地抬头:“可是……”

 

尼采立刻按住他的肩膀和念头,斩钉截铁,一字一顿地说:“没有可是!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不会让‘可是’发生!”

 

“你肯定会面临一些质疑。但作为美利坚的总统,就必须肩负重担,一路向前!”

 

“如果自认无力承担,我劝你立刻辞职。”

 

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林登好像忘记了呼吸。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始慢慢地深呼吸。一次,又一次。

 

“我希望通过民权法案,那是我一直的目标。我是美国总统,我必须保护美国。”

 

“为了做到这一切,我需要权力,保罗!”

 

尼采缓缓点头,看着总统的眼睛,他轻声耳语:

 

【“我会帮助你!”】

 

目送总统携一班人马,热闹离去,华盛顿的第七贤者合上办公室大门。回头就看见克莱门斯·罗素推开沃里克伯爵肖像画遮掩的暗门,迈步跨出。

 

尼采赶紧上前,笑容满面地扶住林登的政治教父,民主党在南部最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党鞭。

 

“罗素老爹,您真是神机妙算!”

 

“也多亏你提醒了我,嫌犯一死反而是个机会。只要强调引发战争的危险,和去年的古巴危机联系上,林登一定会屈服。”

 

老议员精力充沛,身高体壮,银白头发和通红脸庞对比鲜明。如果安上一个硕大的啤酒肚,再把西装革履换做牛仔夹克,就是最典型的“红脖子”模样。

 

“一旦林登默认了刺杀肯尼迪的凶手死得不明不白,无法解决这桩全美国电视直播的谋杀案,就必然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

 

“这会引发多少关于阴谋的联想,林登自己就是第一嫌疑人!现在离总统大选不到一年,林登本来就根基不稳,难道还能背着这样的丑闻竞选总统?如此一来,为了白宫的位置,他必然会回归正道,必须仰仗您和南方的力量!到那个时候,为了向您求援,他只能放弃那糊涂的民权法案。”

 

罗素老爹哈哈大笑,可是大笑之后,老人逐渐陷入沉默。

 

“……保罗,你真的有把握?如果林登一意孤行,执意强行推动民权法案进入国会。如果借助约翰的死形成的舆论大潮,一口气通过法案。他就可能倚靠这个成果,直接攒够明年总统大选的资本。”

 

“没有您的支持,林登攒不到足够的票数!这就是他为何向我靠拢的理由。只要您坚持反对,团结南方阵营的议员们,至少缺200票,林登就没有胜算。当然,这就得靠您的手段了。”

 

罗素随着尼采自信满满,稳操胜券的声音,再度自信地笑起来。

 

“那好,看我的!”

 

笑声过来,剩下感慨万千。

 

“只是我真没想到。这种时候,共和党的盟友比民主党的BOY更可靠。哎,那么多年的党内协调到哪里去了?”

 

“保罗,为了美国的传统和安宁,我们不能任由林登像肯尼迪一样胡来。我需要力量!”

 

尼采缓缓点头,他盯着罗素的眼睛,郑重回答:

 

【“我会帮助你!”】

 

亲自从副电梯楼送走老议员。回到小皮特与黎留塞对峙的办公桌前,尼采随手抽出一条手巾,在刚刚罗素用过的茶几上随便抹了几下,扬手丢进垃圾篓。冲着正推开林肯画像暗门的黑人牧师笑道:

 

“马丁,茶还是咖啡,请你自便。”

 

对方忧心忡忡,紧抱双臂,脸色黑得肤色盖不住。

 

“尼采议员,我不认为我还有悠闲品茶的时间。您刚刚的对谈,已经把我一生的奋斗逼入绝境!尼采议员……”

 

“小点声。”尼采眨了眨眼睛,在嘴边摆出一个噤声的小动作,“别太激动。”

 

“您还是怀疑我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吗?”

 

“政客嘛,总得对不同人用不同的说辞。老罗素其实已经自己说清楚了:‘借助约翰的死形成民意大潮,一口气通过民权法案。他就可能倚靠这个成果,一口气攒够总统大选的资本。’”

 

“林登·约翰逊总统就是这样打算的。至于缺的票数,罗素老爹太自信啦!议员都是人,面对总统的权力和舆论的压倒性优势,有几个人坚持得住呢?”

 

“所以,”他扬了扬手。“马丁。在肯尼迪的牺牲之下,现在是通过民权法案的最佳时机!”

 

“现在刺杀肯尼迪的凶手神秘被杀,上帝都在帮你,阴谋论可以成为你要挟任何一个阻拦者的利器!如果奥斯瓦尔德不死,让刺杀肯尼迪的幕后指向苏联……一旦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还有谁会关心黑人的权力?


1804年,英国国会已经几乎通过了废奴决意。可拿破仑从欧洲打过来,格伦维尔勋爵一句‘我们不能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修补房屋。’,决意搁置了快十年;1935年,美国已经同意了菲律宾独立,只需几年过渡期。可是日本人来了,菲律宾的独立一下子遥遥无期。还有宪法第14修正案,为什么有了它,黑人还需要挣扎百年,再搞一出民权运动?你一定比我更清楚。”

 

(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是南北战争之后林肯本准备推行的法案,内容与民权法案相似。但由于林肯遇刺,为了安抚南方势力,新上台的南方总统,对该条款进行了大量改动。)

 

“时间拖得越久,你的黑人兄弟就会越不耐烦,马尔科姆那样的极端派就越有市场……马丁,你想跟你的老师一样下场,成为第二个甘地吗?”

 

“我明白了。”

 

环抱双臂,放松面容,金博士点了点头。

 

“如您所愿,我会管住我的人,不再纠缠肯尼迪与奥斯瓦尔德的问题。希望您也能遵守您的诺言和预言。”

 

“你也得继续约束黑人,不要闹出如那天达拉斯街头的丑态。”

 

“我尽力而为。”

 

肩膀也随之放松,标志性的坦陈和恳切又回到了金的声音里。

 

“尼采议员,为了我的人民,也为了美国的安宁。我不能倒下,我需要权力!”

 

尼采同样点头,看着黑人的眼睛,刻意加重了语气:

 

【“我会帮助你!”】

 

目送黑人牧师离去,尼采倚在小皮特和黎留塞的眼皮底下,抬高了声音。

 

“出来吧,罗比。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如果没有我的‘影响’,早被人看穿。”

 

屋大维被维纳斯祝福的画像退去,罗伯特·肯尼迪现了身。

 

“我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尼采议员。”

 

前任司法部长与总统的兄弟,苍白狼狈只比前日更胜。

 

“您让我前来,在我面前大肆讨论如何干扰对我哥哥案子的调查,如何默许杀掉直接开枪的刺客。尼采议员,你真的认为约翰死了,肯尼迪家族就再没有男人了吗!”

 

“稍安勿躁,年轻人。”尼采抬起手指,在小皮特白皙的脸蛋下面摇晃。

 

“罗比,我知道你这几天过得很艰难。从总统的弟弟和亲信,变成前总统的弟弟和亲信,其中滋味可想而知。我昨天还看见白宫停车场不肯优先停靠你的汽车,就在72个小时以前,他们还争着为你留出最好的位置。哎,所谓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不过如此!”

 

“现在如此,那以后呢?罗比,如果引发战争,你觉得谁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

 

“一旦战争让林登成了罗斯福第二。他就会乘胜追击,踩着你哥哥的血换来的机会,成就民权法案。”

 

“到那个时候,谁还记得肯尼迪家族,谁还记得你,罗伯特·肯尼迪!”

 

在红衣主教狡黠的微笑下微笑,尼采循循善诱的声音好像蛊惑人心的巫师。

 

“林登不敢冒战争的风险,深入追查,就必然会背上种种惹人猜测的嫌疑。作为副总统,他可是因你兄长的死亡,获利最大的人。现在,刺杀嫌犯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全美国电视观众的面被直播灭口。伤害的是谁的声誉?污名、揣测、猜忌、嫌疑,会被谁背上?”

 

“我知道你希望代兄出征,参加明年的总统大选。可现在没人看好你们,华尔街和棕榈滩的家伙,还有那些精明的犹太佬、银行家都抛弃了肯尼迪的姓氏,转而围着林登转。林登的污点不就是你最大的机会吗!而且还是一个可以不断操作,不断扩大的污点。”

 

罗比的眼睛亮起来,好像被奥罗拉在眼眶里放入晨星。

 

“尼采议员!您……”

 

“为什么这样惊讶?3年前,我离开共和党,站在肯尼迪家族一边。我看好的是肯尼迪,不是林登。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如既往。”

 

这番慷慨激昂的言辞,几乎让罗比落泪。他激动地奔过去,差点拥抱了尼采。

 

“我必须感谢您,尼采议员阁下!不,未来的国务卿阁下!”

 

“我还会支持您完全掌握伊利诺伊州。老泽维尔死后,您代为照料查尔斯和伊州多年,查尔斯对政治没有兴趣,‘白橡之地、草原之州’,理所应当属于您。”

 

尼采的面容凝固了一瞬间,好像真没料到罗比会如此慷慨。他低声喃喃,宛如叹息:

 

“如果查尔斯真的对政治没有兴趣,那该多好……”

 

“不管怎么说,感谢您的信任和支持!请您继续帮助我,为了约翰和家族的理想,我一定要掌握权力!”

 

凝固的面容活跃起来,看着罗比的眼睛,尼采再度启用了熟练的微笑和声音。

 

【“我会帮助你!”】

 

送走最后一名访客,时钟已经指向零时,繁星下的华盛顿已沉酣入梦。

 

“可以出来了,查尔斯。”

 

尼采冲着他老师的老师,一战时期美国国务卿威廉·布莱恩的画像扬声喊道。

 

从未曾谋面的师祖背后,弟子露出比罗比出场时更惨白十倍的面孔。

 

“为什么,尼采老师!”

 

“珍已经向我坦白,是您出手将刺杀肯尼迪的嫌犯奥斯瓦尔德灭口!她的任务一半是保护我不受牵连,一半是保证我不会碍事!”

 

“可是为什么……您不可能是杀害约翰的凶手!当年,是您劝说我支持肯尼迪竞选美国总统。您根本没有可能雇佣一个只买得起20美元步枪的普通狙击手!何况高级向导杀人,根本用不到子弹!”

 

“尼采老师,这究竟是为什么!”


文后小贴士:

补充一段前文增加的小细节,尼采办公室的内景:


在华盛顿国务院大楼7层,首都政治圈都市传闻中神秘的“第七贤者”的办公桌背后。年轻睿智的首相和老奸巨猾的红衣主教彼此对视,主人故意将小威廉·皮特和黎留塞著名的画像相对悬挂,让两位伟大的政治家进行跨越时空的对峙。

 周围四壁则挂着古往今来,能被尼采视作人物的政治家画像。

下面开始介绍本章中出现政治家画像们。

尼采办公桌后面挂的是英国的小威廉·皮特和法国的黎塞留。

  



前者(1759-1806)是英国古典政治史上的神童,14岁考进剑桥,22岁财政部长,24岁首相。宏观经济之神,保守主义之父,与父亲老皮特首相同为日不落帝国的奠基者,培养出来一堆经济官僚,活活憋死了拿破仑。

后者(1585-1642)是法国红衣主教与宰相,带领法国在整个三十年战争中躺赢到了最后。法兰西、或者可以说欧陆近代史最强大的老狐狸。路易十四、法国现代国家与欧洲外交路线的开创者。


罗素走出的暗门上是沃里克伯爵


(1428-1471)英格兰贵族,玫瑰战争中大名鼎鼎的“造王者”。玫瑰战争中前后上位的四位国王都得到了他或者他的势力鼎力相助。

亚伯拉罕·林肯是熟人不说了。

罗伯特·肯尼迪的门上是屋大维,就是凯撒的甥孙和继承人,继承舅祖父的衣钵,开创了罗马帝国。


最后教授的门口是老熟人,威廉·詹宁斯·布莱恩(William•Jennings•Bryan,1860-1925)在流金中是韦尔奇(教授另外一位老师)的老师,尼采的师祖,教授父亲的教父。

美国政治家,曾三次代表民主党竞选美国总统,并于1913年出任美国国务卿。可他现在广为人知的,只有在“猿猴审判”中反对进化论的丑角形象。但其实当时的进化论很大程度成了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工具。布莱恩其实是美国最早一批警觉法西斯主义的人,并为此赔上了性命和名誉。


评论(42)
热度(64)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