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悲悯之地 04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04、


“他就是李·哈维·奥斯瓦尔德。”


站在审讯室宽大的单面玻璃墙一侧,查尔斯注视着被单灯照亮的身影。


青年单薄、瘦削而苍白,好像一束干枯芦苇扎成的稻草人,专为高级哨兵配备的粗长锁链重重捆绑,几乎淹没了他。


叫人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就是那个冷血狙杀了现任总统,从无名小卒一跃而成媒体明星的凶手。


“达拉斯警方逮捕他的时候,他正在电影院看着一部名叫《战争就是地狱》的电影,还选了最好的位置。”


身旁有人低声说。


罗伯特·肯尼迪顶着一张胡茬凌乱,眼袋深重的英俊面孔,在审讯室晦暗冷光笼罩下,比凶手更加狼狈。


“一个小时前,他亲手……就过了一个小时,就他妈上电影院去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个狗娘养的混蛋我艹……”


抬手挡住面孔和失控的表情,一向友善、热情、风趣,被朋友们昵称为“罗比”的司法部长手掌张开又紧收,几次循环,好像要攥住什么。几番尝试,却只能放弃。


竭力安抚无法控制的手背和额头暴涨的青筋,罗比嘶哑着声音致歉。


“抱歉,查尔斯,让你看到这副鬼样子。但我实在……你真该看看他对我哥哥做了什么!约翰的头盖骨被炸飞了,杰姬(肯尼迪妻子杰奎琳的昵称)穿着染血的套装怎么也不肯脱下来,我……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孩子们……”


声音再度哽咽,肩膀剧烈起伏,罗比没法继续说下去。


谢绝关切的搀扶,他紧紧抓住查尔斯的胳膊,只有一个恳求。


“查尔斯,看在约翰,还有我们的交情的份上,请你代我向尼采老爹和胡佛交涉。这桩案件的调查请一定让我主持!”


“约翰得罪了太多人,不知道华盛顿有多少家伙正乐得装不下去!他们一定不敢让真相露面,胡佛也未必愿意得罪那么多人,那就让我来吧!把案件的主导权移交给内勤特工!我一定TM地把TM的那些狗娘养的混球全部揪出来!”


查尔斯没法回应罗比,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替华盛顿的长老们下决断。一旦踩进联邦警察的势力范围,胡佛决不可能轻易点头。


但他同样难以拒绝。


1960年10月,查尔斯接到韦尔奇老师的病危通知,返回美国。刚参加过老师的葬礼,便卷入了当年的总统大选。前任总统,韦尔奇老师的哨兵艾森豪威尔公开表态支持尼克松,尼采老师却离开共和党阵营,为新兴势力肯尼迪站台。


双方都亲自下场,极力游说。最终,查尔斯选择了新的时代。


随后在伊利诺伊州(设定小贴士:流金设定中教授家是伊利诺斯州的传统豪门,而肯尼迪竞选时靠伊州和德州逆转翻盘也正好是史实)和德克萨斯州被尼克松支持者怒斥为作弊的惊天逆转,以不到11万票的微弱优势,将约翰·肯尼迪送入白宫。


美国最年轻的总统携家族站在白宫草坪,意气风发的画风,查尔斯记忆犹新。


不论与肯尼迪兄弟有多少交情或者分歧,他认为自己对现在发生的一切负有责任。


思虑重重中,查尔斯脚步放慢,落在了后面。


一只圆滚滚的手从身后拽住衣袖,亨利球凑在耳朵边上,压着嗓门嚷起来:“查克你不能害我,局长吩咐一定要拿下主导权!如果要被肯尼迪家族和胡佛局长夹在中间压成炮灰,我宁可去调戏万磁王,被他摁死!”


险些一脚踩空,查尔斯猛地趔趄一下,哭笑不得地盯着儿时玩伴。


他的确应该做些什么。


他能帮上一些忙,比如在舆论和后续处理上,这样可以增近与肯尼迪家族的信任。他们正因血腥谋杀而激愤,自己怎样才能劝说他们接受这只是一起简单的,没有太多内幕的个体事件,希望他能够做得漂亮,减少他们与胡佛的冲突……


之后查尔斯将整整一个下午花在电话斡旋上。战果还算“辉煌”,至少成功说服两边各让一步,承认现状:


罗比主持尸检,处理对白宫内部,包括内勤特工的排查;FBI负责现场勘查与痕检,掌握达拉斯当地警方提交的证据。关键证据相互通报。最大的嫌犯,几乎被确认的直接凶手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则即可由达拉斯警方移交华盛顿,关押在匡迪科(位于海军陆战队基地内部的FBI核心区域),由双方共同监管。


回到华盛顿就可以让尼采老师出面,查尔斯不无放松地想。这样艰难的中间人,他再不想做第二回。


“查尔斯!”


还未踏出审讯室,本没有权限,应该等在核心区域外的哨兵们突然闯进来,查尔斯看见罗比的眉头以国会的标准堪称夸张地抬起来。


他的哨兵就像什么也没看见。艾瑞克无视所有人,快步来到查尔斯身边,取出隔离器,套上耳廓。


“查尔斯,外面情况不对!”


岂止是不对,赶到达拉斯警察总部门口,所有人都失态地张开了嘴巴。


“这是哪个狗娘的养泄的密?谁TM引来了这么多记者?!”


罗伯特·肯尼迪指着门外密集如蚁群的各路媒体记者暴跳如雷,口沫飞溅,这三天骂的粗话比一辈子都多。


“不管是谁,没时间了。通知达拉斯警方,现在就办理交接。我们这就把奥斯瓦尔德提走,赶在更多记者赶到之前!”查尔斯拽住友人胳膊,提醒他更重要的事情。


【“罗比,快!你和亨利带人去押解奥斯瓦尔德,我跟哨兵在外围警戒,所有人都接入我的精神通讯频道!”】


罗伯特转身离去,脚步重得好像要踹破地板。望向熙熙攘攘如时代广场的警局停车场,各大电视台、通讯社、报纸LOGO挤成一片,摁着额头保持通讯的查尔斯只感到庆幸。


上帝保佑,艾瑞克就在身边!


自工业革命以来,政治、法律、传媒和骗子成为向导云集的新兴行业。今日的警局门外,“总统刺杀案凶嫌首次公开露面”的消息,至少集中来了接近三位数的向导或者半醒者。他们多是能力较低下的向导,没有几人在全美哨兵向导协会能排上名次。


但如此数量的向导云集到一起,并同时使用能力传输新闻,偷听消息,刺探同行,窥视精神通道……比亚马逊丛林里,厚厚一层孑孓乱拱,覆盖了整个水面的沼泽水潭更混乱,对查尔斯干扰极大。如果不是绝对适配的哨兵就在身边,他可能很难保持清晰顺畅的精神通讯。


干脆搂住哨兵,靠在艾瑞克怀里,尽量加强接触以更好地输出精神能力。


不久,苍白的身影从长长甬道尽头浮现,身后是同样惨白的罗比,宛如两条冥府遗落的幽魂迷失在晦暗荒原。


他们越过查尔斯一步步接近大门,查尔斯一刻比一刻更不安。


发生了什么,或者有什么已经发生,只待爆发!


到底是什么……


突然,搂着自己的手臂猛地收紧,查尔斯抬头撞上哨兵面孔冷硬如山岩的轮廓。


【艾瑞克,你也发现了什么!】


默不作声,艾瑞克扫过密集人群,宛如独狼俯瞰猎场。


战场锤炼出的第六感一直闪着警报,一条白鼬溜进了独狼的猎场,狡猾潜伏着。


“查尔斯需要你。”


不祥的直觉浮起与尼采对谈的场景。


那个时候,老者一直在把玩着什么。金属的颜色,黄铜色的步枪弹壳!


尼采恃才傲物,横行华盛顿二十年,加之完全不满意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绝对适配,从来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他用这种方式表示不屑不奇怪。但是为什么是步枪的弹壳?


6.5口径,与奥斯瓦尔德刺杀肯尼迪的凶器同一型号,可能是尼采刚刚接获的证据。


但是尼采不喜欢配枪,更不喜欢打猎,认为那是“蠢货的爱好”。为什么他会在自己面前一再把玩一颗子弹……


“到他身边去!查尔斯·需·要·你·!”


全美首席向导意味深长的声音在摩萨德哨兵脑海回荡。


立刻抱起查尔斯,远离人群,找到一堵牢固的承重墙转角,不会被流弹贯穿的墙后,张开双臂,将向导牢牢困在怀里,全力输出防护磁场。


【艾瑞克!快去罗比那边,现在处境最危险的是犯人!艾瑞克!】


查尔斯挣扎起来,艾瑞克只是更加收紧了手臂。


“我是以色列军人。在美国,只是你才是我的责任!”


没有力气也没有时间再去说服自己的哨兵,查尔斯立刻通过精神频道警告所有人。同时竭尽所能展开精神波动,让天鹅在宛如信号差劲的电视屏幕的场面中飞过,飞进那些密集得令人恐惧的飞蚊之中,一点点探查线索。


“这里是CNN18点,我们正在……”


“吉米,听见了吗,吉米!罗伯特·肯尼迪正……”


【我看见了!邮报的家伙说凶手跟苏联有关!】


【FOX的人说邮报得到了内线消息。等一等,我马上就能潜入他们的精神对话频道!】


……


天鹅掠过某一处,查尔斯感到仿佛被针尖划过的尖锐杀意。


【坐标45·11,45·11!有个人很可疑,珍听到了吗,过去看看!】


女哨兵点头,与她的黑豹一同跃入人群,仿佛消失在吞噬一切的蚊虫里,久久没有回应。


“砰——”


枪声在人群中炸响,惊恐和尖叫,还有好像嗅到血的蝇虫,一班蜂拥而上的记者随枪声爆发。艾瑞克感到怀里的身体猛震,好像他才是那个中枪的人。



1963年11月25日晚,谋杀肯尼迪总统的最大凶嫌奥斯瓦尔德,在众目睽睽下,在全美国电视观众眼前被枪击身亡。


从此,肯尼迪刺杀案从一桩简单的刑事案件,坠入深不可测的阴谋漩涡。


评论(8)
热度(70)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