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qing

爱历史,爱花滑,爱slash,考据狂,细节控,欢迎同好来勾搭

【EC】The golden years 流金岁月 番外篇 悲悯之地 03

文太多太长,找前后文太麻烦?点这里!作者文集链接整理总目录

最近比较忙,我尽量保持周更,请大家一定记得鼓励我!

03

铺天盖地,湮没街道,“黑潮”向他们涌来!

乌黑的卷发,黝黑的皮肤,黢黑的眸子,还有源自眼眸于时空深处,熊熊燃烧的愤怒,汇做黑暗的大潮,浩浩荡荡,漫过白人震惊的视线,将秩序和平静湮没殆尽!

即使被美国寄予厚望的年轻向导,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朋友们,我明白你们的愤怒。但请停下脚步,前方是尚未结束调查的罪案现场。和你们抱有同一理想的肯尼迪总统,几小时前刚刚在那里遇刺身亡。”】

手指抚上额头,查尔斯放开声音和脑波。柔软的精神波动张开无形羽翼,来到每道“黑潮”耳边,如和风,如低语。

【“我并非阻拦你们,我带着双重的悲伤,恳请你们改换游行线路。”】

【“白人的总统被杀起码能够得到公正的调查,黑人的兄弟能够得到什么?”】

怒雷盖过和风,掀起更高的黑色浪潮。

黑衣黑肤的黑人在人群中慷慨陈词,挥舞瘦削手臂如秃鹫觅食。

【“那谁来给勒缪尔·佩恩一个公正!”】

黝黑嘴唇开阖,喊出这个名字,仿佛宙斯掷出以闪电铸就的长矛。

查尔斯仿佛被那柄长矛刺中,面色苍白,嘴唇颤抖。面对被黑潮托起的遗像和名姓,低下头颅。

勒缪尔·佩恩,联邦陆军预备役上校,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燃烧的太平洋岛群作战,曾踏过新几内亚和菲律宾血红的滩涂。他没有死在战场密集的弹雨里,却倒在一个上帝和自己都不曾想过的地方。

1963年7月,佩恩接到通知,前往南方的佐治亚州本宁堡参与新兵训练工作。11日,结束工作的几名黑人军官结伴驾车返程。经过雅典市郊村庄,被当地三K党成员发现。

虽然军官们严守职责和身份,从未参与越演越烈的黑人民权运动,但他们与生俱来的肤色,足以撩动三K党敏感的神经。

他们是金的门徒,还是肯尼迪的手下?不管是谁的人,他们一定是黑色的魔鬼,被北方佬派往南方煽动黑鬼,怂恿他们要求什么权利,践踏次序,破坏美好又宁静的生活。

这是北方对南方的侵略,又一场战争!

三K党们尾随佩恩和战友的吉普车,穿过寂静的原野和山岭。在通往邻县的宽河大桥上,有人开枪了。子弹击中后座的佩恩上校,重伤腹腔,战友们将佩恩送往医院急救,未能挽救他的生命。

血案引发轰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震惊了整个美国。

凶杀案在联邦法律的规定中属于各州自主权限,陪审团也由当地居民组成。乔治亚州利用这一规则,组成了全由白人、种族主义者、嫌犯的邻居和远亲、三K党的同情者组成的陪审团。

面对两名目睹全部过程的军官证人,确凿无误,堆积如山的证据,陪审团居然裁决三名凶手全部无罪释放,美国法律居然默许了对一名联邦军人的谋杀!

查尔斯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了那样荒谬的一刻,那样无能为力。

今天,面对愤怒的黑人们和受害者的遗像,同样的无力感再次袭来。

“【正义是有愤怒的!】”

异常瘦削的黑人领袖引用了雨果在《悲惨世界》中的名句。

“泽维尔教授,正是你为美国引入了这部不朽的歌剧!想必你是赞成的。”

那是马尔科姆·X,纽约著名的激进黑人运动家,与金博士观点相反,主张以暴制暴,以牙还牙,甚至扬言肯尼迪的遇刺也是罪有应得。

他明白此刻应该竭尽全力,运用一切方法安抚群众,阻止马尔科姆扩大事态。

可是……与黑白照片上佩恩坚定的目光相遇,查尔斯就如同回到一个月前荒诞的庭审现场,看着高举遗像,绝望痛哭的亲属。

……自己有什么资格呢?

当时,什么也没能做到;现在,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拦在他们面前?!

“查克!查克!”

疾呼敲打耳廓,查尔斯发现自己被珍拽着胳膊后退,黑色的潮水涌了上来。

他应该做些什么,他应该……

但查尔斯就像一架被人扭松了螺母的跑车,一旦全速前进就会立刻解体;或者一樽已经被敲出裂纹的瓷瓶,再晃一晃就行将碎裂。

“哐!”巨响打断黑潮。

一个物体飞过黑潮,巨大阴影笼罩了无数吃惊大张的嘴巴。

一个接着一个,体积庞大,足以容纳百人,担负现代都市正常运作的大型公交车辆好像突然复活的巨兽,一头又一头,从钢铁丛林中狂奔而来。然后又成了巨人手中的积木,被顽劣又淘气,就像三岁孩子的大块头到处乱扔,堆在路口,轻巧地一个叠上一个,好几个叠在一起,垒成困阻潮水的堤坝。

一道身影从巨人扬起的烟尘中踏出,立在查尔斯身后,宛如永不倒下的战旗。

“现在,可以停下来好好说话了吗!”

中间发不出来的点连接系列

等到金博士平息场面,最后一丝夕阳已被靛紫天幕吞没。

把现场交给一直扯着珍抱怨我又没欠你三百万你干嘛要害死我的亨利球处理,查尔斯与艾瑞克一同返回学院。

艾瑞克坚持这样做。他认为尼采交给了查尔斯一个太过危险的任务,他必须尽量确保安全。

嘱咐阿扎塞尔绕过人流稠密地带,直接回到卧室,查尔斯接通精神波动,告知老师和少数几位高年级学生近期变动。

将学院事宜一一安排妥当,再回头,查尔斯看见他的哨兵斜靠在长椅上,呼吸平稳,姿态凝固。

艾瑞克累了。

接到尼采老师通知,立刻从以色列赶来,没有任何调整时差的机会就跟在自己身边忙碌了两天。这次任务暗含的敏感和危险,让他无法安心,一直在周围保持着最大功率的防御磁场。最后又为阻止马尔科姆,为了替无能的自己收拾残局,一口气调动了整个达拉科市的数百辆公交客车。一系列行为,几乎可等同于在战场不眠不休,鏖战三日。

放轻了动作甚至呼吸,查尔斯向精神向导们招手。让鲨鱼圈在长椅下方保持安静,让天鹅抽出极细的精神能量,潜入哨兵脑海。过滤每一束灰暗的波动,舒展每一根紧绷的神经,让哨兵睡得更安稳一些。

感谢上帝,这正是自己最擅长的。

“E……!”

幼小的女孩和声音穿过墙壁,就像爬过篱笆的蔷薇花蕾。她立刻被打断了。

【凯蒂,别出声。】

女孩看见老师兼养父坐在长椅上,一旁靠着好久不见的艾瑞克叔叔。老师举起食指,竖在唇边,轻轻摇晃。

【艾瑞克睡着了。】

女孩刹住脚步,学着老师的动作,在嘴边认真比划着安静的动作,模样格外可爱。

【那我明天再来。教授记得一定叫艾瑞克叔叔明天来看我!】

凯蒂小心退出去。

只留下一室静谧,与绝对适配的哨兵和向导。

文后小贴士:

马尔科姆·X,黑人民权运动时期激进派代表人物,主张以暴易暴,白人都是恶魔。他和金博士,就是当年漫威创作X-MAN时,老万和教授分别的原型。


图为马丁·路德·金(左)与马尔科姆·X(右)

评论(27)
热度(88)
  1. 华冠mouqing 转载了此文字
©mouqing
Powered by LOFTER